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1章 热门(下)

一帮人在南宫这里坐着聊到六点出头,韦明河要拉着陈太忠去吃饭,南宫见状,才想起来盛情留饭——一般情况下,他们不在这个点钟吃饭。

不过陈太忠是断然拒绝了,“已经跟凯瑟琳说好了,回家吃饭……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商量。”

“算上我一个,”韦明河可不管那些,他正好借此机会,敲定郁菲菲的出场。

“没见过比你更会扫兴的了,”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,“你不知道小别胜新婚?而且,我们确实有工作要谈。”

“有工作谈最好了,正好我听一听,看看能不能跟着赚点钱,”韦处长干笑着回答,“你俩要是见面就啪啪啪的,我还真不好意思去了。”

南宫听他说得有趣,就笑了起来,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我就不知道你的脑瓜里,整天想的都是什么。”

他转身离开,却是听见郁菲菲在后面轻声发问,“明河,什么是‘啪啪啪’啊……”

陈太忠也没去饭店,就是直接在小区门口叫了外卖,进了别墅四下看看,还不错,马小雅将这里维护挺好,看不出很长时间没人住的样子。

不多时,饭菜就送进来了,紧接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来了,不过,她带来一个比较影响食欲的消息,素凤手机的测试结果,导致了一些意外的发生。

手机目前的试用效果不错,沃达丰有订货的意向了,然而糟糕的是,在之前的鉴定中,它是被评为“刚刚合格”。

一定程度上讲,这个鉴定结果是正常的,毕竟在鉴定过程中,出现了一些小问题,而负责鉴定的,又是出名刻板的德国人。

所以,沃达丰有意降低采购价格,他们的理由很简单,我们想买的是优质产品,而不是这种刚刚合格的东西,他们一压价,西门子肯定跟着压价。

对此,凯瑟琳由衷地表示抱歉,“不过,按等级进行收购,这也是惯例,只能说测试的时候,有些不幸发生得太例外了,而且……写鉴定表的是德国人。”

“那个代工合同里,有按等级采购的条款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自家的产品有点掉链子,这是很无奈的事情,但是“刚刚合格”难道不是合格?

生活中有太多的产品,上面打的是合格证,而不是优质证。

“这个倒是没有,可是我跟西门子的关系不错,我可以确定,测试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,”凯瑟琳无奈地一摊手,“你可以认为他们是钻了合同的漏洞,但是他们的理由,也是站得住脚的。”

“这也叫站得住脚?”韦明河听得都恼火了,他也不是一个能受气的主儿,“合同上没写按等级采购,太忠这儿花了一大笔钱,样品都出来了……然后他们找理由压价?”

“但是合同上也没有写,不按等级收购,这一点你要清楚,”凯瑟琳叹口气,无奈地回答,她遇到这种事情并不多。

事实上,她也认为沃达丰做得有点不厚道,这样钻合同的漏洞,往往意味着欺负合作方是新人——说得更明白一点,沃达丰合作的对象是肯尼迪家族的话,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。

但正因为是新人,欺负了也就欺负了,有便宜不占的,那是傻蛋。

“这才叫不讲理,”韦明河愤愤不平地哼一声,又等一阵,他发现大家都没兴趣说话,才又问一句,“一台降多少钱?”

“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,”陈太忠坐在那里,正阴晴不定地琢磨呢,听到这话,他想也不想地就表示反对,“这是个性质问题……既然没有约定,我的产品合格了,为什么降价?”

“一台降两到三欧元,每个机型不一样,”凯瑟琳点点头,“一百二十万台手机,总共也就三百万欧元,倒是真没有多少钱,就是事情气人。”

“两千五百万左右,那确实不多,”韦明河听得点点头,他看一眼陈太忠,“太忠,你们的手机第一次生产,就卖到国外了,还被西门子认可了,这成绩绝对牛逼,其实……这两千来万就当是学费了,这么想的话,你也不算亏。”

“你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良久,他才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凯瑟琳,你就告诉西门子,他们要是真的坚持这么做,那么,他们将来在中国销售的工控设备,小心遭受到同样的待遇,我真的不吹牛。”

你敢用合格而不优秀的借口降价,我也会啊,贸易战一打,从来都是两败俱伤的。

打个比方说,临铝前期展开的电解铝项目,用的虽然是ABB的工业控制方案和设备,但是可以拿来做参照,ABB开价是十几个亿,西门子来做差不多也是这样。

你扣我两千来万不要紧,将来西门子有项目了,十几个亿扣你两个点,也是三千万——你能做初一,我就不能做十五吗?

“这个决定,是沃达丰做出啊,”凯瑟琳一听这话,真的是倍感无辜,“西门子只是随行就市,他们没有决定权,你又不是不知道,要不是没有你代工,西门子这个价钱,根本做不出来手机,做多少赔多少。”

“切,合着西门子也知道,离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,他们玩不转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那他们还跟着降价,少赚两个会死吗?其心可诛!”

凯瑟琳的中文,那真的是不错,但是想让她弄明白“其心可诛”这个成语,也未免有点强奸……那个强人所难,不过,她还是通过语气和表情,猜到了这个词的意思。

于是,她就越发地愤愤了,“但是西门子通信和西门子工控的关系,就像素波市的财政局和文化局一样……你不要迁怒到我身上好不好?”

“来来,支摊喝酒,”韦明河见这俩怒目相向,赶紧从中打圆场,“太忠,这事儿你先跟纯良碰一碰嘛,人家肯尼迪小姐,可也是一直在帮你呢,你迁怒于她,有点不仗义……对了凯瑟琳,这个布兰妮来,没问题吧?”

“别人叫不来布兰妮,我能,”凯瑟琳毫不犹豫地哼一声,然后又瞪陈太忠一眼,“反正我这忙前忙后的,该领情的人,死活就不领情。”

“这个我是真的领情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个事情你给我办好了,我总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,绝对是你花钱买不到的惊喜。”

“我买不到的东西,真的不多,”凯瑟琳傲然回答,她今天春情难耐,早早地回来会情郎,不成想家里有外人,而且这话也是越说越不投机,她就有点生气,“买不到的惊喜……你能把长征二号的资料卖给我吗?”

“能,还是全套资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要什么有什么——长二捆长二丙,随便你点。”

“你没问题吧?”凯瑟琳这下,还真的是愕然了,中国的火箭技术比之美俄还有差异,但是在某些领域占先,也是毫无疑问的,比如说九二年澳星发射时的火箭成功刹车。

这个制刹技术,就引来了诸多关注,有行家说这是液体发动的刹车,意思不大,固体发动的时候制刹才算好汉,但是……在此之前,谁家液体发动的时候制刹过?

技术可能有点粗糙,可术业有专攻那是毫无疑问,包括美国俄国啥的,当时就要买这个技术,给的价钱不是很高——或许,真的是技术比较粗糙的缘故。

但就是这样粗糙的技术,别人就要买,为什么?因为你有了,他们没有,而你有的技术,还经过实际验证了,就是这么简单。

“我当然没问题,说卖就能卖给你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不过我不收现金,你拿航天飞机的资料来换,就行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凯瑟琳摇摇头,她对这个交易毫无兴趣,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封锁,那是个人就知道,她不会闯这条红线。

其实对资本家来说,闯红线也不是多大的事情,无非是看值得不值得而已。

每一单生意,都要伴随着相应的风险,当利润预期低于风险压力的时候,就没谁会去做了,她做得了这样的生意,但是……不值得。

“我说,你们能说点轻松的话题吗?”韦明河再次抗议,他看一眼身边的郁菲菲,轻喟一声,“我来这儿是喝酒来了,不听你们谈这生意经。”

“都告诉你谈的是正经事儿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,他知道明河这是调节一下气氛,不过想起这货的损话,他禁不住就要还击,“要不你们先去客房,啪啪啪一阵?”

“什么啪啪啪?”凯瑟琳也听不懂这黑话,郁菲菲被问得有点挂不住,站起身来,“我去帮马总摆桌子……”

陈太忠轻喟一声,走到二楼客厅的角落,给纯良打个电话将事态一讲,“……目前就是这么个情况,你尽快琢磨一下对策。”

许纯良登时就沉默了,足足在半分钟之后,他才沉声发问,“一台降多少钱?”

陈太忠听得也无语了,他无奈地轻喟一声,“我说你有点志气好不好,怎么张嘴就是问降多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