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3章 威严进了垃圾堆(上)

陈太忠打招呼的对象,是涂阳文明办的大主任徐国际,徐主任是才出任文明办主任的,也是正处级的宣教部副部长。

当然,陈主任这么热情地打招呼,并不是说他跟徐主任私交有多好,他只是很单纯地想摆脱这个张卿的纠缠。

徐国际却是没想到,陈主任能如此赏脸,他一路快步地走过来,满脸带笑,“这就是咱文明办的事情,我肯定要亲自过来的,其他地市也应该是这样吧?”

他这话体现了觉悟,但是说得也没错,《贪腐官员访谈录》一书,就是省文明办为主体出版的,宣教部、司法厅等单位,只是挂了协助的名头。

“不完全是,”陈太忠倒也不掩饰,他坦荡荡地摇摇头,“有些离得远的地市,就是随便派两个人来,三月份咱们文明办的活动,还是比较多的。”

陈主任这个语言水平,还真的不错,徐国际听得有些感叹,他当然也知道,文明办对领书的人没有强制性要求,有工作证和介绍信就行了,他此次亲自前来,打的主意也是一样,看有没有机会亲近一下省领导。

他的私心实现了,见了一下陈主任,陈主任虽然很赞赏他的态度,但也没有对其他单位表示不满,而是找了一个距离的理由,既肯定了他,又体谅了别人的行为,也避免了省委文明办不被下面人重视的嫌疑,到最后,还要似是鼓励地宽慰一句,三月份咱们都会很忙。

语言的艺术,并不仅仅体现在做事的时候,闲聊才是最见基本功的,也只有耐心揣摩的人,才能品出其中的奥妙。

徐国际很在意这种日常交谈的功底,听到陈太忠这话,也是有点高山仰止的感觉,果然啊,成功从来都不是幸致的——太忠主任年纪轻轻能到达这个位置,自身的素质真的不低。

如陈主任所想,张卿见到他俩开始谈工作了,也就不好再上前,愣愣地站了一阵之后,转身走向了外联办,那里,李云彤正忙得焦头烂额。

做事的人忙,领导们却是很闲,因为徐主任也是带了下属来的,所以他有闲情跟陈主任站在一起,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楼房拐角处,转出了三辆平板车,拉车的三人衣着破烂,一看就是拾荒者,这真的比较碍眼了,陈主任立刻用目光表示关注。

他看向那里,徐主任自然会跟着看过去,然后他就呆住了——三辆板车之上,拉的基本上都是报纸和书籍,这这这……这个?

有这两道关注的目光,别人也纷纷扭头过来,倒是那三个拾荒者不以为然,在众人关注的眼光中缓缓前行,没有丝毫的恐慌。

“停下,”终于是有人发话了,却是印刷厂的一个门卫,他是刚从楼里出来的,正要往门口走,眼见不少人关注着这平板车,他就喊一嗓子,然后走上前,“停下来,检查。”

“陈主任……我们都是懂规矩的,”打头的一个男人回答一声,然后停了下来,不过脸上有明显的不以为然的神情,“就是拉了点破烂。”

陈主任?陈太忠看一眼这身着保安制服的男人,很是有点无语,这年头,真是阿猫阿狗都能叫主任了。

这保安却是有点心虚,他不过是个保安小头目,平时别人叫他陈主任,他就笑纳了,可眼下有个货真价实的陈主任在场,他哪里还敢再这么自居。

感受到真陈主任的这一眼,陈队长的小心肝颤得越发地激烈了,他镇定地走上前,“检查就是检查,少说那么多废话,我不是主任,就是个保安。”

做为安保人员,他可是非常清楚,这两天院子里正发书,往来的都是有资格从省委文明办领书的单位——哪怕大多数是普通人,总也会有几个不含糊的,轻慢不得。

他有必要向这些人领导和工作人员证明,自己是个合格的保安——这种事儿,院子里的人都清楚,但是外面来的这些人,他们不知道。

检查就检查吧,捡破烂的哪里敢跟保安斗?于是都将车放平,那保安去门房转一趟,手里就拎了一根大拇指粗的螺纹钢出来,长度差不多有一米,螺纹钢的前端被磨尖,还被弯成一个九十度的钩,一看就是比较专业的工具。

陈队长手里的钩子连挥,只听得啪啪地乱响,纸张被他勾得横飞不说,捆纸张的绳子也被砍断,大叠大叠的书籍报刊滑落。

按说,这是服务公司的人抽检收破烂的车,没什么可说的,但是院子里的闲人太多,除了等着领书的,还有租住了这个院子,在这里办公的。

这么多人,总有几个无聊的,于是就走到不远处观望,陈主任和徐主任也没什么事情,就走上前几步,看这保安的陈主任会不会有枉纵的行径。

“居然有相册?”一个旁观者发现了蹊跷,一叠书籍中,跌出了四五本装帧精美的相册,他走上前捡起相册翻了两翻,然后他猛地叫了起来,“这里面还有跟我们江川江书记的合影……这绝对不会是废品。”

合着你是张州的?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此人,想一想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,心说江川下都下了,有人要避嫌,倒也是常事,不知道你激动个什么。

他不说,可是有人说呢,人群里不知道谁冒出来一句,“江川啊,他的照片是该扔了。”

“但是这相册很精美啊,”这位也发现自己说冒了,于是他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是红木镶边的相册,怎么可能卖了废品?”

“这不是卖的,是丢到垃圾堆的,”带头的拾荒男子不满意了,这些人怀疑他车上的东西来路不明,简直是断人财路嘛,“我在垃圾堆上捡的,这样的相册,我捡了不知道多少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走到一辆车旁,随手扔下一摞来,“看看,这都是相册,保不准里面还有什么市长书记呢,很稀罕吗?”

原本大家都站着远远的看,只有极少数人走到旁边围观,听到这话,就有很多人忍不住了,纷纷走上前翻看。

陈太忠没走上前,徐国际见状,也不去凑那个热闹,而是感触颇深地嘀咕一句,“江川的照片,居然扔进垃圾堆了,有意思啊。”

他这话不会有太多的歧义,无非就是一些唏嘘,官场里面这点事,果然是如此,人走茶凉人亡政息。

他的话音未落,一个年轻人快步走了过来,手捧一本相册,不动声色地发话——其实已经是颜面失色了,“徐部长,有个事儿,您方便过来一下吗?”

“是什么东西,你拿过来吧,”徐国际有意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我和陈主任一起看一看。”

年轻人捧着本子过来,徐主任看一眼之后,登时勃然大怒,“这是市长年初接待省城媒体的合影照,怎么……也会丢到破烂里?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。”

陈太忠也看到了,刘东来端端地坐在照片中间,周边坐了七八十个人,刘市长笑容满面,后面是一个宾馆模样建筑的背景,然而同时,他的头上还有一幅红色的横幅,“热烈欢迎省城媒体考察涂阳扶贫工作成果”,相片日期是2001年一月。

这尼玛的有点不合适吧?陈太忠也有点看不过眼了,堂堂的凃阳市市长,拍了不到两个月的照片,就被丢进了垃圾箱——这也太不给组织面子了。

不过,眼下他是省委领导了,有些事情不合适轻易表态,于是他略略沉吟一下,然而就是这么短暂的一个沉吟,有人上来解围。

出声的是稽查办的傻主任——咳咳,是李主任,她轻声解释,“这里类似的东西很多,都当垃圾运出去了,头儿,这很正常。”

外联办就是归李云彤管的,虽然她来这里坐镇的时候并不多,但是相关的消息很灵通。

“但是,这是我们市长的照片,”徐国际轻声地反驳,他能履新文明办,还是多亏了刘东来的招呼,他不可能忘本,不过眼下的情况比较蹊跷,他不敢大声说话,“才照的。”

这个性质,确实恶劣了一点,先是江川,然后是刘东来,就算江川改非了,也不该得到这样的待遇,更别说刘东来现在正是涂阳的市长。

这个事情,有点阴谋的味道,他沉吟片刻,决定细细地了解一下事情的因果,“李主任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领导照片?”

“这些收破烂的,他们拉的不是服务公司的东西,”李云彤低声解释,不经一事不长一智,傻大姐对这里了解得很多,这种了解不是外人凭空想象能弥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