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8章 邀人(下)

但是这难不住陈太忠,黄老不行可以请别人不是?而以他那点可怜的信息,天南除了黄老,再有能拿的出手的老干部,就是郑飞了。

郑飞?想到这个名字,他就禁不住想到了简泊云,简大姐不但是郑飞的大儿媳妇,而且,还欠了他一点私人的人情,起码,有她的关说,粮食厅厅长侯国范他是抬手放过了——国储粮亏空这种性质,砍个厅长的脑袋,太简单了。

想到这里,他抬手给简泊云打个电话,“简大姐,我是文明办的小陈,现在在北京呢……嗯,倒也没什么事儿,就是工作遇到了一点阻力,想从您这儿获得一点支持……”

简泊云静静地听他说完,也没有表态——前文说过,她本来就是个非常讲究长幼尊卑的人,指望她对陈太忠这种小字辈做出什么明确表态,真的不可能。

但是同时,她也是个乐于帮人协调的人,长辈心理强的这种主儿,通常也很愿意体现他们的存在感,当然,以她的矜持,肯定不会说死,“这个事情,我可以帮你问一下,你也多活动一下,不要光指望你简阿姨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简大姐的活动能力,又岂是一般人能望其项背的?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那帕里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……在北京呢?”

“我在素波呢,有事儿你说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,以你那厅的能力,能不知道我在北京吗?你看你这废话说的。

“少扯淡,知道你在北京呢,”果不其然,那帕里真是什么事儿都明白,他干笑一声,“老板要找你说话,我们都在北京,不方便见你,等一下哈。”

下一刻,蒙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,“简泊云说你想邀请个什么人,嗯……说一下情况。”

“没别的情况可说,就想去碧空跟您干了,”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蒙书记的话,陈太忠只觉得身心疲惫,“在天南……干得太辛苦了。”

“当初你来就来了,现在来,我不要了,”蒙艺淡淡地回答,“你就是欠磨练,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,知道痛了是好事儿,给我说重点!”

“我就是想请个人观礼嘛,又怎么痛了呢?”陈太忠听到他这不疼不痒的回答,真是有点抓狂,“我搞了一个树葬陵园,按说这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……”

对他的暴走,蒙艺也不以为然,就那么默默地听着,等到最后才发一句话,“这个精神文明建设,唐总理管得到的。”

那是,我知道他管得到,唐总理分管的口儿,就是陈洁那个区域,陈太忠很清楚这个,不过他一直琢磨邀请的,是部长副部长之类的人,副总理……这个级别他还真没惦记到。

所以他有一点愕然,“您的意思是说?”

“我什么意思也没有,就是听说你在北京,给你打个电话,”蒙艺轻哼一声,声音渐渐地低至不可闻,“都在北京,还没时间见面,嘿……真有意思。”

你觉得有意思,可是我觉得没意思了啊,陈太忠也是个桀骜不驯的,一时间他就有点恼怒,“您要是觉得不合适,我不搞这个树葬了成不?三月十二号,我去碧空!”

“来吧,我让小那安排你,但是……陈洁和潘剑屏怎么办?”蒙艺哼一声,“你也老大不小,马上副厅的主儿了,别净说废话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他才轻喟一声,“那就麻烦老书记了。”

“麻烦?我一点儿都不麻烦,就告诉你唐总理分管这个,”蒙艺很干脆地回答,“其他的,你自己去张罗,他跟荆老关系不错,这个你该知道。”

嗯?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发起呆来,他隐约记得,在荆老做寿的时候,唐总理似乎亲自打电话贺寿,不过不管怎么说,荆以远只是在文化界有名望,是很超然的一个长辈,凭他……请得动副总理吗?

但是蒙艺能打电话过来这么说,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,堂堂的中央委员,这次换届,都有资格琢磨进政治局的主儿,说话不可能不靠谱。

琢磨一阵,他发现一时半会儿琢磨不出这个味,说不得打个电话给荆家,这种事情他要直接找荆老,不能让小紫菱传话。

荆大师已经吃过了晚饭,出去遛弯了,又过一阵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回来了,大家正说不要在家吃了,去个什么地方的时候,荆以远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小陈你找我?”

果不其然,当荆老听说,小陈想请他邀请唐总理来参加树葬陵园的奠基的时候,也是非常地惊讶,“哎呀,这个事儿怕是够呛,他倒是对我挺客气,但是我这一个糟老头子说话,他未必会答应。”

“您就帮我问一下吧,”听他这么说,陈太忠越发地感觉到蹊跷了,这里面必然有点文章,只是眼下,他顾不得多想,只能撺掇了,“成不成的,您问一下就行,我搞的这个树葬陵园,您不是一直挺支持的?”

“问一下肯定没问题,你张嘴我能不答应?”荆老爽朗地笑了起来,“呵呵,我只是告诉你,别寄太大希望。”

我还就寄了很大希望呢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还想琢磨一下,结果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又黏缠了上来,要跟他出去泡吧。

“忍两天吧,没准过一会儿,黄二伯要来呢,”他笑眯眯地拒绝,“还是叫外卖来吃吧,要不这样,我做饭给你们吃?”

“那好啊,”伊丽莎白先笑了起来,她是比较感性的一个女孩儿,非常喜欢这种家庭的温馨,“我可以帮你很多,比如说洗蕃茄、打鸡蛋……”

“这……真是能帮我很多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心说我记得法国大餐里面,有些菜也是很需要烹饪技巧的,你怎么就只会这些?“你会择芹菜吗?我昨天买了点回来。”

“会,把叶子都取掉,茎留下,”伊莎笑眯眯地点头,很自信地回答。

“算了……还是叫外卖吧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芹菜你不截取掉那些老一点的茎,也得把丝抽了吧?“我给你们炒个番茄炒鸡蛋。”

“难道我说错了?”伊丽莎白眉头一皱,很不服气地发问。

凯瑟琳可没心思听这些,虽然她在家里一直是非主流,但是做饭这种事儿,还是轮不到她,锦衣玉食家庭里出来的,她也不觉得这就有如何浪漫,“你要是不陪我们泡吧,就得在北京多呆两天,不许后天就走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还是先去做饭吧,你们点菜,”这个要求令陈太忠有点为难,他站起身来刚要走,结果手机又响了。

来电话的还是荆老,他很开心地发话,“电话我打了,他说时间上安排得开,要你明天上班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,细说一下情况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可是这个反应,正在我的意料之中啊,陈太忠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该什么,不过他还不能解释,荆老这么大年纪了,就不要为这种诡异的事情操心了,“那可太谢谢您了,我就知道您面子大……他电话号码是多少?”

问明白号码之后,陈太忠是再也没有炒菜的兴趣了,坐在那里愣愣地发起呆来,哥们儿……能请到一个副总理去奠基?

见他这副模样,伊丽莎白默默地站起身,去楼下的厨房了,凯瑟琳则是走到大厅的一角,拿起电话点外卖,两人很自觉地不去干扰他的思路。

“没准还真要多呆两天了,”陈太忠也没愣多久,下一刻他就站起身来,他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,不过不是很明确。

不管怎么说,能请一个副总理到场,他就算超额完成任务了,所以接下来的晚饭,他吃得很开心,更令人开心的是,他做的番茄炒蛋,获得了两位佳人的高度认同——其实西红柿炒鸡蛋这道菜,真的是不分国界的。

吃完饭差不多就是七点半,伊丽莎白去收拾碗筷,陈太忠和凯瑟琳则是各自端了酒杯,坐在沙发上细细地品尝,令陈太忠有点不习惯的是,凯瑟琳居然喜欢上了看中视的《新闻播报》和《热点访谈》——这还真是入乡随俗了。

热点访谈看完,差不多就快到八点了,陈太忠正琢磨这个点钟,黄二伯也不会再来了,不如提前休息一下,去床上啪啪啪的时候,黄汉祥的电话打了进来,“太忠在家的吧?”

五分钟后,黄汉祥和阴京华走了进来,看起来黄二伯今天又喝了不少,不过他依旧脚步稳健地走上二楼,“好久不来了,都有点陌生了。”

“我也没多久不来啊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一边回答,他一边吩咐一句,“伊莎,帮我把刚买的喜力啤酒拿上来两提。”

这种事情,往常都是张馨干的,马小雅要在的话,也有这种眼色,但是马主播现在正找饭辙呢,要回来怎么也是零点以后的事儿了。

“哎,张馨那丫头没来啊?”黄汉祥看到帮自己拿酒的是个外国丫头,也是禁不住嘀咕一句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注意力转移了,“嗯,那个什么,定下来请谁没有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正琢磨请国务院的唐呢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