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3章 贞洁保单(下)

陈太忠这一晚上,过得还真的不爽,韦明河走了没多久,他就接到了蒋君蓉的电话,她是从许纯良那里得了消息,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。

她的心情也非常地糟糕,所以一开口,语气也很冲,“陈主任,我是真没想到,以你的办事能力,也能把事情办成这样。”

“你少跟我满嘴跑火车,”她不爽,陈某人更不爽,于是他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这些事情,本来就该是你们自己协调的,你连消息都得不到,居然来找我计较……说句难听话,手机项目,现在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”

“但是我们只对西门子,他们不可能影响沃达丰的决定,”蒋君蓉听他说得难听,也没了脾气,“而且手机测试过程中,确实出现了一些小问题,这个抹杀不了的。”

“我这才叫个冤枉,帮你们联系了项目,我还得服务到底?”陈太忠确实气儿不顺,不是气素凤手机,主要是气沃达丰的无赖,“你蒋主任平常也是能力出众,怎么遇到这种事儿,只会抱怨不相干的人?”

“表个态吧,我不能忍受这个损失,”不得不说,蒋君蓉虽然很不遭人待见,但她对工作的态度,那真是没得说,“希望陈主任你能支持我的工作,我知道你对科委也是有感情的。”

纯良似乎还没有她有担当,很奇怪地,陈某人脑中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,不过此刻的他,早已不复初入官场时的青涩,面对这样的问题,他干咳一声拉长了声音发话,正是那种标准的官腔,“嗯,想要我怎么支持呢?”

“明天我就飞北京,没机票我坐车过去,”蒋君蓉很痛快地表示,“去找西门子通信中国公司公关,如果可能的话,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……我没有权力跟沃达丰直接联系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你尽快来吧,我在北京呆不了几天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心里禁不住还是有点悻悻,蒋君蓉能亲自赶来,这很好,哥们儿配合她没有问题,但是……纯良你怎么能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呢?还不如一个女人。

也许,是因为素波控股吧,他勉强给自己找个理由,毕竟纯良也说了,丫挺不情愿项目被素波兼并,而且知道消息后,也很快地通知了蒋君蓉——不是一把手,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很方便出面。

理由是找到了,但是他心里依旧不舒服,因为他隐隐地觉得,以纯良那万事随兴的德性,就算做了一把手,没准也懒得在此事上花多大的力气……

蒋君蓉并没有让他多等,第二天上午十点就打来了电话,其时,陈某人正在床上晨练——因为他许久才来一次北京,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和她的法国保镖都没有去上班。

甚至连马小雅,都在这个时候醒来了,要知道对她这样阴阳颠倒的人来说,现在大约相当于正常人作息时间的凌晨五点。

这个时候来电话,陈某人惯例是不接的,一个小时之后,他从秘书台听到了蒋主任的声音,“陈主任,我将于下午两点抵达北京,一行四人,如果方便请来接机,航班号……”

再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,不出意料地,蒋主任的手机关机了,陈主任有点小恼怒——你不是认识天南办事处的齐主任吗?还要我这省委领导去接你,做人不要太大牌吧?

那么,他自然不肯去接机,来的如果是许纯良,他接机没问题,但是蒋君蓉的话……先看看她会做点什么吧。

蒋主任倒也没做什么,她带着人入住天南大厦之后不久,荆紫菱就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,“太忠哥,你来北京了?”

“嗯,任务挺重的,没联系你,我看看晚上能不能抽出时间吧,”陈太忠一时也有点汗颜,来了北京之后,没有去正牌女友那里报到也就算了,居然还被人举报了,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,“真的抱歉哈,小紫菱,太忠哥是公家人,身不由己啊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你忙,五棵松那儿你就业务多呢,”荆紫菱微微一笑,半轻不重地点一下,对他的荒唐,她知道得不是太多,但绝对不是一无所知。

不管怎么说,天才美少女好歹也是陈主任名义上的女友,有的是人向她汇报某人的异动,当然,很多人汇报的目的,并不是那么单纯。

但是面对陈太忠的荒唐,荆紫菱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首先她知道,太忠哥是一个奇人,是彻彻底底地不同于凡夫俗子的奇人,她非常肯定这一点。

无论是救治她的爷爷也好,无论是手腕上那个神奇的手镯也罢,这个人背后的故事,也许世界上没一个人比得上,男人对女人,是因为爱而产生尊重,女人则相反,是因为尊重某个男人而产生爱。

再有就是,小紫菱也是个通读古今的女孩儿,对大人物的荒唐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——就算撇开那些遥远的人和事不提,她的爷爷和父亲,年轻时也曾是享誉一时的风流人物。

当然,正宫是该有正宫的威慑力,她也有驾驭场面的信心,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她的哥哥看她看得很紧,到目前为止,她并不能深入地融入太忠哥的私生活。

我不可能夜里出来陪他,而他又有他的需求,纠结于这样细节,有损我天才美少女的智商!她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不过眼下,点一下总是没有问题的。

五棵松,这个……这个嘛,咱不带这么打脸的,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嗯,今天才来,还想晚上过去住呢,你要是有意见,我就不去了。”

荆紫菱要的就是这个态度,对她来说,控制男人的心才是重点,控制男人的荷尔蒙,那是违背生物进化规律的,而现在太忠哥的话,就是身为男友该有的反应,她所求的,也就是一个“难得糊涂”。

然而,太忠哥的不甘心,在下一刻就体现出来了,“我想着时间紧凑,还没敢联系你呢……是谁跟你说我来了?”

“君蓉姐说的,”小紫菱这文化世家出身,谈吐就是不一样,虽然她也看蒋君蓉不入眼,但是总还要讲个长幼尊卑,“她说遭遇到合同诈骗了,知道你在北京挺忙,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,她知道易网公司正在酝酿纳斯达克的IPO。”

这货也太卑鄙了一点吧,陈太忠真是欲哭无泪,负责跟沃达丰联系的,就是凯瑟琳,这是素凤手机项目上的人都知道的,而凯瑟琳跟他的关系,也是……嗯,众说纷纭。

这种情况下,蒋君蓉把求助电话打到小紫菱这里,简直是太万恶了,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敲诈:陈太忠你要是不配合我,我就捅到你正牌女友那里。

天才美少女应该已经知道凯瑟琳的存在了,但是知道归知道,没人嚼谷也不是太大的问题,难得糊涂嘛,可这种挑拨几近于打脸了,谁能忍受?

陈太忠甚至隐约能听出,小紫菱的话里,有些若有若无的哀怨。

“哦,这个我帮她联系的,我有义务处理,”他真是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推脱,“你做好你的事儿就行了,这个事情很复杂,你不要插手了。”

“要是真那么复杂,我还真的有兴趣插手了,”荆紫菱轻笑一声,“我就喜欢各种挑战,太忠哥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“那你插手,我不管了,这总可以吧?”陈太忠也微微一笑,他才不怕这种恫吓,据他的了解,小紫菱最热衷的事情,还是做学问搞技术,对这种人情世故的蝇营狗苟,她终究不是很擅长,而且打心眼里厌恶。

以往她参与这种事情,不过是一种不服输的心态使然,想要证明她是“能者无所不能”,并不是说她真的就热衷于琢磨这种人际关系学——说起来对这种事的兴趣,刘望男能甩出她十条街去。

“我跟你一起参与嘛,”荆紫菱轻笑着回答,她果然不肯轻易地服输,“这种案例,具备非常典型的特征,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……相信我吧。”

“啧……我还不是怕你太忙?”陈太忠现在宽慰人,那真是有一套了,“我做个小处长,都忙得焦头烂额,你可是马上要在美国IPO公司的老板啊。”

“你那个处长,比我这个老板要忙的多,”荆紫菱轻笑一声,“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参与,难道说你跟蒋君蓉……嗯?”

“我宁吃鲜桃一口,不吃烂杏一筐,这个你不该怀疑的吧?”陈太忠大义凛然地回答,“那好吧,一起参与。”

“听说凯瑟琳在认识你之前,是上了贞洁保险的?”荆紫菱难得抓住这个机会,自然要借机敲打某人,彰显自己大妇的身份。

“你说的是,凯瑟琳?米歇尔?”陈太忠装聋作哑,心里却暗暗地咋舌,怪不得凯瑟琳对波姬小丝和布兰妮的保险很在行,术业有专攻啊。

“我说的是,凯瑟琳?肯尼迪,”小紫菱终于正面回击,在她的意识里,这个女人对她的威胁最大,所以她淡淡地回答,“她的贞洁保险,北京城里不少人都知道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