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60章 暗示(下)

缘故很多,但是陈太忠只看到了一点,蒙老大想暗示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确实帮到他了,所以他无视黄汉祥的挑拨,并且不怕说出来,“蒙书记是想帮我的,这个我能确定。”

“狗屁,”黄汉祥冷哼一声,他不是特别计较蒙艺跟小陈的交情,到他这个地步,真的不在意这些小恩怨,真要说起来,当年他跟夏言冰的关系也不错,就被小陈毁了事情。

他必须要指出是,某些信息,是必须要通过一些合适的渠道来释放的,“你不找到蒙艺的头上,他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,找到你的头上……他的诉求要表示出来。”

“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”陈太忠并不否认这一点,自打他想明白了其中的纠葛,某些因果也就不用再说了,他清楚得很,“但是现在的问题是,我找到了他,这是我先有求于人,我没沉住气,这个账我是要认的。”

黄汉祥愣愣地看了他半天,才嘿地笑一声,“原来你要做大丈夫,哈,挺好,不过这么搞的话,你要背的账,会很多的,你确定了?”

“我问心无愧就行了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黄二伯这话,隐隐有要挟之意,但是他怕得谁来?我没做错什么,蒙艺虽然有难言之隐,但终究是帮了我的忙。

倒是你黄家在这件事情上,因为黄老不出面,导致我请不到合适的人,那么,你要指责我处事不当,那就是强词夺理了,“我的工作,也需要各方面的配合,不能等靠要。”

黄汉祥看了他半天,才缓缓地点头,“行,小陈,我知道你骨头硬,但是你现在跟我这么说话,是有什么决定了吧?”

“我没什么决定,”陈太忠缓缓地一摊手,然后探手去取桌上的啤酒,他今天还没怎么痛快地喝呢——麻烦事儿太多。

咕咚咕咚连灌几口之后,他才放下手中的啤酒,缓缓地发话,“我就事论事,工作需要人支持,不管是谁,肯支持我的人,我就要领情。”

这话就太重了,简直有翻脸的架势,没错,黄家关照我很久了,但是我有自己的追求,黄家你要真的觉得自己是老牌世家,能对下面的干部予取予求、横加指责的话,那么对不起,你错了,起码,这个东西在我身上不适用。

“……”黄汉祥听到他这话之后,也默然了,他跟陈太忠打交道,要远到黄老视察联合超市,那个时候,小陈只是个街道办的副主任,但饶是如此,小家伙对官场里的蝇营狗苟,也是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看中了小陈的一些素质,才对这家伙有点印象了,而到了眼下,小陈跟老爷子的身体健康绑在了一起,这个现实……是他无法忽视的。

换句话说,此时此刻,小陈可以不计较后果地说话,但是他黄某人就不行,他可以骂人可以嘲讽,但独独不能翻脸。

不过,黄汉祥的变脸技术也是一流,紧接着他就笑着摇头,“好像我不让你领情似的,”这是他早想明白了的,屁大一点事儿,值得计较吗?

阴京华在一边冷眼相看,心里也是感慨不已,小陈的成长速度,也未免太快了一点,现在都敢跟黄总叫板了,而黄总还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曾几何时,小家伙还是跟在范如霜背后,连麻将桌都上不了的主儿,不知不觉间,居然能为一点小事,请动副总理下去视察了,当然,这是阴差阳错的结果,但是换句话说,别人倒是想拥有这个阴差阳错的能力,可能吗?

还是实力使然,这个毋庸赘言。

黄二伯放软话了,陈太忠自然要领情,于是他也笑一声,“不过您说得也没错,我这运气也真是……稀里糊涂卷进这种事儿了。”

黄汉祥不回答他,而是默默地喝酒,好半天之后,他才极为不满地哼一声,“你这家伙,都跟你说要低调了,你就非要往暴风眼里凑,再这么折腾下去,下一步你的路不好走。”

陈太忠愣了一愣,从这话里,他还是听出了浓浓的关切之意,说不得他苦笑一声,“其实一开始,我联系的只是简泊云,后面这些事情,都是形势推着我在走。”

这话他说过,眼下的强调,就是辩解的意思了,黄汉祥听得很明白,心说小家伙的个性果然强得很,我唬他唬不住,关心一下,他倒是服软了。

根本就是属毛驴的!他做出了判断,心里那点不多的悻悻也随之而去,说句实话,在官场中面对压力还能坚持本心的干部,真的太少了,这也是一份难能可贵的品性。

抛开心结之后,他禁不住就又要感慨一下,“说真的,以前就有人说你运气好,我还不怎么相信,今天我算见识了……那是一字眉啊。”

黄家老二眼光再高,也不可能不把副总理放在眼里,虽然唐总理是排名倒数的,但终究是副总理,就算他家老三进了政治局,同样的副国,排名也比不上人家老唐。

“其实没说定呢,明天还得给唐总理打电话,汇报一下情况,”陈太忠果然是属毛驴的,黄二伯说话越平和,他反倒是越谦逊。

“你有他的电话吗?”黄汉祥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。

“以前没有,荆老刚跟我说了一个,”陈太忠放下手里的啤酒,从茶几底下摸出了一本台历,上面有他刚记下的电话号码,“喏……您看。”

“嘿,这属于国务院对外办公电话序列,”黄汉祥一看就明白了,对京城电话的各种特殊号段,他是了如指掌,这个东西跟车牌一样,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历,在中枢机构讨生活的人,掌握类似信息是必备的功课。

所以他越发地确定,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,“这就是一字眉让你过程序呢,他私人电话我倒是能问到,不过,打这个电话就肯定成了……你也别跟他扯那些别的,把你的情况汇报一下,肯定就过了。”

“谢谢黄二伯指点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其实他基本上也能确定这一点,但是从这话里,他还是能听出来,老黄是真的关心自己。

“不用谢,我将来要用到你的话,到时候你用行动表示吧,”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,伸手又去端啤酒。

“有事儿您只管指示,”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,然后又微微一笑。

他的判断和黄汉祥的预言,在第二天得到了证实,陈某人给那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,先自报了家门,对方就略带警惕地问他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。

电话来历不怕说,对方在落实了他的身份之后,就问你找唐总理有什么事儿——区区的一个处级干部,绝对没有跟副总理直接对话的可能。

陈太忠自然也是实话实说,而且他强调说,这个事情,我们天南的荆以远荆老很支持,他已经跟唐总理打了招呼——也亏得打招呼的是荆老这一只闲云野鹤,要是官场中人,他还真的没办法点出来姓名。

“哦,是这样,”果不其然,接电话的那位,语气马上就更客气了——其实原本人家的语气就挺客气,门难进事难办脸难看,这都是基层官场的现象,越到高层,这种现象越少,谁知道打电话的是哪一路神仙呢?

所以这位挺热情,“首长不在,等他回来了我会汇报,现在需要我派个车把你接过来,等首长回来面谈吗?”

“……不用了吧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还是决定不面见老唐了,过程序而已,太当真就没意思了,而且黄家对他跟唐总理的接触,也是很有点……那啥。

说白了,这年头办事就是办事,别太把自己当回事,他倒是曾经的罗天上仙,别人得认不是?搞得自取其辱就没意思了,“就是这么个邀请,唐总理跟荆老说了,时间上安排得过来,你帮我反应一下就行了。”

蒙艺的安排,果然到位得很,大约是在半天之后,陈太忠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说自己是唐总理“身边的工作人员”,他表示,“首长可以抽出两到三天的时间,你们天南省政府尽快拟一个日程安排,报到国务院来。”

这位的话没什么感情波动,但陈太忠偏偏就听出味儿来了,人家说的是省政府,你一个小处长,该去哪玩去哪玩吧,唐总理真的不对你。

不对就不对吧,反正事情已经答应下来了,陈某人不生这样的闲气,于是直接给穆海波打个电话,“穆大秘,我陈太忠,有个情况要跟蒋省长反应一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