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3章 喧宾夺主(上)

相较李无锋,秦连成就相当沉得住气,他对陈太忠的了解,要比一般人多得多,而且对小陈的手段,他也见识过不少。

更别说,他本身也是在京城呆过的,对大人物的免疫力,比普通干部强一些,听到小陈的话,他沉吟一下,然后若有所思地发问,“是……首长,不是部长?”

啧,老秦这话就问得漂亮,陈太忠暗暗点头,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,李厅长的问话也委婉,但是比秦主任就要差很多了,他微微一笑,也不做回答。

“哦,”秦连成见状就明白了,他最知道什么话合适问,什么话不合适问,对于首长行程的敏感性这些顾忌,他清楚得很,于是就不再追问了。

一开始陈太忠略有点奇怪,秦主任怎么会这么淡定,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,不管来什么样的首长,秦主任也是文明办的一把手,顺理成章地接待就行了。

但是李无锋不一样,林业厅是主体,李厅长还得负责操办呢,必须得打听清楚来的首长的级别,什么样的级别,对应什么样的待遇,只能好不能坏,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疏漏。

他在这里沉思,秦连成却是主动岔开了话题,“现在咱文明办的形势很好,但也有压力,开始约谈干部以来,各种举报信大幅增加,你不在的这一周里,咱们总共收到了四百多封举报信,部长也表示有压力。”

“但是……这也是人民群众对咱们文明办的信任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。

“我当然知道是信任,”秦主任嘿地笑一声,可是这笑声里不乏沉重,他其实想说,小陈你请来的首长要是能肯定文明办的工作,那就最好了。

然而他再想一想,到了这个级别的领导,多半都是某些势力的中枢甚至核心,搞不清楚阵营盲目请人家支持,那味道可就不一定对了。

所以他就不再说了,心说我先看是什么人来吧,反正味道对的话,想必小陈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对于这一点,他还是相当肯定的。

陈太忠想的却是老主任已经说的话,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风波,已经愈演愈烈了,这个压力还真不是一般地大,不过事情办到这一步,想回头也难了,“那些举报信,有多少是有翔实证据的?”

“据罗克敌说,初步确定有六十来封,”秦主任这个答案,还真有一点吓人,以陈某人的胆子,听到这个数字都吓了一大跳——六十多个省管干部?这要出人命的。

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,秦连成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,然后才微微一笑,“不过里面有些干部是如实填写了调查表的,还有一些重复举报,新出现的情况,大概就是二十几封。”

二十几封也够了,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,上次虽然也是二十个,可那是多长时间的积累?不但是证据确凿的,也是平日里行事较为不注意的。

这次举报上来的干部,姑且不说都是怎么回事,只说这是短短一周多之内,就突然暴露出来的,就要吓人个半死——越约谈越多啊。

最为关键的是,这东西是有个数量加成效果的,约谈了二十个省管干部不要紧,马上又约谈二十来个……传出去不知道掉多少眼珠子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刚才一听说有六十多个,第一个感觉就是要死人了,不是稽查办死人,就是那些即将被约谈的干部里,会有人挂掉——稽查办死人的可能性一点都不小。

就算是知道只有二十来个,这压力也比上一次大多了,怪不得潘剑屏都感觉有点吃不消,陈太忠品味老半天,才轻声发话,“下一轮的约谈,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这个还没定下来,不过曹福泉的意思是,先再一下个文,”秦连成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,看明白了吧?以曹秘书长那二杆子作风,都要强调一下宽严相济了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点点头,他虽然性格强硬,却也知道,此情此景想要硬顶着上,真的太容易引发天南官场的震荡了,“还是要治病救人为主,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,倒也是慎重的做法……不过,这次强调完之后呢?”

强调完之后,就又能约谈一批,然后下次再强调,秦连成心里无奈地回答,杜毅一天不明确表态,这个调查表就一天不能大张旗鼓地推广。

不过对文明办来说,还存在一个变数,这个变数正是两人正在谈论的曹秘书长,“曹福泉的意思是:这是最后一次强调了,但是要由办公厅牵头来搞。”

二愣子果然还是二愣子,秘书长的作风,果然不是温情脉脉类型的,不过同时,他抢功也是抢得肆无忌惮,潘部长和秦主任肯定心里恼火。

陈太忠现在已经没兴趣评价曹福泉这个人了,别人摘桃子的话,他会强烈反对,但是老曹嘛……就要看情况了,起码这货摘桃子的时候,也能担当下相关的恩怨,是个做事的。

于是他并没有表态,而是饶有兴致地发问了,“那曹福泉有没有说,办公厅牵头强调之后,还有干部心存侥幸并且被举报,他会怎么办?”

“这才是最让人恼火的,他没说会怎么办,只说交给他了,”秦连成很恼怒地一摊双手,“部长和我都不是个在乎名义的,但是他连个答案都没有,就想着牵头,这算怎么回事?”

那货确实干得出来这种事,陈太忠听得点点头,不过他转念又一想,老曹好歹也是省委常委,人家名义上也能对文明办指手画脚,这种情况下人家不想跟老主任你交待后手,那也就不交待了,“他对部长也这么说?”

“部长没兴趣听他说话,”果不其然,潘剑屏自矜是文明办主要管理部门的负责人,他根本不接曹福泉的话茬,就是说秘书长你向文明办指示就行了。

可秦连成不会这么答应,办公厅想牵头,再强调一次调查表的重要性——而且是最后一次,那秘书长您说一下,最后这一次完了,下一步怎么办?

我自有办法!曹福泉傲然回答,却是死活不肯吐露自己的打算,你一个区区的正厅,没资格要求我告知什么,我曹某人愿意告诉你,那是平易近人,不愿意说,那是坚持原则。

潘、曹、秦三人都觉得自己有理,于是事情就这么僵住了,要不说这年头,要做事先做人呢?这话半点不假。

这些因果,秦连成并没有一一说明,但是以陈太忠现在的眼界,随便推敲一下,就能把事情的真相推算个八九不离十。

说着说着,就到了饭点儿,秦主任要留饭,但是陈太忠婉拒了,“晚饭段市长那边已经定了,纯良作陪,要说点事情。”

“西门子手机这个事儿,搞得小良也很苦恼啊,”秦连成对许纯良的事情,还是比较在意的,素凤手机项目有糊了的可能,他比较到得到了信息,在他想来,段卫华邀请陈太忠吃饭,大约也是为了这件事情。

素凤手机是股份制的,蒋君蓉和许纯良背后,分别站的是蒋世方和许绍辉,但这是素波和凤凰的合作,主体是两边的市政府,段卫华虽然跟蒋世方不是一回事,但是事关素波的利益,跳出来关注也很正常。

然而,秦主任的猜测,又出现了错误,段卫华邀请陈许二人吃饭,却不是仅仅是为了素凤手机。

他干脆利落地划拉完一碗粳米饭之后,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两位青年才俊,“你俩慢慢吃,我跟战士们在一起,吃快饭习惯了,最后吃完的只有就菜汤,还要帮别人洗饭盆。”

“您帮战士们洗过饭盆吗?”许纯良这家伙,神经真是粗大的可以,这样的话都问得出来,不过偏偏地,他问得很自然。

“可有眼尖的战士呢,我大小是个领导,有人主动帮我洗,”段卫华微笑着回答,他说这些的时候,真的没有任何市长的架子,果然是天生政工干部的材料,“我也不想当剥削阶级,自己也洗过几次,后来努力锻炼,吃饭就不垫底儿了。”

“只是不垫底儿,”陈太忠很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“我觉得您这吃饭速度,搁在年轻的时候,一个连里也能排前三了。”

这是胡扯的话,不成想段市长点点头,他也想拉拉家常,放松一点气氛,“没错,我到连队视察的时候,吃饭就是排第三,前两个兵我实在比不过,刚出笼屉的包子,拳头这么大,我咬一口还嫌烫,人家就已经吃下去两个了。”

“这是要落病根的,”许纯良很认真地发话,“食道癌、胃癌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“没错,有一个已经死了,三十八岁贲门癌,”段卫华点点头,接着又轻喟一声,“都是年少轻狂不服输啊。”

我怎么就觉得你这话,是有所指呢?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,哼,年少轻狂……不过,他也无意在此事上较真,“老市长指示得很对,老人们的经验和教训,我们年轻人,应该多听一听看一看……意气用事不可取,纯良,你听听老市长是怎么说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