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2章 黑锅(下)

当然,蒋世方此来虽然是即兴,也不能只顾着支持自己的女儿,下一刻,他扭转头看陈太忠,“前一阵去北京,文化节的事儿,收获怎么样?”

“有一定的进展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他尾巴一甩,离题万里,“省长的指示,我也很认同,西门子的要求,我认为还是要服从大局的。”

“你说的这个大局,是个什么大局?”蒋君蓉听到这里,登时就不干了,我要的可是你明确的支持,“许主任是明确反对让步的,我认为他的建议,会造成巨大的国有资产损失。”

我说,都是演戏,你不用这么认真吧?陈太忠真的是相当地无语,你老爸能骑墙地表示态度,我就不能效仿一下吗?

不过这个时候计较这些,也有点没意思,他来之前就已经打算好背黑锅了,于是他点点头果断地表示,“纯良这个人,喜欢意气用事,有时候不是很成熟,具体到这件事,我会支持你……但是我相信,他的本意是好的。”

不加最后一句话,会死人吗?蒋君蓉无奈地翻一翻眼皮子,她希望得到明确的答案,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相对含糊的这种——虽然这是个比较奢侈的愿望。

蒋世方将这些话,也明明白白地听到了耳朵里,不过他不会关心这些小字辈的恩怨,然后他继续说刚才的话题,“小陈,到底是什么样的进展?”

陈太忠看一眼蒋君蓉,心说她后脚跟着我去北京,没准知道了什么,毕竟哥们儿在北京的事情,也有不少人听说了。

他挺不想直接跟蒋世方汇报的,毕竟他对的是潘剑屏,潘部长不表态,他不好随便大嘴巴泄露细节——这有目无领导之嫌。

然而事情细说起来,还不是这么回事,这个文化节,虽然能由宣教部来牵头,但是具体的实施细则,不免要落到文化厅的头上,具体事情还是要省政府来操办,蒋世方是省政府一把手——哪怕陈洁分管科教文卫。

对直管领导,他不能拿不确定的消息来应对,但是有人要隔着级别打听,他的回答,就不需要太负责任,事实上,他并不能确定蒋君蓉知道了多少事情,“操办了一下,有些邀请,也有一些眉目了。”

“嗯,小陈你的办事能力,我还是相信的,”蒋世方点点头不再说话。

蒋君蓉看到这里不干了,不过这次,她是为自己的老爹出头,“陈主任,你能说得明白点吗,不要挤牙膏似的,挤一点算一点。”

“主要是没定下来嘛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看她一眼,不过她把话都点到这一步了,他再回避也没意思,说不得他扭头看一眼蒋省长,“目前有意向的是布兰妮,经我努力争取,出场费用应该可以控制在百万美元以内。”

“百万美元……努力争取?”蒋世方轻声嘀咕一句,扫一眼桌上的众人,“这个人一定比瑞奇·马丁有名吧?”

“小甜甜布兰妮?”蒋君蓉狐疑地发问,陈太忠不合适说布兰妮的绰号,她却是不怕,反正自己的老爹不怎么注意这些明星,她有必要点出来。

看到陈太忠点头,蒋主任才继续解释,“这个人在美国现在很红,不过百万美元的话……值不值啊?”

我跟你这土棍就没话!陈太忠这个气啊,但是费用方面的事情,他必须要说清楚,“她才跟百事可乐签了代言合同,七千五百万英镑,合人民币十一亿……”

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,好让大家消化这个数字,果不其然,他这话说出来,满桌寂静,人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骇,天南不比京城,大家的消息滞后一点很正常。

好半天之后,穆海波才出面单骑救主——事实上,穆大秘今天在这个桌子上,一直是很低调的,老板父女都在,还有陈太忠,错非不得已,他并不想出什么风头,“那陈主任你是怎么把价钱压下来的?”

“联系了百事可乐,同意在会场投放百事的广告,而且还要强调一下,黄酒也是饮料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回答,极快的语速,显示出他非常不满蒋君蓉的置疑。

“嘿,早说不就完了?”蒋主任却是没有感到这个驳斥伤了她的面子,她微扬着下巴发话,神情中居然带着点得意,“跟领导说话,遮遮掩掩的有意思吗?”

擦,又被算计了!哥们儿还是不够沉得住气啊,陈太忠很郁闷,其实他也有点怀疑,以蒋君蓉能听说法语的能力,对国际上的事情,不该这么闭塞的,现在看来,自己显然是中了激将法——还是不够沉稳吖~

“一百万多了,起码要压到五十万,”蒋世方听明白了,却是又做出指示,“小陈,这个事情你要认真地争取一下……我相信你可以。”

“这个事情……应该是文化厅负责具体操作吧?”陈太忠呲牙咧嘴地回答,老蒋你这想省钱的态度,我是支持的,但是它不在我们文明办的职能范围之内。

蒋世方闻言先是一怔,接着微微一笑,端起水杯喝起水来,却是再没有说什么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里,文明办忙的是另一件事情,《贪腐官员访谈录》的发放,由于杜书记的态度暧昧,早先说好的题字都没有了,最后还是潘剑屏题的字,所以这个发放也没搞什么形式,就是通知各地市和机关、企业等前来领书。

领书的地点,是在文明办的外联办,那里就是日报社下属服务公司的印刷厂,方便得很,这也是外联办第一次出现在官场中人的视野里。

别看这么小的一件事,光是通知所有地市、省直机关、省委省政府组成部门、厂矿、院校,就足以让人把电话打到手软,更别说外联办那边还要登记造册——总算还好,收钱的事情跟他们不相干。

有不少人不认得地方,就来到省委问询——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认识地方的人也可以假作不认识,一来可以标榜自己态度端正积极,二来就是……如果能借机识得一两个省委领导,岂不也是意外之喜?

连陈太忠的奥迪车,都由郭建阳开着带了两次路,第三次他就索性自己去了,哥们儿的车不是公车,不能这么用,油费什么的倒是扯淡,关键是——让人记住车牌就不好了。

所以到了地方之后,他也不着急回去,背着手在院子里溜达了起来。

天依旧是阴沉的,这两天,春雨时下时停,据说是素波的旱情得到了极大的缓解,不过凤凰那边却没传来下雨的消息——省会城市,自然有省会城市的优势。

印刷厂院子的地面是红砖和泥土,也不见什么积水,院子的一角,停了各种政府或者党委序列车牌号的小车,那都是前来拉书的。

他正转悠呢,一边走过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来,皮肤白皙相貌端庄,她微笑着跟他打招呼,“陈主任也过来了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,觉得此人面熟,却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,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嗯。”

这倒不是陈主任拿架子,实在是华安起的那个绰号太恶心人了,而他眼下又是在单位的外联办门口,文明办还过来几个人帮忙,旁边又有其他来领书的单位的工作人员……

这一切的一切,让他不得不端起架子,要不然被别人看到眼里,就又不知道传成什么了。

女人见他不冷不热的,也觉得有点没面子,她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继续搭讪,“我听雷蕾姐说起过你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又嗯一声,他可是没想到这女人会认识雷蕾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不过人家这么说了,他就不能任由她发挥下去了,再说两句的话,哥们儿的形象没准要遭殃,于是他平静地点点头,“雷记者的工作态度很端正,文明办的历任领导还是很肯定她的工作,你不是下面地市的吗?。”

“我是《时代文摘报》的张卿,”女人笑眯眯地回答,她此来可就是为了跟陈太忠搭上线,对方愿意发问了,这是一个好的开始,“以前跟雷蕾做过一段同事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这个报纸小有印象,好像也是面向全国发行的,销量很一般,不过这女人怎么会好好的省党报记者不当,去跑到一个小报那里,“是民办报纸吧?”

“是天南报业旗下的报纸,”得,女人的回答,说明陈主任在宣教系统底蕴不太够。

但是陈太忠也没以为然,这个时代文摘报他看过几份,上面既有情感体会又有奇闻怪事,偶尔还有些社会现象曝光,给人的感觉是一张很不靠谱的报纸,“原来是天南日报的报纸,娱乐性比较强。”

“这个报纸……是承包的,”张卿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陈主任想知道这报纸的底细,实在是太简单了,所以她不想给人一种不诚实的感觉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着他冲远处笑着点点头,“嘿,徐主任亲自来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