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6章 天大演讲(下)

顾校长都这么说了,谁还敢走?有那个把桀骜的学生不信邪,就想站起身来走人,不成想前面的目光纷纷扫来。

看到自己系主任、辅导员警告的目光,再大胆的学生也不敢横生枝节,大学和中学是截然不同的,能上了大学的主儿,自然知道老师的手里掌握了什么。

“这个问题,问得其实不错,”省委领导的声音,自麦克风里传来,“在学雷锋纪念日里,不该颁发甯天嘉奖,回头我见了他,会跟他反应的。”

“哗,”整个会场登时哗然,甯天嘉大家都知道,这年头凤凰甯的名声赶不上凤凰黄,但是也不差多少,而甯天嘉也是神龙一般的人物,见首不见尾,天南这边,基本上就是甯瑞远在打理,能跟甯天嘉打招呼的,起码也得是省长省委书记这一般的存在。

这个利害,不是所有学生都知道的,越到校方上层才越清楚,但就算是学生也知道,能直接对话甯天嘉的人,有多么牛逼,所以大家震撼了。

“陈主任,你听我解释,”顾校长也顾不得眼下是当着这么多学生了,他径自出声,爱摆老资格的刺头吴都被文明办叫去训了一顿,然后回来乖乖地写检查了,他必须要配合,识时务者方为俊杰。

“这个奖是不该今天发,”他不顾在场的诸多师生,直接解释了,当然,他不会说学雷锋日的内容太单调,所以我拿来填充一下——哪怕这才是真正的初衷。

所以他就要巧言令色地狡辩一下,“今天强调的是优秀教育奖,强调的是师德,奖学金是顺便,师德啊……我们一致认为,这涉及到了社会道德风尚。”

他解释到这个地步,陈太忠也就不好再叫真了,现在的大学生,逆反心理实在太强了,于是他借坡下驴。

“写纸条的同学,可能对我的说教不以为然,这很正常,身为天之骄子,你们应该有自己的逻辑和判断能力,我虽然高考成绩六百多分,相信比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强,但是条件不允许,只上了一个成人大专,目前研究生在读中……我其实并不比诸位年纪大多少。”

陈某人实在是太喜欢炫耀了,在这种不必掩饰自己的场合中,说着说着他就又跑题了,总算还好,他能把话题拉回来,“我就是一个意思,人之所以是社会性动物,就要强调协作性,强调社会道德,雷锋精神……永远都不会过时。”

会场里出现了轻微的躁动,陈主任这段讲话,跟他前面的讲话相比,趣味性不可同日而语,学生们也是诸多的愤慨,陈主任怎么就这么能说呢。

陈太忠不理会这些,他知道学生食堂十一点四十开饭就行了,眼下实在是多说无益,于是果断地闭嘴,不喜欢讲精神文明建设?那么你们继续去食堂吃老鼠屎和蟑螂腿吧。

当然,他的伙食是有保证的,顾校长走过来,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陈主任,任处长……既然来了就别走了,学校里准备了便饭,就在二招,过去随便吃点。”

学校的招待所,跟社会上的又不尽相似,除了应付兄弟单位的交流和领导考察,就是面对来探视的学生家长,不过,敢请陈太忠驻足,校方的准备肯定不会太差。

陈太忠是真没兴趣去,不过这个时候,吴林也开口邀请了,吴书记今天对陈主任的态度,一直是若即若离,眼下猛地发话,还是有点令人奇怪。

陈某人也没打算给他面子,对这个怪话连篇的党委书记,他没有什么好印象,但是在团省委的任处长也开口发话的时候,他就不能太矫矫不群了——现在的团省委,跟文明办可是联系得很紧。

二招离大礼堂有一段距离,校园内不许汽车行驶——这个规矩是吴林定下来的,可见吴书记除了说怪话,也是做了点好事的,于是一干领导安步当车,步行来到二招。

午饭果然准备得极精致,除了没有保护动物之外,已经是省级招待宴的标准了——甚至连永泰的特产云丝菌都有,这玩意儿在京城,罕见程度可以跟松露媲美。

陈太忠倒是不稀罕这些,吃完之后,他也没在二招休息,晃晃悠悠走向大礼堂,打算开车走人了。

饭后的校园,煞是寂静,一路走来也没见到几个学生,不过就在堪堪到达大礼堂的时候,一个剃着短发的年轻人迎面走来,看到他就是一愣,“陈主任?”

“你好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对方明显是个学生,面对尚未走上社会的学生,他还是愿意表示出国家干部的平易近人来。

“您好,”这学生见他这么和气,就走到了他身边,“我听到您的发言了,讲得真好,不过……您说得都是真的吗?”

“有置疑的态度,是好的,做学问也应该这么严谨,”陈主任笑着回答,“但是你要考虑客观逻辑,我既然能当着大家讲那些,如果不是真的,一旦被戳穿……我下得了台吗?”

说话的时候,他并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,而那学生索性就跟了上来,听他如此回答,马上就说话了,“是真的就太好了,请问对这个劳动法的执行,您有什么看法?”

“劳动法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心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?不过想到对方只是学生,信息面肯定要窄一点,他也就释然了,“劳动法的大力推行,劳动合同的完善,我们文明办是高度关注的,你了解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“那要是有单位不执行劳动法,您也可以过问吧?”短发学生热切地看着他,眼中充满了希冀之色。

“这个……当然可以啦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心说我在讲演的时候,有些案例是不方便举出来的,比如说查永泰的黑砖窑,又比如说中止了安厦公司跟省警察厅的合作。

“那我要跟您反应个事情,”短发学生倒是不见外,直接就提要求了。

这学生叫鲁卫红,父母亲都是天南工具厂的工人,他说的倒不是劳动合同方面的事情,而是工人加班双倍工资的问题。

天南工具厂也是国企,效益不怎么好,关键是他们的产品都是真材实料,价格就高,比不过那些偷工减料的小企业,是那种苟延残喘的厂子。

可越是这样,厂子里管得还就越严,小鲁的父母亲一周最少工作六天,忙的时候一周工作七天,没有休息的时间也就算了,但是从来没有加班工资,一个月该挣多少就是多少。

鲁卫红也心疼父母亲,他认为这是违反劳动法的,眼见陈主任这么好说话,那就要反应一下情况,“其实有的时候,根本没活不用上班,厂领导也要大家去打扫卫生……关键是他们从来不给加班费啊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里,就停下了脚步,他不想让这个学生失望,但是话又说回来,这个事情,文明办不太够得着,“工具厂这么做,是不对的,不过你应该向相关部门反应,比如说劳动厅,或者省总工会。”

“厂里有人反应过啊,”鲁卫红一摊双手,“如果反应的是私人企业,他们就管,可是一听说是工具厂,是国企,人家态度就不一样了。”

啧,这个倒也是啊,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现在劳动法在天南的执行,是相当有力度的,劳动部都肯定过的,但是关于劳动合同的规范和加班费这些,主要针对的是私企和民企,对国企的话,劳动厅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

以丁小宁聘用的施工队被叫停工为例,被叫停的全是私人包工队,那些挂靠在省建、市建名下的工程队,一点不受影响,钱诚虽然是副厅长,也不敢乱动。

其实加班没有加班费的现象,在国企、政府里,是相当普遍的,连文明办加班都没有加班费——不是不执行,而是说这个报批太麻烦,陈主任要求大家加班的时候,相关的费用或者福利,都是他自己掏腰包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效益极好的单位,没有加班费,大家也不敢随意抱怨,舍不得这份工作嘛——这叫有所得必有所失。

但是这工具厂的效益很差,领导们还压着工人的加班费,那就难怪工人们怨声载道了,陈主任在瞬间就反应到了这一点。

不过,他也可以想像得到,这样的厂子,一旦没有严格的纪律约束,大约会在很短的时间内,就变成一盘散沙——人心一旦散了,想再收拢那就难了。

然而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是有人当面反应了,陈太忠也不能假装不知道,尤其是反应这个问题的,还是一个学生,他们正处在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关键时候。

但还是那句话,这个事情,实在跟文明办扯不上什么边,于是他只能再问,“听说是国企之后,他们是什么态度?”

“他们问,是你一个人没有加班费,还是全厂都没有加班费,”鲁卫红义愤填膺地回答,“等听说是全厂都没有加班费的时候,他们又问,既然大家都没有加班费,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来反应这个问题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