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4章 三人计(上)

还能有什么事情,比这个话题更尴尬的吗?陈太忠是想不出来了——起码他没有遇到过更难受的场景。

“这个……保险行业我不是很熟,”他的脑筋也不是盖的,于是在三秒钟之内,就决定落荒而逃,“真不知道蒋君蓉这么重视,看来我需要马上打个电话了解一下……嗯,素凤手机,我们凤凰科委占一半股份呢。”

电话挂了之后,他足足等了有一分钟,发现小紫菱没再打电话过来,这说明这个事情……其实也是虚张声势,她不会太在意的,否则电话就追过来了。

接下来,他自然是要打电话给蒋君蓉,不曾想,她也将电话转入了秘书台,一时间他有点忿忿——我的电话转入秘书台,是“啪啪啪”的需要,你把电话转进去,是个什么意思?

于是,他对着声音甜美的电脑话务员,怪声怪调地留下了自己的声音,“暗恋你这么多年,蒋主任,你终于给我一个留言的机会了……求包养,会暖床,而且粗又长。”

“陈太忠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聊?”十分钟后,蒋君蓉的电话回了过来,“我刚才在西门子通信中国公司谈事情。”

“我当然能不这么无聊,但是小紫菱招你惹你了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你自己先这么无聊,还好意思怪别人……谈妥了没有?”

“没有啊,你都粗又长了,心旌摇曳,我都顾不得谈了,就想出来落实一下,”蒋君蓉轻笑一声,“怎么,现在让我见识一下?”

“现在我正式警告你,不要再跟我女朋友唧唧歪歪的,”陈太忠也有点扛不住这女人的风骚,关键是他知道,自己跟蒋主任的关系,永远都发展不到某个程度,那他就没必要斗嘴斗得自己憋涨了,“我非常讨厌别人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。”

“你自己花成什么样了,你心里清楚,”蒋君蓉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,对陈太忠的护短,她也有清醒的认识,听到这家伙的语中隐隐有威胁之意,她知道必须适可而止了,“就算是这样,我在荆紫菱面前,也没说一句你的作风问题。”

“本来你就没资格说,你以什么身份,在我女朋友面前说我的作风?”陈太忠也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听到她没有说更多的事情,他心里也是略略放下心来,“好了,你来易网公司吧,咱们商量一下,这个问题该怎么处理。”

西门子公司,距离易网还真的不算近,蒋君蓉赶到,就是五十分钟之后的事儿了,这还是他们开着天南办事处的桑塔纳。

反正蒋主任出场,一贯是前呼后拥的,哪怕这次从素波来,是相当仓促的,她还是带了三个人,俊男美女各一,还有一个形象一般的三十岁中年男子,却是高新区聘用的德语翻译。

俊男美女,在蒋主任身边就是点缀了,蒋君蓉号称素波官场第一美女,现在更有好事者,将其称为天南官场第一美女,冷艳无双——其实有这个绰号,大抵还是蒋省长的面子使然。

不过她在荆紫菱面前,那真是牛不起来,小荆总的相貌身材有多么祸国殃民,那不必说,多么才气横溢也不用说,只说陈太忠这后宫无数的花丛圣手,能将她摆在正宫的位置,就足以说明问题了。

易网公司有自己的接待室,荆紫菱选择了这个地方交谈,而不是她的总裁办公室,由此可见,这次会面没有掺杂太多的私人情分。

蒋君蓉进来的时候,陈主任及其女友已经坐在那里了,这一对坐在那里,真是金童玉女的感觉,就算再挑剔的人,最多也只能说那个男人不够帅气——但是男人味儿还是很足的。

味儿很足的男人连站都没站一下,直接就发话了,“坐,西门子那边,是个什么态度?”

“他们说,我得到的是小道消息,”蒋君蓉也不客气,径自坐下之后,下巴微扬着发话,不过此刻,她这个姿态显不出多少高傲,反倒是给人一种深深的无奈感,“他们还不知情。”

“不会是小道消息,”陈太忠断然回答,这样的消息他要是还能弄错,那真的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
“我知道,他们想强调自己的无辜,”蒋君蓉淡淡地回答。

原来她在天南大厦定下房间之后,就直接去了西门子公司,那边对自己的合作伙伴也算重视,甚至是一个副总裁亲自接待的她。

但是副总裁对这个消息,一口否认,说我们就没接到这样的通知,公司对你们的产品,还是高度认可的,当初选择你们做代加工商,就是因为信任你们。

蒋主任虽然年轻漂亮,却不是那种几句好话就能哄得过去的,于是她就发问,既然高度认可,那么上面万一有这个意思,你们也能帮我们说情了?

这个不可能,副总裁断然摇头,拒绝了这个不合理要求,公司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,如果,我是说如果——公司这样决定了,那么必然是扛不住沃达丰的压力,总公司都扛不住,那你指望我这中国公司扛住,也是不现实的。

“这一套,不止中国官场在玩啊,”荆紫菱听到这里,轻声地笑了起来,“踢皮球而已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蒋君蓉一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问题是,他们这么做,彻底堵住了谈判的路,而一旦事情发生,对他们来说接下来的程序是顺理成章的,不需要付任何的责任,采购方的条件变了,那么……下一步的工作重点该是什么?”

“我觉得,先让对方承认有这种可能,这才是最重要的,”荆紫菱绝对不是花瓶,她看问题还是比较到位的,“这个谈判必须开启,通过谈判,把隐患消除在萌芽中。”

“你这个建议很积极,我是倾向于这个做法的……我也不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,”蒋君蓉点点头,一边说,她一边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怎么看?”

“这个建议确实不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站在素凤的角度上,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也没更合适的应对手段了,“但是,谈判开启了,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吗?更别说问题的关键在于,人家应该就不想开启这个谈判。”

“我说了,可以考虑付出适当的代价,”蒋君蓉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开启谈判未必很难。”

“那么你能保证,谈判结果有利于素凤手机?”陈太忠又发问。

“我就是拿不定这一点,”蒋君蓉轻喟一声,“决策权最终还是在沃达丰手上。”

“你着急,更证明你在意,搁给我的话,他们不承认有这个可能,那我就可以走人了……你已经清晰地表达出了素凤的意愿,”陈太忠的回答,非常地果决。

“那么,接下来的结果,就不会很愉快了,”蒋君蓉娥眉轻蹙,显然是很为难,“你能确定,沃达丰真有这个意向,对吧?”

“非常确定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的自信,源于对凯瑟琳的信任,但是同时,他真的知道西方的公司,是怎样的贪婪,怎样习惯用合理的手段剥夺他人财富。

“那这个事情很可能做不成,”蒋君蓉很干脆地表态,“除非我心甘情愿地降价。”

“做不成就做不成了,有什么呢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我仔细计算过,做不成这一单,咱素凤不亏钱,大不了把市场重心放到国内。”

他这是强势习惯了,站着说话不腰疼,但是搁给蒋君蓉,甚至搁给荆紫菱,都是不太能接受的,两人齐齐发话,“你是说,这个合同不执行了?”

“我只是说,搁给我操作的话,就拒绝议价,若是他们中止合作,那我打官司起诉,大不了也就是买卖不做了,索赔到的钱可以弥补损失,”陈太忠回答得理所当然。

“你可能就索赔不到钱,别说法院有没有胆子判,就算判了你也赢了,西门子不给钱怎么办,你到德国执行去?”蒋君蓉眉头一皱。

“那就扣他们西门子手机生产线的设备款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,素凤项目的部分设备款还未支付完毕,不过他不太清楚数目,“还不够的话,申请查封西门子在华资产抵账。”

两女面面相觑,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,她俩知道陈太忠的强势,也知道这家伙是说到就能做到,但是这个态度,实在是有点太强硬了。

“因为舍不得两千多万,放弃五六千万的利润,我下不了决定,”蒋君蓉沉吟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“而且我也没你那能力,去折腾西门子。”

“能力这种东西,你不干就永远没有,”陈太忠并不认为,蒋主任的褒奖有多重要,他淡淡地回答,“跟某些人、某些公司打交道,你必须体现出维护利益的决心,只有强者,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。”

我当然知道你说的这个,蒋君蓉也是有点无奈,她不甘受到别人的欺压,可又舍不得那即将到手的利润,真是要多纠结有多纠结。

她忍了又忍,最后还是直接发话了,蒋主任确实不怎么习惯委屈自己,“陈主任,这个事情你通过普林斯公司协调一下,我想并不会太难。”

总算她还知道克制,没有直接点出凯瑟琳的名字,不过,当着荆紫菱这么说,点出和不点出,差别也不是很大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