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5章 天大演讲(上)

陈太忠走出饭店的时候,却发现许纯良还站在他的奥迪车前,气哼哼地看着他,他有点奇怪,“早点回去休息吧,明天周一,你还得回凤凰呢。”

“素凤手机的事情,我得跟你合计一下,”许主任是个相较疏懒的主儿,不过他一旦对什么事情认起真来,那也是往死里叫真。

刚才在段市长面前,他被太忠指责了,这口气就咽不下去,于是专程在这里等着,“你说吧,我现在能做点什么,假装不同意降价……跟蒋君蓉唱对台戏吗?”

许主任对陈、蒋二位主任商量的应对手段,还是知情的,此事极为秘密,但是绝对不可能瞒他,知道的时候他就在感慨,术业有专攻,搁给我还真是不易想出这种阴损法子。

知道归知道,他也不想参与,心说有蒋君蓉折腾就行了,我乐得坐享其成,反正她才是主事者,不过既然被人说了,他就要动一动,表示自己其实不是白给的。

“嘿,你这家伙……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纯良这脾气,真的是得有人时不时地刺激一下,才能推着这厮干活,“肯定是不错的想法嘛,你是第二大股东,这个反对程度恰到好处。”

“唉,”许纯良轻叹一口气,其实他心里挺反感这种伪装,而且,“你在科委撒手撒得那么痛快,不是不得已的话,我也不想跟蒋君蓉这一把手搞这个。”

“这点小委屈都受不了……我比你郁闷多了,”陈太忠想到曹福泉带给自己的烦恼,也是意兴索然,叹口气钻进车去,“好了,明天是学雷锋日呢,还得张罗这个。”

按秦主任的安排,学雷锋日没陈某人什么事儿,不过陈主任接到了天南大学的邀请,那边举办个学雷锋树新风的活动,要他去观礼。

我请别人观礼,别人也请我观礼,无非是级别差异,这世界是公平的,陈太忠抱着这样的心情来到了天南大学的礼堂。

陈主任虽然只是正处,但他是省委来人,上主席台还是没有问题的,有意思的是,上上周被他约谈的党委书记吴林,也在主席台上。

主席台上的处级干部,并不仅仅是陈太忠一人,团省委派了一个处长过来,这倒不是小看天大,实在是这种日子里,团省委那点人,根本招呼不过来。

天大的礼堂并不是很大,只能容纳三千多人,眼下是挤得满满的,学生大概占了三分之二,能来这里的,显然都是那些品学兼优的。

这是一个学雷锋活动的动员大会,宣布了一系列的活动规划,顺便又表彰学校的青年团干,还有对上学期获得“甯天嘉奖学金”的学生和“甯天嘉优秀教育奖”的教师颁奖。

这甯天嘉自然就是甯瑞远的爷爷了,甯家的根基是在凤凰,这个奖项本来只在凤凰有,不过为了发展的需要,素波也不能轻视,反正教育事业,什么时候支持都是应该的。

而且甯家从事的加工业,虽然是劳动密集型的,但是对管理层的要求也不低,那么,争取在校学生和老师的好感,也就正常了,于是在学校里设了这么两个奖。

每年学生的奖学金十二万,每个学期六万,第一、二、三名分别是三万两万一万,老师一年评一次,奖金也要高一点,六个名额二十五万,第一个是二十万,其他的老师都是一万。

如此一来,天大的师生肯定是牢牢地记住甯家了,不过这个第一名的老师,居然能得二十万,学校觉得不合适,又不可能退钱,经过协商,索性也改成一年两次了,每次的奖金就是拦腰一刀了,第二到六名的老师,就是只能得五千块。

陈太忠对在这里讲话不感兴趣,他表示我列席就行了,不过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,才是十点五十,旁边过来一个女老师撺掇,陈主任你也讲两句吧。

散场散得太早,岂不是说明学雷锋的活动很不重要?陈太忠同志的觉悟还是很高的,他沉吟一下,还是将麦克风拿了过来。

现在的陈主任,打官腔的水平是一等一的,不过,考虑到在座的很多都是学生,他就告诫自己,不能干巴巴地讲话,以免引起学生们的抵触情绪——我给你们讲故事!

陈主任在文明办遭遇了那么多事情,要讲故事真是讲一天一夜都不会累的,所以他可以甄选一些典型案例来讲,证明风气滑坡道德沦丧的可怕后果。

他先从掺假的汽油说起——那个集团叫振鑫,当然,它现在已经没有了,然后说到了乌法省的断裂的两座桥,接着又说到了发生在湖滨大道的碾压孩童案,又说到本市一个“著名的”女主持人,扶起一位倒地的老人,结果被人讹诈。

这一件件一桩桩,真的是令人触目惊心,而他的分寸还把握得很好,官场的负面新闻他不讲,这容易让学生们对社会丧失信心,唯一一件涉及官场腐败的事件,他扯的还是乌法省。

到最后,他就要讲一下发生在青旺的挟尸要价,这个事情是最为恶劣的,其血腥程度甚至超过了有意碾压孩童事件,所以放在最后。

当然,陈主任也有卖弄的欲望,起码他想告诉大家,咱政府官员还是值得信赖的,所以在讲完事情之后,他又追加个前言。

事情在青旺政府发现之前,我在奔马峡水库,就遇到过类似情况,当时是个学生落水,跟你们一样,是学生吖,“……我在游回来的途中,体力不支了,正好不远处有一艘渔船,我夹着那个学生,拼命咬牙紧划两下,想靠过去歇一歇,谁想到……”

他吧嗒吧嗒讲得极为亢奋,大多数学生也听得津津有味,对年轻人来说,听故事远比听大人物们枯燥无味的讲话来得过瘾。

然而陈主任没注意到的是,他讲得太精彩太引人入胜了,物极必反这话不是白说的,半个小时眨眼即过,有白芒在空中一闪。

这不是什么暗器,而是一个纸团凭空从人群中飞了出来。

这里要强调一下,很多书籍或者报纸上记述,有什么名人在大学里讲演,下面就递上来了置疑的纸条,这个现象不能说完全不存在,但是在国内,拥有这样传统的学校真的不多。

还是拿官场来做比较,省委里若有针对某领导的传言,当事人不太可能去大张旗鼓地调查,他要顾忌影响,而在地市,这顾忌就少得多了,要是在县里,领导直接能派出警察去询问,拘几个人进派出所都正常。

高等学府里也是如此,像清华北大,那些是才子权贵后裔扎堆的地方,逢名人演讲递个纸条上去,是那是学风开放的体现,就算也有人调查,但是不太要紧的问题,都不会有什么后果——更别说递纸条也有防火墙的。

但是普通的大学,底蕴就差得多,学生们本来就没这个习惯,一旦出现个把异类,系主任、辅导员就要查个没完——大家都好端端地听讲演,系里也没做安排,你牛逼个啥,就要递纸条上去?

所以这个纸团,是从人群中飞出去的。

纸团飞出来啦,捡上的学生就不怕了,于是一路向前递了过去,到了前排,就遭遇到了传说中的绿坝娘——咳咳,错了,是防火墙。

陈太忠的眼神何等尖锐?礼堂里有多少人在睡觉,多少人在走神,他看得是一清二楚,别说飞个纸团了,飞过一只苍蝇——好吧,这个节令没有苍蝇,墙角爬过一只蟑螂,都逃不过他的眼神。

这个纸团他早看到了,一开始他没留意,但是这个纸团从后往前刷刷地传,他想装不知道都不可能。

就在防火墙们犹豫的时候,他正好讲完了黑心船夫将船荡开的经过,面对这样的挑衅,省委领导不能无动于衷,于是他轻咳一声,微笑着发话,“嗯,拿上来吧,同学们想交流,我很欢迎……也鼓励这样的交流。”

下面人将纸团递过来,陈主任打开看一眼,这纸条还真的只能扔出来,不过他也不怕,微微一笑,出声念了起来。

“尊敬的陈主任,精神文明建设固然重要,但是您不认为,今天甯天嘉老先生的奖金,更吸引大家的关注吗?精神文明建设,已经过时了,十一点四十食堂开饭,做为一个学生,我认为对我来说,能填饱肚子的物质,要更重要一些……能早一点散会吗?”

“我是忠于原文念完了,”他微笑着扫视会场一遍,很有点省委领导的雍容,“写纸条的同学,没有认为我篡改吧?”

党委书记吴林冷笑着看着这一出闹剧,而一直探头探脑关注的校长顾大钧,则是气得拍案而起,“肚子饿的同学,请自行出场,学雷锋树新风,强调一个自觉自愿,当着省委领导我不怕说一句……强扭的瓜不甜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