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4章 喧宾夺主(下)

“我怎么就意气用事了呢?”许纯良听到这话,气得睁大眼睛死死地看着陈太忠,“太忠,你这次得说明白了,我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啦?”

“你对素凤手机的前途不闻不问,就是意气用事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“西门子欺人太甚,你居然无动于衷,在这一点上,你没尽了自己的职责,段市长是咱俩的老市长了,他都看不下去,才这么说。”

“我……”段卫华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放弃了,“算了,你俩说……服务员,给我来碗桂花汤圆,不要糖。”

“蒋君蓉不是去了吗?”许纯良觉得这个这个罪名,自己背得实在冤得慌,他只是性子疏懒,并不是没有担当,而且他自己都认为,蒋君蓉跑类似的环节,比他合适,人贵有自知之明,他也明白自己的脾性。

“去了不一定成,”陈太忠叹口气,说到这里,他才想起来往昔的老市长还在身边,说不得歉然一笑,“老市长,我俩谈论的也是咱素波的事情,有点激烈,请您见谅。”

“素凤手机,不容有误,”段市长很坚决地表态,“谁要阻碍素波的发展,我就阻碍他的发展……太忠,小许,我是认真的。”

一为太忠,一为小许,这里外已分,不过这哥俩都不会跟段卫华叫真,陈太忠是不可能叫真,而对于许纯良,撇开他那个老爹不提,目前素凤手机的项目,理论上是掌握在蒋君蓉手里——素波控股来的嘛。

见到他俩不说话,段市长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,而是随手又丢出一件事情,“今天找你俩来,一来是了解素凤手机的事,二来就是素波外环高速的项目……想参加明年鲁班奖的评选。”

素波外环高速,并不是段卫华手上开始的,施工方有交通厅也有省建委,不过既然冠之以“素波”二字,段市长出面也是正常的。

许纯良不出声,若无其事地喝着啤酒,他一向就是这么没心没肺,但是陈太忠不能无视老市长的请求,他沉吟一下,“整个外环高速?”

“整个外环就太大了,三期还没开工呢,”段卫华笑眯眯地回答,“说二期就行了,一个标段都可以,或者小南沟静河大桥……都是几个亿的项目,资金比科委大厦充裕得多。”

凤凰科委大厦是将鲁班奖抱回来了,但是关心的人也因此知道,凤凰人能获奖,主要是因为技术先进——一个全层的转换梁,下面是钢筋混凝土,到了上面是钢结构混凝土;还有就是,完整的电子施工档案,也算是填补了一项国内工程施工的空白。

但是凤凰人的短板,同样地明显,总共才五千多万的投资,这个短板实在是太短了,搞得好悬没评上鲁班奖,险险地吊在最后一位,这其实也是科委的骄傲,段市长自然不怕说。

“您先敲定目标吧,”陈太忠听得就苦笑,老段你拿奖的心思也太迫切了吧?“目标不明确,这不好操作。”

“我跟你说这个事儿,就是让你找人来敲定啊,”段卫华很随意地回答,偏偏说得是理直气壮,“专业的事情,要找专业的人来干,敲定之后,市里才好配合。”

您这还真是领导范儿,陈太忠对这个回答真有点哭笑不得,他沉吟一下才问,“静河大桥是谁干的?”

“市建筑设计院设计,省建的人施工,”段卫华听得就笑,他意味深长地发话,“本来外环高速,交通厅可以找你来活动,但是他们还是推给市里了。”

路桥刘建章的事情,在交通系统异常轰动,就算有些人不知道刘总要面对的结局,但是刘总的爱人遭遇离奇车祸,女儿疯狂宣扬有人陷害,这都是大家知道的。

段卫华既然操心这件事情,了解相关情况也是必然的了,他这就是告诉小陈,崔洪涛没胆子找你,那也只有我来了。

“那就小南沟的静河大桥吧,”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经过一次鲁班奖的运作,他已经知道了,所谓项目甄选真是很扯淡的事情,关键还是看如何操作。

这个性质,跟干部选拔是一个道理,走通门路就能上,走不通门路再有本事也白搭,只要你自己没有太多被人诟病的毛病,领导发话之后,进步就是水到渠成。

只要有其他选择,陈太忠是不会选外环高速的,刘建章已经被双规,下一步被打靶是必然的,这个时候帮着交通厅捧外环高速,实在没什么意思。

没错,外环高速不光是交通厅承建,省建等单位也有份参与,但是相关标段和工程的细节,很多人并不确定,一旦误会的话,那会释放出错误信号。

更别说许绍辉已经表态了,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他会盯死交建行业,陈某人为外环高速争取鲁班奖,那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,智者不为也。

“那个桥八月能完工,”段卫华也不奇怪,小陈怎么就能直接选定,他甚至没兴趣琢磨里面的味道——人家是拿过鲁班奖的,敢这么说就有说道。

“不过可能会拖到九月底,做为素波市十月的国庆献礼,”他补充说明一下,“现在来请人指导,时间还是较为充裕的。”

建个九月完工的桥,现在都时间充裕,陈太忠听到这话,禁不住又生出一些联想,可老秦和老潘非要说,搞个十月底才开始的文化节,时间都仓促得不得了,真是没命地压榨哥们儿的剩余劳动力啊。

这顿饭吃的时间不长,段市长吃完要走的时候,看一眼许纯良,许主任人虽纯良却不傻,先站起来出去了,“我去热一下车,该换机油了。”

待他出去之后,段市长才发问,“太忠,你们文明办现在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,比较针对素波的干部?”

“没有吧,您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愕然发问。

“省里有消息传出来了,曹福泉想通过这个调查表,整顿省会城市的办公秩序,”段卫华正色回答,“现在干部们人心惶惶。”

不可能吧,这都是哪儿跟哪儿?陈太忠听得颇为咋舌,不过再想一想,老段不是不慎重的主儿,堂堂的厅级干部,说话也不可能太不靠谱。

猛然间,他脑中灵光一闪,就想到了前一阵商翠兰对自己莫名的示好,于是他眉头皱一皱,“伍海滨那边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他自然也反对别人插手市里的事情,比我的情绪大多了,”段卫华慢条斯理地回答,伍书记管官帽子的,自然分外容不得别人插手。

文明办调查的是省管干部,伍海滨能有什么不满?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一阵,却是又想到了一种可能,“他不是要抓素波市管干部吧?”

“张鸿飞说了,秘书长要他做好宣传工作,说下一步的分级体系,素波做为省会城市,必须给其他城市作出表率,”段卫华意味深长地回答。

张鸿飞是素波市委副书记,兼宣教部长,跟伍海滨的关系算不上密切,主要是前两任的市长太强势,压得伍书记喘不过气来,张部长不怎么买伍书记的账也就正常了。

现在素波换了段卫华上来,段市长可没那么牛气,伍海滨总算是牢牢掌握了大局,对张鸿飞当然就不会太客气。

这个时候,张部长有机会搭上曹福泉,那是绝对不会犹豫的,起码他想在素波市委有个较好的生存环境,而眼下改换门庭跟随伍海滨并不现实。

陈太忠对素波市委的这一摊并不熟悉,别看同在素波,省委和市委界限分明得很,不过段卫华把事情说到这一步,他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。

这个曹福泉,还真能折腾,说句实话,现在陈某人都相当佩服这家伙了,甚至他想起自己为了帮蒙艺搞定松峰这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姚健康,还专门冒充了一次纪检委的工作人员。

当然,素波不是副省级城市,不过杜毅肯定也有兴趣牢牢地把握住这里,曹福泉这就算冲在前面的先锋官,而对杜书记而言,他这个大老板进退自如得很。

在素波搞精神文明建设,拉拢人插钉子,这都是曹秘书长干的,跟杜书记无关——撇清很容易,有使用需求的时候也很顺手。

老曹这家伙跟我是越来越像了,陈太忠不得不如此感慨,不过曹秘书长要抓的这个分级体系,其实也挺合他的意,这件事情支持的人越多约好——毕竟牛冬生都说过,市管干部这一关并不好过。

但是偏偏地,曹福泉做这事儿,喧宾夺主的味道极浓,这又是陈某人所不能容忍的——我们文明办还没给素波下指示,你倒大嘴巴哇啦哇啦说上了?

老曹是个做事的,但是这毛病也不能惯他!陈太忠暗暗做出了决定,当然,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,他有一些隐隐的无奈——老曹,其实我不想为难你,这就是人在官场吖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