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50章 热门(上)

陈太忠搞这个文化节,目前外国明星的邀请,还是通过普林斯公司来操作的,他本来想自己出面的,怎奈实在太忙,而且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说了——我有足够的理由来邀请别人。

简单一点说吧,撇开凯瑟琳本人的身份不提,也不说肯尼迪家族在西方的影响力,只说普林斯公司是几大公司在中国的代理人,目前在大陆的生意也是风生水起,这就足够了——她代表了西方的利益。

同为陈太忠的枕边人,马小雅其实很清楚,最近凯瑟琳在做什么,但是天南的文化节距离尚早,她真的不敢说,一旦说出去,后果堪忧。

这是大家在电话上早就达成的共识,所以,就算面对韦明河,她也只能说,我不敢答应你——什么?你问我知道不知道能请来什么人?对不起……我真的不知道。

韦明河知道她心里有数,但是人家不说,他也不好再逼迫了,其实他能理解对方的苦衷——陈太忠要是能把麦当娜请来中国,门槛绝对会被其他人踩烂。

“信不信在你了,其实事情真的没说准,”非常不幸地,正在沉思的韦处长的表情,被某人看了一个明明白白,明白人轻叹一口气,“不过无所谓了,一两天之内,我就能跟她商量出个结果来,还要找她说手机的事儿。”

陈太忠之所以在来北京之前,还要回一趟凤凰,主要就是敲定手机方面的事宜,他这次来北京,固然是想请个把领导去参加树葬,同时也要落实素凤手机的情况,要不然他吃多了撑的,去找科委许纯良聊天?

截止目前为止,素凤手机已经通过了西门子的检测,问题是有,但都不是大问题,现在进行的是环境测试——沃达丰的营业网点遍布北半球,区域性的使用效果测试是最后一关,但也是必须的一关。

“手机什么的我不操心,你到底请了什么人?”韦明河必须要出声发问了,其实这不是他为自己问的,“总不会请了迈克尔?杰克逊来吧?”

“好像你请不到似的……无非是钱嘛,这种幼稚的问题,不要问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的确不能理解这些追星的心情,一边说,他一边轻声嘀咕一句,“与其追他,还不如追我……起码有实实在在的好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韦明河听不清他的低声嘀咕,禁不住大声问一句。

“我说……春天的北京,风好大啊,”陈太忠懒得跟他计较,“小雅,都说好了,去南宫的宾馆啊。”

“你别跟我装模作样,我就问你一句,能不能把郁菲菲带上,”韦明河也恼了,“你那个文化节,你得请她去。”

“凭什么呢?”陈太忠根本不卖韦处长的面子,其实,这也是哥俩关系好,搁给别人,他都不会给个明确答复,“我请的都是歌手、小品相声什么的,她去算什么?你不会打算……让我排一出话剧出来吧?”

“她本来就是个歌手,”韦明河眼睛一瞪,“《十七岁烟花绽放》,主题歌就是她唱的,我说……你是在宣教部工作吗?”

“我在宣教部工作,也不是说一定要听这种靡靡之音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一句,“好了,到地方了,你是下来,还是走人?”

韦明河自然是选择下车,后面的帕萨特也乖乖地停到院子里,后来陈太忠才知道,郁菲菲的座驾,其实是一辆宝马Z3,不过那车开出去参加派对可以,迎接领导就有点扎眼了。

而偏偏地,韦处长又强调,这是一个必须重视的兄弟,京城里这样那样的太子党,跟我兄弟比起来就是个渣,于是郁菲菲戴个墨镜,开一辆帕萨特去接人——咱就讲个低调了。

车到宾馆,陈太忠才钻出来,南宫毛毛就从大厅里走了出来——他的宾馆本来就不大一丁点,一层楼二十来个房间,上下很方便的。

“咦,你们都很清闲啊,”陈太忠发现苏文馨也跟着走了出来,讶异地发话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,不是说开春是赚钱的好时候吗?”

“钱那么多,怎么挣得完?”苏总微微一笑,“倒是你陈主任事务繁忙,难得来一回,一定要招呼好了。”

“这话我听得心里发虚,”陈太忠也笑着摇头,“总觉得你在盘算宰我一刀……”

几个人一边说笑,一边来到了南宫的会客室,坐下来之后,那郁菲菲才摘下墨镜,确实相貌不错,关键也是会打扮。

苏文馨对这个女人有点好奇,细细打量一下,方始点点头,“这女孩演过什么片子吧?”

“哦,《十七岁烟花绽放》,”韦明河点点头,韦处长的家世和身份要比南宫这帮人高,不过他是个不怎么摆架子的主儿,“苏总给安排个龙套跑一跑?”

“韦少您这说笑了,您的人,我这小公司可养不起,”苏总笑着摇摇头,郁菲菲怕人认出要带墨镜,但是苏总认识的有名演员海了去啦,自然不会把一个小丫头放在心上。

“啧,不给面子啊,”韦明河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却也没因为对方的拒绝而生气,不管哪个圈子,顶级资源总是紧张的,苏文馨自己就在文艺界发展,怎么会轻易接受他的人?

“放着一尊大神你不去找,”苏总也不愿意得罪此人,于是笑着冲陈太忠一努嘴,“后半年,陈主任要搞个文化节,绝对的外国大腕……瑞奇·马丁那种级别的。”

“我就说嘛,你今天怎么这么闲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不会……也惦记着这一块吧?”

“会啊,要不我现在正打麻将呢,”苏文馨见他主动说了,一时间大喜。

自打陈太忠把瑞奇·马丁请来,苏总于总这些在文艺界发展的主儿,登时就注意到了,想要有更好的发展,这也是她们要争取的资源——官场助力是必须的,但并不是唯一的。

遗憾的是,凯瑟琳基本上不搭理她们,说话聊天没问题,但是说到这个就要打住了,肯尼迪小姐的心思,全在公司发展的身上。

苏文馨等人背后也有人,但是用得最顺手的,大多还是文化这个口上的,她们给凯瑟琳的业务提供不了帮助,人家普林斯公司自然也就不会在意她们的需求——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公平的,凯瑟琳在京城无所事事了一年多,早就体会到这些了。

于是,苏总就想通过马小雅来促成此事,可马主播知道,自己说多少,也比不上陈太忠说一句,她就表示,等太忠来了,你们自己跟他说,我帮着敲一敲边鼓就行了。

不过,陈太忠并不介意帮她一把,反正是要人捧场的,自己的熟人,当然要优先照顾了,“那行,我提两点要求,一个是名声要好……这是精神文明建设,还有一个,就是名气要大。”

“但是,你到底能请来谁呢?”苏总抱怨一句,“小雅都不跟我说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,苏总,”马小雅哭笑不得地重申一遍。

“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到外面晃荡一圈之后,回来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嗯,不错,那个小甜甜布兰妮定下来了,其他还在做工作。”

“布兰妮?”苏总和马小雅同时惊呼一声,那郁菲菲眼中更是冒出了炽热的光芒,“七千五百万英镑,签约百事可乐的那个?”

这三位都是文艺圈里的主儿,哪里会不知道布兰妮?简?斯皮尔斯?她现在在全球的影响,还要强过瑞奇·马丁——她唱的可是英文歌,不是西班牙歌。

眼下人气指数能跟她抗衡的,也不过就是麦当娜和杰克逊了,不过她是新鲜热辣的,所以风头暂时还要高过那两位老牌王者。

“这个歌手选得不错,”韦明河也知道此人,他点点头,一脸郑重的样子,“可爱甜美,形象很好,太忠,这符合你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。”

“这得……花不少钱吧?”苏总好半天才回味过来,低声喃喃地嘀咕,她在京城也算得上功成名就的女强人了,但是人家一个代言合同,就十倍于她的身家总和。

七千五百万英镑,按那个时候的汇率,差不多是十一亿人民币——陈大仙人在巴黎大肆洗劫一番,最后也不过是抵押借到了六千万,还因此被弄进了省纪检委。

“花不了多少钱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,然后,他又强调一句,“关键是……这种人是有钱都很难请到的。”

“就知道太忠有办法,”韦明河笑着夸他一句,又看一眼郁菲菲,“看来菲菲这段时间,得多抓一抓英文歌了。”

“你唱你的中国歌就不错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很是为这家伙的见缝插针而不耻,“我办的是中国文化节,不是外国文化节……有几个特邀嘉宾唱外国歌就足够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