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8章 似曾相识(下)

还真是穷折腾,越穷越折腾!陈太忠暗叹一声。

他进这个厂子,是半点困难没有,不管是掏出省委的证件,还是找个地方穿一下墙,想进去太方便了,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,他想不引人注目地落实一点情况。

抬手看一看时间,三点二十,抬头看看天空,阴云密布,偏偏地这温度还不算低,十四五度的模样,想起去市委党校的暗访,陈太忠索性在旁边的报亭买了两份报纸,取一份垫在屁股底下,坐在厂门口的马路牙子上看起报纸来——偷得浮生半日闲,难得吖。

他在这里慢条斯理地看报纸,厂里那俩门卫看着就奇怪了——厂子在市郊,生意又不是很好,门口真的比较冷清的,就算有人来办事,联系一下厂里的人,就进门了。

他看了约莫有二十分钟的报纸,一个门卫按捺不住好奇心,走了出来,“我说你干什么的,怎么坐在我们厂门口?”

他的话虽然生硬,但也还算客气——眼前的年轻人有点不知所谓,但是看穿戴做派,绝对不是一般人,撇开气质什么的不说,正经的好衣服档次就在那里,哪怕不看标牌,一看也知道不是便宜货。

“我等个女孩儿,长头发,大眼睛,”陈太忠收起报纸,笑眯眯地回答,一边说,他一边掏出一盒烟,抽出一根递了过去,“抽烟。”

门卫没想到得到这么一个答案,他下意识地接过烟,然后才发现自己接的是什么烟,“软云?这得四十块一盒……有钱啊。”

“家里拿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软云烟刚出来的时候,是六十八一盒呢,他不能拿出大熊猫来,那是对牛弹琴,“我就不抽烟……你再来一根。”

“啧,有抽的就行了,客气什么,”门卫嘴上说得谦逊,把手里的烟往耳朵上一架,又接过一根,自顾自地点上,美美地一口,自顾自地喷云吐雾。

陈太忠都不知道被学习了多少回了,这点耐心是有的,等了等之后,见对方不说话,又低头去拿报纸。

门卫是想晾一下这个年轻人,见对方不上套,而他自己都抽上烟了,也不好再僵下去——好好招呼一下这位富二代,没准有什么别的收获呢。

于是他不再沉默,而是矜持地发问,“你等的人叫什么名字,我帮你通知一下。”

“我不知道她叫什么,”陈太忠抬起头,微笑着回答,“就知道她长头发、大眼睛,个子差不多有一米七,皮肤很白……她没跟我说话。”

你这活脱脱一花痴嘛,门卫心里很鄙视,“你能确定是我们厂的?”

“也不能确定,不过周围……就这么大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笑容里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赧然,“我才要跟她说话,她上了一辆车走了,我就到处找她……我真不是没胆子跟她说话,真的,只是没想到她走得那么匆忙。”

“你就是没胆子跟她说话,你这种人我见多了,”门卫点点头,很不耻地一笑,我要是你这样的富二代,什么样的女人不敢搭讪?

“我不是,”陈太忠的面色涨得通红,他大声地抗议。

“好吧,就算你不是,”门卫点点头,他嘴里正叼着软云烟,也不好太反脸无情卸磨杀驴,左右是闲着无事,只当消遣了,他就又问,“你看她有多大年纪?”

“二十……左右吧,”陈太忠以一种非常不确定的口气回答。

“啧……我们厂就没这么个人,”门卫脸色一整,他很热情地指出,“你说的最像的,是厂微机室的打字员和王总的女儿,但是她俩一个年纪大一点,一个个头低一点,不过嘛……周围的人,我也能帮你了解一下。”

“那谢谢了啊,大哥……你要能找到人,我谢你一条软云,”陈太忠一脸的欣喜,心里却是一阵冷笑,这就是个不存在的人,你找得出来条件相符的,我也得认吧?

“我这人……实在,不信将来信现在,”门卫冷冷一笑,他将手一伸,“那包烟给我,你把她的相貌说清楚了,找得到,我再跟你要剩下的九盒。”

“这么大个厂子……你不至于这样吧?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还是把烟拍了过来,“工具厂的效益,现在很差吗?”

这叫有心算无心,他想了解的是工具厂的现状,女人什么的那都是幌子,而门卫对这个花痴,也没什么警惕心——富二代,不宰白不宰,哄得他高兴就行了。

于是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陈太忠了解到很多,厂子里从来没有加班工资这么一说,而偏偏地,领导还看得很严,节假日休息的时间也很少。

工人没有加班工资,保安也没有,所以说话的这位,也很有点怨气,“能折腾的人,不是出去了,就是被厂里收拾服帖了,这有没有加班工资的,谁还能掀起个风浪?”

“其实这礼拜六日的,上不上班无所谓的嘛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继续试探,“叫大家来也没意思嘛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门卫不屑地哼一声,在他眼里,这个年轻人就是马路上见了一个顺眼的女孩子,就一见钟情硬要追到手的主儿,这种富二代,真的是浪费他自身拥有的资源!

总之,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,根本不懂得底层劳苦大众的感受,门卫没看过老舍的书,但是相关的情感还是具备的,他很明确地指出,“越是这种非常时期,越要强调集体的凝聚力,给大家找点事干,总比无所事事要强……老话说得好,无事生非啊。”

这个理论,其实是很靠谱的,但是陈太忠非要叫个真,他很刻薄地发话了,“你在门卫的地位,操着老总的心,真的不容易。”

这话就太狠了,诸多的打脸,根本都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,门卫听到也恼了,甚至连脏话都骂出了口,“你他妈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……”

“我知道我是一个门卫,但是我是工具厂的门卫,我咸吃萝卜淡操心不用你笑话,我就知道一点,工具厂要垮了,所有人都要遭殃,惨的是大家啊,我也躲不过……麻痹的你知道不,凤凰纺织厂的女工,都变成小姐了?”

我操你大爷,不带这么打脸的,陈太忠真的有掀桌子的欲望了,遗憾的是,他面前没有桌子可掀,于是他只能干笑一声,“所以你觉得这个加班不给钱……是改革的阵痛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门卫发泄过后,又恢复了正常,他沉吟片刻之后,无奈地轻叹一声,“厂子里秩序抓不住,人心会散掉,我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“你知道自己维护的是什么秩序吗?”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此人的心态他很理解,有些现象,真的不是能用愚蠢与否来解释的,身处那个位置,总要做出一些不得已的选择。

“不管是什么秩序,反正像你这种不愁吃喝的人体会不到,”门卫无精打采地回答,他没兴趣再争这个问题了,“知道这条街上倒闭了几个厂子吗?”

“那你觉得没事的话,周六周日也该来上班?”陈太忠不说加班费了,他换一种方式发问,“这不是瞎折腾吗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”门卫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他有心多说两句,但是年轻人刚才的缺德话言犹在耳,所以他不打算多说。

但是,他还是要点一下,以彰显自己的眼界不凡,“领导就是要欺压得大家不敢吭气,工资你都不敢要,他们做点什么别的事儿,你敢往上捅吗?”

啧,陈太忠听得挺无语,这一点他还真没想到,厂领导不是简单地穷折腾,在强调凝聚力的同时,也在极力地打压工人们的抗争能力——这个行为坚持下去,会造就一种惯性,大家的棱角都磨平了,也就好管理了。

至于说领导们做点“别的事儿”,那就太正常了,再穷的厂子也穷不了领导,手底下的工人都有刺头精神的话,领导们行事自然有诸多不便。

真是无聊,一时间他有点意兴索然了,其实,对天南工具厂的领导苦心经营厂子,不得不使用一点手段,他并不是完全地持反对态度,可是这样的手段背后,还掺杂着一些私心杂念,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了。

“没意思,走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,弯腰拾起地上的报纸,将两份报纸一起递给了门卫,“送给你看。”

“不等着我们下班,看看有没有那个小姑娘?”门卫接过报纸,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“不等了,”陈太忠转身离开,“我回去关注一下你们厂加班的问题,尽快取消这种不公正的待遇。”

门卫才待再说什么,听到这话,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操,合着我跟一个神经病说了半天话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