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9章 狡辩(上)

陈太忠根本没等到回单位,坐在车里就给钱诚打了一个电话,“钱厅长,天南工具厂有工人向我反应,他们那里存在加班不给钱的问题,我也落实了一下,确实如此。”

“唉,那个厂子啊,”钱诚一听就叹一口气,他对这个厂子的情况,还是比较了解,天南的省属企业也真没多少,“那个穷单位,能开出工资来就不错了,还有不少厂子,是只发百分之七十的工资呢……国企,不好管啊。”

“他们的主管单位是哪个部门?”陈太忠既然开口,就不会因为这样的理由而罢手,这不仅仅是对一个学生的承诺,更代表一种做事态度。

“以前是经贸委的企业,现在……大概是贸易厅代管吧,”钱诚对这个倒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的态度也很明确,“陈主任,这种事情管不过来。”

“关键是他们生产任务根本就不饱满,周六周日的还要加班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又做出个决定,“钱厅你要是不方便,那你跟他们打个招呼,说我们文明办很关注。”

这是先保证流程正确,钱厅长很明白,陈主任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,不过饶是如此,挂了电话之后,他也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,“真是吃饱了撑的,这种事管得过来吗?”

既然撞上了,那就要管,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也是有点感触,他跟钱诚有一点共识,那就是这确实不是多大的事,他出面过问,不但有手伸得太长之虞,也有点小题大做。

但是我不管的话,比我差的干部管不了,比我强的干部更是不屑去管,合适管这件事的人真的不多,哥们儿要是坐视,那也是……广义范围上的不作为了。

而不作为的后果,就是工人们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之余,厂领导们更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,这一切对陈某人而言,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——打个电话会死人吗?

钱诚办事的效率,还是相当惊人的,陈太忠在车里接打了几个电话,还没来得及发动车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很陌生的号码,“请问是陈主任吧?”

来电话的正是天南工具厂的厂长赵玉宝,他很客气地表示,我刚才接到劳动厅钱厅长的电话了,知道您很关注我们企业的发展和劳动法的执行,希望有机会跟您汇报一下工作。

“也不用汇报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无非是试探一下哥们儿的态度嘛,“厂里不规范的地方,该整顿的整顿一下,搞得别人把状告到省委,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“我们这个厂子,运转很艰难,也是国企转型的常见现象,干部们都已经很努力了,”赵玉宝重重地叹口气,“工人工资的全额发放,压力本来就很大,加班工资到不了位,我们是有苦衷的……”

“苦衷……”陈太忠轻声重复一下这两个字,接着又干笑一声,“赵厂长你是说,国家制定劳动法的时候,没考虑你们,是这意思吧?”

赵玉宝听到这个答案,登时就有点傻眼,他知道文明办的陈主任背景强大、出手狠辣——干部家属调查表,他也有份填的。

但是此人说话如此难听,又是反脸无情,敢无休止地上纲上线,却是他没想到的,我好歹也是一个正厅待遇的干部呢,你怎么就敢这么说话?

恼火归恼火,他还不敢发作,只看干部家属调查表一事,就倒下了多少人?他并不想成为陈太忠血淋淋的业绩名单中的一员。

“陈主任,我打这个电话,也是想解决问题,”赵玉宝沉声回答,还算是不卑不亢,“我们厂子的情况,跟其他厂子还有点不一样……”

“赵总你在什么地方?”陈太忠倒是不信这个邪了,他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。

“我就在厂里,”赵玉宝听得心里越发地恼怒,但是他不会表达出来。

“三分钟之后,我到达贵公司,请你通知门卫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。

不过他再次抵达天南家具厂的时候,是五分钟之后了——停车的那个宾馆,跟奥迪车收费,而陈主任索要票据,对方表示木有,这番口角就耽误了一点时间。

所以在他的车抵达工具厂门口的时候,大门已经被打开,门口还站着几个领导模样的人,见到这辆车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个子跑过来,“请问是文明办陈主任吗?”

“我是陈太忠,”陈太忠放下窗户答一句,“可以进去了吧?”

“那当然可以,”小个子笑着点头,然而他的下一句话,就有点不中听,“我们赵总亲自来迎接您了……您看?”

“亲自”迎接我?陈太忠心里有点小小的不满,你赵玉宝虽然级别高一点,但我是省委的干部,你不过是个企业的领导,一边有加成,一边是要减分,不要太把级别当回事行不?

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——无非是一个端人饭碗的马屁虫而已,他要是计较的话,真的是自降身份。

于是,他点点头推开门下车,随口吩咐一句,“帮我把车停了,钥匙给我拿过去。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走向了小个子指着的一个中年干部,此人年约三十出头,长得白胖富态,看一看此人身边的人都微微后退半步,凸显此人的存在,便知道这就是赵玉宝了。

“赵总很年轻啊,”陈太忠走上前,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。

赵玉宝笑眯眯地答一句,“在陈主任面前,我可真不配称年轻,你抓精神文明建设有声有色,我们工具厂在我的领导下,哀声一片啊……没法比。”

他说得很谦虚,但是陈太忠还是注意到了此人的强势,赵总居然没有介绍陪同的其他人——想必有资格站在旁边的,都是厂级领导吧?

但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一个早被某人遗忘的小角色,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行人向办公楼走去,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口袋里的软云烟——我操,不是吧,我敲了省委领导一盒软云?

“刘胖子,这个人很面熟啊,”另一个门卫走上前,他笑着勾一勾手指头,“再给一根烟,你们这些是非,就跟我无关。”

“老子刚才就不该给你那一根,”刘胖子怒视着对方,不过说归说,他还是递了一根烟过去,“别说什么省委领导,其实就是泡妞来了,这个我知道……他找的人不是咱们厂的。”

“少扯淡吧,你以为这些大领导跟你一样,整天闲得没事,就是琢磨着泡妞?”这位接过烟来,笑眯眯地点上,才喷云吐雾地指点,“人家想要女人,勾一勾手指头的事情……其实都不用勾手指头,就陈太忠这样的,主动送上门的女人,他都肏不过来。”

“你知道个屁,”刘胖子自然不会被对方的话所影响,这种工人之间的斗嘴,实在太常见了,无非是每人都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相。

不过,他也不敢说,厂里不给加班费的事情是自己说出去的——赵厂长知道了,非扒了他的皮不可,当然,他更不会想到,陈主任之所以坐在马路牙子上,就是为这件事来的。

所以眼下的情况,他是辩解不得,却又不肯服输,于是他哼一声,“要不咱俩打个赌,一碗老三家的肥肠粉……肥肠要加倍的这种?”

“那咱俩要赌什么内容呢?”这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似是不屑,又似是挑衅。

“我就赌,陈太忠半个小时之内,就会从楼里出来……听清楚,是从楼里出来,”刘胖子也是有头脑的主儿,些许的语言艺术,他也掌握了一些,就不说陈太忠会离开厂子。

从楼里出来,才能在厂子里找那女人不是?而且,就算正当地了解情况,也未必用得了半个小时,他咄咄逼人,“赌不赌?痛快点,赌的话我现在就开始计时了。”

“我吃傻逼了,跟你赌啊?”这位冷笑一声,冲他身后扬一下下巴,“人都已经出来了。”

刘胖子闻言,愕然地回头一看,果不其然,陈主任已经在诸多厂领导的簇拥下走了出来,而且他都没在厂子里转悠,直接上了停在门口的奥迪车。

“这尼玛……”他真是有点搞不懂省委领导的意图了,就算你来不是为了找那个女孩,但是说劳动法,也不该这么迅速吧?他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。

“看来他找到了那个女孩儿嘛,”那位还一本正经地发话,刺激他脆弱的神经。

其实,陈太忠真的没必要呆太久,进了赵厂长办公室,落座之后不久,大家就谈到了厂里现在的不正之风。

然而令陈主任惊讶的是,赵总也非常奇怪,厂子里在没有生产任务的时候,居然会安排工人上班——“没有生产任务,加什么的班”?

从表面上看,赵总这算是被蒙蔽了,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按他的说法,哪个分厂什么时候有生产任务,都是下面的分厂自行决定的,厂里不会过多地干涉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