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1章 欲言又止(上)

穆海波听陈太忠这么说,就有点诧异,姓陈的是比较不讲理一点,但是平时打电话找省长,总是要先问一句蒋省长忙不忙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“省长正讲话呢,”穆处长心里疑惑,却没有将这份心情表示出来,他将声音压得极低,“你从北京回来了吗?”

“没有,还在北京呢,”陈太忠本来有点奇怪,这穆海波怎么会知道我在北京,可是转念一想,蒋君蓉都跑过来又回去了,穆海波实在是没道理不知情的——蒋主任想阴西门子一把的话,必须要拉上她的老爸做依靠。

“事情……着急吗?”穆海波一听,陈太忠是从北京打来的电话,说话就越发地谨慎了。

“是……有点着急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还是微露口风,他总不能让蒋省长给自己打过来电话,“省长什么时候就有空了?”

“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吧,”穆海波回答得不是很确定,见对方不肯吐露是什么事情,他也很识趣地不再追问。

那就半个小时吧,陈太忠挂了电话,其实他也该知足了,换个其他的处级干部,别说敢不敢问蒋省长什么时候有空,就算敢问,穆海波也得有胆子说——这是做秘书的大忌。

不过,他还真没等了那么长时间,大约过了十五分钟,蒋世方亲自将电话打了过来,都没要穆海波帮着拨号,“嗯,什么事儿?”

“是这样,我通过荆老,邀请了一下唐总理,”陈太忠哇啦哇啦地将事情说一遍,“……唐总理这边,是希望咱们省政府能做个日程安排。”

蒋世方默然,等了差不多五秒钟,他才问一句,“是首长亲自跟你说的?”

“不是,是首长安排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通知我的,”陈太忠隐隐觉得,蒋省长这句问话里,带了点什么说不出的味道。

蒋世方当然是有想法的,最起码,他得搞清楚陈太忠跟唐总理是怎么回事不是?而且,一个处级干部请副总理下来视察——这事情也太玄幻了一点,你当这是起点小说呢?

不过听小陈这答案,却是中规中矩的,起码这厮变相地承认,他跟唐总理亲近不到哪里,这符合蒋省长的认知,那么接下来就是可信度的问题了。

换个别人真的很玄幻,但若是文明办陈主任这么说,那还是有保障的,然后蒋省长就要面临第二个问题了,“你把时间跟我说一下……”

邀请副总理下来视察,那门道不是一般的多,尤其是这种很仓促的邀请,这都已经三月二号了,想三月十二号邀请领导到场,真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蒋世方愣了好一阵,才扭头向外走,穆海波远远地看到,迈着小碎步快步地跟了上来,“我跟会议方去打个招呼?”

蒋省长点点头,这是秘书请示领导的动向呢,想到自己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就匆匆离开,似乎有点没面子,于是他解释一句——小穆早晚也是要知道的,“有要紧事。”

穆海波点点头,转身快步离开,心里却是暗自嘀咕,没搞错吧,陈太忠这是又惹出什么事情来了?

陈太忠回到素波,就是周日下午了,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精力回凤凰了,去北京一去就是一周,素波这边落下太多的事情。

他先是直奔林业厅,虽然是周日,李无锋却还在处理工作,陈主任走进来的时候,李厅长正在批复文件。

“今年的绿化任务很艰巨啊,”李无锋头也不抬地来一句,“太忠你先坐,我把这个文件看完,真是头大。”

大约过了两分钟,他提笔刷刷地写两个字,又把秘书叫进来,吩咐了一句之后,秘书离开,他才站起身,走到沙发边坐下。

李厅长拿起茶几上的烟让一下,见陈太忠摆手,才笑眯眯地点起一根,轻吸一口,“倒忘了你不抽烟了,有事?”

“去了趟北京,可能有重量级的首长来视察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就是那个树葬陵园奠基,我过来跟你打个招呼,准备工作一定要搞好。”

“重量级的……首长?”李无锋咂巴着嘴巴,就愣在了那里,他太明白这些措辞了,好半天才试探着发问,“是正部?”

“还要高一点,”陈太忠含糊地回答,这不是他卖关子,实在是副总理级别的人物,行程真的不能随便透露,否则他就太不成熟了,要是一个副部级的领导,他在北京直接打个电话通知李无锋即可,还用得着回到素波之后,还要专程上门通知?

李无锋嘴巴微张,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副国级的首长视察……要知道,上次国家林业局来了一个姜司长,林业厅的整个班子就都凑了过来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轻叹一声,真是没想到,临退之前搞一个项目,还能遇到这么大个儿的领导考察,“定下来了?”

“省政府正在走程序,”陈太忠也不敢说死,这年头的领导,遇到更重要的事儿,还真可能就来不了啦,国家这么大,谁知道什么地方就突然发生点什么事?

说到底,还是这个树葬的事情太小,不过想到太忠库能连剪两次彩,他还是表现出了必得之心,“万一有意外的话,那个奠基的日子往后推。”

李无锋默默点头,三月十二号是植树节,很有代表意义,但是相较副国级首长的考察,那就什么也不是了,往后推是必然的。

哪怕那首长不能确定行程,大家都得等,因为这个邀请已经入了人家的耳朵,谁敢说你不用来了?相对于副国级的首长,李厅长这个级别的干部,也就是他看一个科级干部的态度,都到不了副处的级别——首长是中央下来的,有级别加成。

李厅长沉默半天,还是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,虽然他知道,自己得到确切的通知也不会太晚——毕竟首长是来视察林业厅的,但是他就是想早一点知道。

反正他跟小陈的关系,那也不用见外,“到底是谁啊?政治局还是国务院的?”

“都是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能理解老李的心情,人家既然问了,他这时候再攥着拳头让人猜也不合适,于是就点一下——这话一出口,目标人群就迅速缩小至两三人了,再细他也不会说了,老李也不会问了。

“哎呀,”李无锋又吓一跳,这就是要来个副总理嘛,这可是比普通的政治局委员还牛的主儿,他不紧张都不行了,“那条路不是很好走,现在……通知他们处理吗?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默然,陈洁要去参加一下奠基仪式,林业厅都是专门拨了二十万的预算,现在老唐要来,这得照着两百万花吧?

这领导请得太大个了,有点劳民伤财啊,唉……失算了,陈某人心里暗恨,一直以来他都挺得意自己能请个副总理下来,虽然他嘴上从不承认。

但是想到因为首长的到来,李无锋都打算修路了,陈太忠真的有点不是滋味,沉默好一阵他才表态,“路就不要修了吧,七八天能修出来的路,那还不就是样子货?”

“正好让首长看一看咱艰苦奋斗的作风,正经是把那个观礼台好好地处理一下,照着……”陈太忠犹豫半天,才叹口气,“怎么也得照着一百万去花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李无锋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副总理要来,一百万哪里够?不过这就是他林业厅内部的事儿了,没必要跟小陈讨论——他很清楚,这小家伙也是个手紧的主儿,出声反对的话,李大厅长不免被动。

“外松内紧,先动起来吧,”李厅长做出了这个决定,他将抽了大半的烟往烟灰缸里一按,才要站起身,又问一句,“你跟陈省长汇报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是不知道该不该跟陈洁去说,毕竟程序没走完,万一唐副总理改主意的话,他未免就要被人耻笑,而他找李无锋,那是不得不做的,“我就想着时间仓促,咱林业厅这儿不赶紧安排,就来不及了。”

李无锋默默地点头,他能理解小陈的顾忌,这些决定也都是正确的,但是他不能瞒着陈洁,“太忠……我得跟陈省长汇报一下。”

这次,轮到陈太忠默默点头了,李无锋是陈洁阵营里的人,在这种事情上隐瞒的话,就是脑生反骨的性质,正经是老李愿意跟他挑明,这还是很给面子的。

“好了,我现在就要忙了,”李厅长站起身来,时间确实太紧了,“太忠,我就不留你了。”

“正好,我还要去找主任汇报工作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也跟着站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