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7章 邀人(上)

陈太忠来北京,主要的目的,是为植树节邀请观礼的领导,不成想正事没办成,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大堆。

跟黄老汇报工作,不算杂事,可那些文化节或者西门子之类的,就算是横生枝节了,然后很不幸地是,由于他来得比较晚了,一时间竟然约不到合适的领导。

最合适的人选,莫过于国家林业局的领导,但是这植树节是全国性的节日,几个总局领导,根本不够下面分的。

部委领导本来就不是那么好约的,三月十二号就是植树节了,你二月底才跑过来邀请,这可真的是太晚了,别人想帮着说话都不方便。

黄汉祥跟其中一个副局长小有交情,他帮着出声邀请一下,结果那边苦笑,“您早说啊,老家那边植树节连着约了我四年,好不容易今年空,答应下人家……唉,我去推了他们吧。”

“那就算了,”黄老二一向自诩讲究人,要是该局长炸刺,他要记在心上,可是人家说得这么可怜,他自然不好强迫人家,说什么你让老家人再等一年吧。

撇开林业局,其他部委就不是很合适了,宣教部或者文明办倒是能派人下去,但是贾自明刚去过不久,这个口儿再下去人,就有违黄家的本意。

至于说民政部,那肯定是不行的——根本就是打脸呢,那么勉强够得着的,也就是文化部和团中央,选来选去,就是文化部了。

然而,文化部的领导们,最近也都很忙,陈太忠猛地发现,自己在北京城的人面儿,还是不太够,他倒是认识安国超和井泓,但是这俩不合适啊。

正事儿办不了,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招惹了一堆,陈某人的心里真是有点郁闷,可是这种郁闷还不能跟别人说。

按说,他是可以托邵国立或者韦明河之类的想一想办法,但是被邀请的对象就是那么多,都没有闲人了,这时候他开口,真是不够丢人的——你早干什么去了?

除了丢人之外,还可能被人小看,请领导观礼这种事儿,最是考验人脉,比如说陈太忠跟邵国立关系不错,发改委想跑个项目,也能托付一下,但人家邵公子专门吃这一行的,这样的托付,那叫找对人办对事。

但是他要求邵国立帮忙联系个领导,下去观礼,这就显示出他陈某人底蕴不足,别人嘴里不说,心里难免就要生出小觑之心。

所以知道他苦恼的,除了身边的几个女人,就是南宫毛毛这帮人了——他们吃的就是介绍关系的饭,陈某人不怕跟他们说。

当天下午,他又来到南宫的宾馆,于总和苏总照例是在麻将桌上鏖战,马小雅和南宫陪着他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。

接近五点的时候,一个矮胖的家伙走了进来,他笑着点点头,“嘿,陈主任也在啊,真是稀客。”

陈太忠对他也有点印象,此人叫做章渝,是跟着南宫混的,不过在外面也有点小局面,跟南宫的关系,大约就是马小雅跟于总的关系一般。

“嗯,”他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此人在圈子里的口碑不是很好,办事拖拉无比,经常就有始无终,而且级别也低了一点,他无须太客气。

章渝却是不在意,也在笑着在一边坐下,静静地听他们聊天。

说着说着,又说到了请人观礼的事情,陈太忠悻悻地表示,“实在不行,就从水利部请个副部长吧,这个树葬……跟水土保持也有关系,不管怎么样,后天我要走了。”

“树葬啊……这是移风易俗,教育部钟老大也行吧?”章渝终于插嘴了,他一边说,一边看一眼南宫毛毛。

“教育部……”南宫闻言就皱起了眉头,好半天之后,他才看一眼陈太忠,“太忠,钟部长那儿,那谁……能说上话。”

“教育部,”陈太忠听得也是颇有点无语,这教育跟树葬实在很难扯得上关系,不过,非要扯到一起,也不是不可以,主要让他心动的是,钟部长可是正职。

这种事情,要是能请个正部下去,那真是天大的荣幸了,当然,钟部长可以不是专程前去,顺便再视察一下天南的教育状况,如果能及时赶上学雷锋日的活动,那就更好了——不过估计是不可能的。

想一想要参加奠基仪式的陈洁,是分管教育的副省长,陈太忠觉得此事的希望,愈发地大了一点,然而再转念一想,他跟孙姐也没什么太深的交情,凭啥就敢要求这么的大人情呢?

凭良心说,他认为只要理由足够,请一个正部下去视察未必有多难,但是理由如此牵强,还要如此仓促地请人下去,这人情真的不小。

而且,南宫也早就知道孙姐跟钟部长关系好,却是一直没提到要请这个人,里面怕是也有点说法的,他侧头看南宫一眼,“好像有点……名不正言不顺啊。”

“是啊,”南宫毛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他有点恼火章渝的大嘴巴,不过话都已经说出来了,他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一下。

“文革的时候,孙家保护过钟部长家,这个关系是没得说的,但是,她是做小辈的,这么仓促地开口,多少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这个树葬和教育部……章渝,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能提这么个建议出来。”

“我这……”章渝挠一挠头,肥嘟嘟的两腮抖动两下,然后才吞吞吐吐地回话,“其实很简单啊,天南要搞个文化节不是?陈主任要是能把迈克尔?杰克逊请过来的话,他提什么要求,孙姐都会答应的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和南宫毛毛齐齐地咂一下嘴巴,随后,陈主任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敢情孙姐还是杰克逊的粉丝,不过章渝,这个可能性是不存在的。”

“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亏你也是在北京城找饭辄呢,”南宫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不知道杰克逊,你总该知道崔健吧,当初为什么封他?”

“啊?”章渝听到这话,登时傻眼,他原本也是聪慧的人,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因果,“原来是有人不想他来吖?”

“所有人都知道,就是你不知道,可你还就好意思提建议,”南宫毛毛没好气地训他,原因很简单,这货让自己在太忠面前被动了。

一边训人,他一边不着痕迹地拍马屁,“跟你说吧,杰克逊来不了,有艾滋病嫌疑的麦当娜更来不了,这不符合主旋律,太忠能请到的布兰妮,就是能请到国内来的、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流行歌手了,”说到这里,他厉喝一声。

“章渝,把你偷窥女人换衣服的时间节省一半,就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。”

“我这……也是好心,”章渝讪讪地回答,他今天来,是有自己的私心的,他知道陈太忠在搞一个文化节,而偏偏地,跟他同居的女歌手孔令琪最近正处于事业低潮。

他想帮扶自己的女友一把,但是跟陈太忠关系又比较远,所以才想前来献计,不成想却是犯了很低级的错误,一时间真有点无地自容,“只是想帮琪琪争取一个文化节的名额。”

他有他的苦衷,但是陈太忠是真有点受不了,不过看在南宫面子上,他也不好多计较,“都不是外人,有想法你就说,同等情况下,我自然会优先照顾自己人,别提这些不靠谱的主意……当然,条件太差的话,也就筛选下去了。”

“你真是给我丢人,”南宫毛毛没好气地看着章渝,他自然知道,章渝求的名额是为谁,“孔令琪那破嗓子,也就能唱个《男儿当自强》,只有你拿她当个宝。”

“有新歌了,真的,”章渝怯生生地回答,“我自己给她写的一首,《天剑歌》……”

诸事不遂啊,陈太忠发现自己的希望打了水漂,既然孙姐的人情,确实不是那么好领的,他也就无意强求了,既是如此,他甚至连在这里吃饭的兴趣都没有了。

回到别墅之后,想着这一趟来的效果不是很大,他心里真的有点憋屈,来之前,老秦都知道我是来搬人的了,结果搬来搬去的,搬个水利部的副部长回去,副部长是不小了,但是水利部的——砢碜不砢碜啊?

他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,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能搬得动的人,真的没有了,在职的就是那么些岗位……嗯,等等,在职的?

在职的没有,咱可以搬老干部嘛,想一想省老年协会的会长谭业峰来凤凰,殷放和章尧东也得鞍前马后地陪着,他就觉得,请来有影响的老干部,也是成功。

天南最有影响的老干部,非黄老莫属了,但是很显然这不现实,黄老一家都非常避讳此事,谁都希望黄老活得长一点,操作这个事情,犯忌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