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9章 暗示(上)

陈太忠这个回答,真的是心不甘情不愿,但这种事情,根本是瞒都瞒不住的,除非他请不到唐总理,还存在瞒得住的可能——但也仅仅是可能。

而且黄二伯对他这么热心,他也不忍心瞒哄对方:好吧,你就当我是个贰臣好了。

“什么?”黄汉祥正端着啤酒打算往嘴里倒呢,听到这个答案,手一抖就停在了空中,接着,白花花的啤酒沫子就从瓶口喷涌了出来。

而黄总却是浑然不觉,他侧头又打量陈太忠一眼,方始发话,“你说的是……一字眉?”

一字眉?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,然后才点点头,确实,唐总理的眉毛不但浓,而且中间几乎没有间隔——也不知道这外号是谁起的。

“嘿,有意思啊,”黄汉祥索性不喝酒了,他把酒瓶往桌上一放,直勾勾地盯着小陈,似乎是对方脸上长出了花一般,好半天他才微笑着发问,“怎么请的?”

“我给……给荆老打了一个电话,他对这个树葬工作挺支持,”陈太忠吞吞吐吐地回答,他实在不想提蒙艺的名字,这不是怕对方知道,而是说……直接说出来,岂不是有抱怨黄家支持不够的意思?

而他确实不认为,黄家对他的支持不够,“荆老代我问了一下唐总理,那边表示说,时间是安排得过来……”

“……”黄汉祥沉吟了三秒钟,哈地一声笑出了声,“嗐,别跟我扯这些,你也不看一看,今天就是三月一号了,荆以远没那么大的面子,蒙艺还跟你说了什么,你直接说就完了。”

“我其实没想麻烦蒙书记,”陈太忠心说果不其然,京城里这些人,鼻子一个比一个尖,嗅觉不是一般的灵敏,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就是想通过简泊云,看能不能请个老干部过去,这个简泊云,是郑飞的大儿媳妇,她跟蒙书记关系不错,然后……”

他在这里说,黄汉祥默默地听,当他听到蒙艺表态不会亲自出面的时候,微微地点点头,眼中闪过一丝明悟,这时的他看上去,何曾有半分的醉意?

事情并不复杂,几句话就说完了,然后屋里陷入了沉默,良久,黄总才叹口气,微笑着摇头,“哎呀,你这家伙,要我怎么说你呢?这运气也太……什么事儿你都能插上一脚。”

“刚才我正琢磨这事儿呢,总觉得里面有点味道,”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解释自己为什么一开始隐瞒跟蒙艺的联系,都是明白人,解释反倒是着相和见外。

正经是,他心里的不解可以问一问,“黄二伯您点拨我一下?”

“你觉得是什么味道?”黄汉祥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学会独立思考,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“是有必要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承认这个说法,但是他有苦衷,“我的信息面不行啊,哪里能知道你们这些上层的消息?”

“一点都不上层……好吧,算是上层消息,但是你肯定都知道,”黄汉祥笑着看他一眼,一伸手,居然拎起了那瓶啤酒,“说穿了很简单的……京华你别提醒他。”

陈太忠坐在那里想半天,才试探着发问,“是因为……马上要换届?”

黄汉祥美美地灌了几口啤酒,又长长地打个酒嗝之后,才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这肯定是有关的,但是你没说到点儿上。”

“那就是南巡讲话上纲要的事儿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一刻他恍然大悟,其实他心里一直就有这么个猜测,只不过是朦朦胧胧的,经过黄汉祥的点拨,他终于理顺了思路。

“这么简单的事儿,你也要猜半天,”黄汉祥哼一声,状似不满,“小陈你这点政治敏感性,还不如我家小雨朦。”

“我也觉出来不对了,只不过不能确定跟这件事有关,”陈太忠很不服气地还一句嘴,何雨朦虽然年纪不大,看起来清丽纯真,但是她能想到这个可能,真的很正常,她常年在京城,整天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和事?耳濡目染之下,这点政治智商应该是有的。

而陈某人则不同了,他有足够的思维和判断能力,但是……远在天南,哪里能比得上身在京城的耳聪目明?中枢机关的大事每天不知道有多少,又不是单单的指示上纲要这么一件事。

这一刻,他才能深刻地体会那句话的味道——国内的政治中心有且只有一个,那就是北京,只有挤进这样的圈子,才可以傲视群雄不负此生。

“早就让你来北京的,你不来嘛,”黄汉祥轻描淡写地回答,陈太忠的辩解只是欲言又止,可偏偏他就听得懂,这就是所谓的官场思维。

他不但听得懂,还试图挑拨,不过黄家老二素来直来直去,所以挑拨也是赤裸裸的,“唉,我还以为蒙艺会点你一下呢,搞半天你还蒙在鼓里。”

陈太忠默然,蒙艺在这件事情上,确实是用了点小手段,但这并不是不能忍受的,对蒙老板的行事风格,他还是很有信心的,如果能直说的话,老蒙肯定直说了。

其实,蒙书记给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了,无非就是三个字——不方便,他可以指出目标,甚至可以点出路径,但就是不合适去操作此事。

这个不合适,可能有多种原因,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,原本他还不能断定,是什么原因导致的,但是黄汉祥揭开了骰盖,他自然也就知晓了。

首长想要自己的指示上纲要,这是大前提,但是很多人不以为然,而眼下,换届已经自下而上地展开了,留给大家的时间都不多了。

蒙艺这一系,一直持的就是反对态度——而这个反对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反对,只是不赞同而已,事关利益罢了,而唐总理是蒙书记的同盟。

到现在还要坚持反对的,不是真正反对的,就是希冀利益最大化的主儿,蒙艺一方做出这么个姿态,其用意无非就是说:我不是铁杆反对派,是值得争取的,你来争取我罢。

但是这个姿态,还不能做得太明显,大家都看得懂的话,那也不叫斗争的艺术了,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好死不死地闯了进来。

严格地说,陈某人身上有两个鲜明的标签,一个是黄家嫡系,是他们在天南的代言人,另一个标签则是蒙系人马,蒙艺亲自提拔起来的,这提拔未必亲自过了蒙书记的手,但是凤凰科委这个样板,是蒙书记在任的时候扶起来的。

而陈某人也没有因为蒙艺离开,就忘记这段恩情,他甚至在蒙书记离开天南之后,还巴巴地给碧空送去了大量的德国工程师——这是个念旧的人。

至于说蒙艺和黄家的碰撞中,陈太忠的选择也很有意思:他居然帮着蒙艺,活生生地把夏言冰按了下去,而据说其时,他已经跟黄家搭上了钩。

所以说在大多数人眼中,姓陈的是个面目模糊界线不清的家伙,不过这种现象虽然罕见,也不是绝无仅有——总之,这厮跟黄家和蒙艺,都有相当的交情。

如果要修史,而陈太忠的影响又足够了的话,那么他在“太忠列传”中,必定是个争议性的人物,或者,还会有诸多野史来分说——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不会是本纪。

尤其需要指出的,是陈太忠搞的精神文明建设,得到了X办的认可,这不但代表了黄老对一号的支持,更是将天南省文明办打上了标签,推到了众目睽睽之下。

凭良心说,天南省文明办是个很扯淡的单位,但是领导要说你行,那就是行,不行也行,谁要是不服气,请看——天南文明办的主任马勉,已经调到了中央文明办。

所以说现在的天南文明办,多少也是个支持一号精神的标志性建筑了,这个时候,标志性建筑搞出一些活动,而唐总理能去,此为何意?

这不是说唐总理一方服软了——断断没有此意,如果真是这个意思的话,蒙艺直接就帮陈太忠联系了,不会这么旗帜鲜明地撇清。

他是做出了撇清的行动,但是很显然,唐总理那边是做了一些沟通,否则蒙书记不会暗示陈太忠联系荆老,而荆老打个电话之后,唐总理居然就表示自己很空闲——就像大家认为的那样,堂堂的副总理,哪里可能那么空闲?

这是一个相较隐蔽的暗示,我们能支持陈太忠,能支持天南文明办,自然就能支持一号的意思,是的,我们不是铁杆反对派,条件是可以商榷的,要换届了,大家的时间都不多。

还是说筹码吧。

反正蒙艺都不好直说,而且他还要绕一个弯,通过荆以远来实现,这用意就是想绕晕不相干的人,以便让这件事情看起来合情合理——唐总理确实跟荆老有交集的。

但是在真正知情的人眼中,这个弯子绕不绕,区别真的不大,他真正的味道在于——事情可以谈,我们没有彻底抵触的心思,但是呢,条件不合适,我们就能抵触。

而反过来说,此暗示存乎于心,强调一个意会,反正唐总理真的跟荆老有交情,人家愿意去,或者不愿意去,那都是一句话的事儿,私人交情无关大局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蒙艺不能多说什么,就是介绍个渠道促成此事——当然,以他对小陈的了解,此事一定是能促成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