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71章 黑锅(上)

花多少钱,又不是省电视台出!陈太忠觉得老褚这家伙,有点曹福泉的味道了,然后他轻笑一声,“哈,原来你琢磨着广告呢。”

“那是,这个机会我得抓住,”褚伯琳丝毫没有被戳穿的尴尬,他大大咧咧地承认,“要说广告资源,数我们台里充分,场地广告和电视广告,我们可以包圆。”

合着还算计着场地广告?陈太忠这才明白,为啥褚伯琳堂堂的电视台台长,也要亲自打这个电话,不过他可不会这么答应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省台的广告,比不上省报吧?”

这话说得就有点损了,省报和省台不是同类型传媒,没有任何的可比性,不过天南日报做为省党报,基本不注重娱乐性,接的广告并不是很多,不像省台四处找广告,更给不出高额的折扣。

“切,他们才多少广告收入,”褚伯琳大喇喇地回一句,“好了,又请到什么明星的时候,一定记得先跟我说啊。”

凭啥就先跟你说呢?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,心说我还没跟潘部长说呢,而且,没准蒋世方也在等着我的消息。

他正念叨蒋世方,下一刻,蒋君蓉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她怒气冲冲地发话,“陈太忠,你和许纯良在搞什么嘛……”

敢情,许主任从凤凰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表示说自己不能容忍西门子的价格变化,过不多久,素凤项目中来自凤凰的同志们也放出了风声,他们对蒋主任如此忍辱负重很是不理解——这话甚至传到了几个德国工程师的耳中。

这个混蛋!蒋君蓉一听就火了,她当然知道,这种说好的事情起了变化,定然是许主任要演一出双簧出来,而从理论上讲,这个双簧是可以演的。

但是你要演双簧,好歹跟我透个气儿嘛,蒋主任气不过这一点,当然,她也知道许纯良说话做事一向如此,能少说两句,他绝对不会少说一句,然而,就算知道他这个毛病,她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这还是其次的原因,重点是——蒋君蓉将来的倒戈是必然的,这也是早计划好的,明明下套的是她,收割的也是她,许纯良非要跳出来,表现出他的正确性,这是她不能容忍的,老娘才是一把手,你多的什么事儿?

错非许主任往日里对素凤的工作一向放手,她简直要怀疑这家伙有夺权的心思。

“啧,你也真是的,无非是一点反对的声音嘛,有什么呢?”陈太忠叹口气,心说女人就是女人,这肚量也太小了一点吧?“要是没有反对的声音,反倒不正常。”

“但是这会让西门子生出警惕之心,”蒋君蓉先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然后才悻悻地哼一声,她跟陈太忠说话,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,这会省去很多麻烦,使事情明朗化,“同样是为了工作,我背了黑锅,他得了好口碑。”

“黑锅……嘿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词,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他对“警惕之心”什么的不感兴趣,那明显是蒋主任的托词,“看来你这辈子不常背黑锅,为了完成工作,我都躺着中枪不知道多少回了。”

“那你过来表个态,正好学雷锋日大家要会餐,”蒋君蓉可不是好相与的主儿,“就说你支持我的决定,你表态的话,凤凰人会认可的,反正是为了工作……这可是荆紫菱的主意。”

凭什么我就要陪着你一起中枪呢?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,但是听到最后一句,他也没了脾气,是啊,别的不说,只说这是他正牌女友的点子,他就不合适推脱,而且素凤手机项目,也浸透着他的心血——真金白银地花了这么多钱,不能白扔不是?

“行,那我过去,”他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至于说这个决定会不会让许纯良误会——绝对不会,纯良那家伙没心没肺的,通常没有太强的防人之心,更别说对朋友了。

等他过去的时候,就接近六点了,手机项目搬到素波时间不短,可是偏偏地,陈太忠一次都没进过厂区,他从厂子外路过了几次,初开始还难免有点唏嘘,到后来就直接无视了。

这第一次来,他亮出证件之后,门卫殷勤地打开自动伸缩门,并且热情地向他指出食堂所在的位置——陈主任不在素凤,素凤却有他的传说。

院子很宽阔也很平坦,春雨还在细碎地下着,硬化的地面偶尔会出现一汪水,却是极为清浅,陈太忠也没直接去食堂,而是开着车,缓缓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。

这一片厂区真的不小,足有五百亩地,原本是批给了一家生物制药公司的,但是后来厂区建设到一半的时候,中止了合同,正好便宜了素凤手机,这些情况,陈主任也都知情。

目前素凤手机开发的,仅仅是前面一小块百十来亩的土地,除了生产厂房之外,还有两层楼的单身宿舍、带车道的两层库房,以及两层的办公小楼。

剩下的地方,就是大片的竹林,竹林中曲径通幽,后面还有一个小公园,公园里有一些健身器材。

从这个格局来看,蒋君蓉做事真的大气得很,理念也很先进,只要公司效益足够好,有发展需求的话,二层的办公楼和单身宿舍随时可以推掉,后面的地空着用不上,那就先搞休闲搞绿化,真要有必要了——竹林这东西,随时都可以推掉的。

陈太忠看得高兴,索性停下车走出来,站在绵绵的春雨中观赏这难得的景色,遗憾的是天色渐暗,眨眼之间就暮霭沉沉视线模糊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身后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转头一看,却是蒋君蓉从远处走了过来,她身着浅色筒裙丝袜,上身是腰收得很紧的小开领女士西服,颜色却是看不分明,一个高大的男子跟在她身后,为她撑着一把雨伞。

隔着老远,她就不耐烦地发话了,“我说你来都来了,跑到这儿来干什么?”

奇怪啊,陈太忠自是知道,自己的工作证给门卫看了之后,那么行踪就不是秘密了,但是蒋君蓉你是这一亩三分地儿的老大,就算再想给我面子,也没必要亲自跑过来找我吧?

想是这么想,他还真不好直接说,只得微微一笑,“我是第一次来,就随便走一走,这里建设得不错……我一会儿就过去,蒋老板招呼别的客人去吧。”

“是别的领导要我请你去的,”蒋君蓉咬牙切齿地回答,心说要不是我老爸来了,还点名要见你,我也不会专门来喊你……随便你淋成什么样的落汤鸡!

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心里有点纳闷,脸上却不动声色,直到他走进食堂小包间,才眼一直,“省长您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刚到,”蒋世方坐在那里稳如泰山,不过脸上的笑意也是很明显,“有点意外,临时改变行程,想起来小蓉这边的工作,也需要一定支持……就过来看一看。”

这话说得是……霸气十足,当省长的老爹来女儿的企业,还明显地表示支持她的工作,不得不说,蒋省长此人,还真的是有点担当。

“省长的重视,是素凤手机的荣幸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心里却禁不住嘀咕一句:可能是意外吗?

这次他还真的想错了,蒋世方的行程上,真的没有素凤这一站,不过省长既然肯来,也就不怕别人歪嘴。

这一桌除了蒋世方的几个随员、陈太忠、蒋君蓉之外,还有素凤手机的三个领导,当然,这三位就是敬陪末座的份儿了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——要不是跟着蒋主任干,谁有这份荣幸,跟省长坐在一起吃饭?

就同其他省部级干部所表现的一样,正餐时间很短,约莫二十分钟就结束了,蒋省长并没有离席,而是端了一杯褐色的水在喝,这水是穆海波亲自调配并且端过来的,不须强调大家也知道,这不是一般的饮料。

“降压水,很难喝的,”蒋世方看到大家疑惑的眼神,大大方方地揭开了谜底,接着扫视一眼全桌,“西门子的事儿,我表个态,四个字欺人太甚,但是……也没有太好的处理手段,前期投资总不能就这么打了水漂,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:落后就要挨打。”

其实,虽然就如何应对西门子一事,陈、蒋、许三人已经达成了共识,但是下面真的没什么人知道,因为这个口风,封得特别死。

这三个人的关系虽然错综复杂,但都是做事的人,志向一致,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项目一旦失败,对谁都不好,而若是成功的话,最大得利者是蒋君蓉,剩下的那两位,都是不怎么计较虚名的,所以……不会有人专门使坏。

蒋世方在这个时候,做出这样的表示,无知者就会认为,这是蒋省长跳了出来赤裸裸地支持自己的女儿,但是陈太忠却听得明白,老蒋进可攻退可守,文字水平不同凡响。

当然,听明白的人就明白了,不明白的……蒋省长也没有骗你,你的眼界和信息来源级别太低,这不能怨别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