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49章 分级体系(下)

按牛冬生的说法,省管干部都是有点底蕴的,他们的家属被发现有绿卡,大不了直接承认,要不然就是废掉绿卡——就算不出国,活得也差不到哪里。

但是市管干部就不一样了,这样的干部,家属敢惦记出国的,基本上都是屁股不怎么干净,他们是最怕人查了——而且跟查省管干部相比,查市管干部的难度并不大。

尤其是下面地市的干部,做事并不怎么瞒人,谁家孩子出国了,拿绿卡了,不怎么怕跟人说——有的人甚至当作一种炫耀的谈资。

大概概括一下就是,下面的干部做事不谨慎,吃相往往又比较差一点,根子又不会很硬,可偏偏地,市管干部比省管干部上升空间要多一点,那么,面对可能到来的干部家属调查表,他们的态度可想而知。

“遭遇抵触是必然的,你怎么知道省里阻力就小?”陈太忠现在整天约谈的,都是厅级干部,最差也是正处,对市管干部,他还真是有点不以为然,“所以先把省里搞好,再搞市里就方便多了……这段时间我过得可不容易。”

他的话很有道理,但是牛冬生对此嗤之以鼻,“没错,省里搞好,市里就好搞了,但是太忠……中央的政策下到地方,还有不灵的呢,人家会变着法儿抵触你。”

我自有我的办法,陈太忠觉得老牛有点多心了,不过转念一想,下面这些人做事,也确实有点百无禁忌的味道,“你是听说什么了?”

“我用听说吗?很多人直接找我了解呢,反正知道咱俩关系的人不少,”牛局长苦笑着回答,“当然,你也别问我都有谁,我只负责跟你反应一下……下面真的有这样的呼声。”

这就是关系太惯了,他不怕直说,许纯良和郑在富都从交通局挣过钱,牛冬生还赞助过绕云科委来凤凰考察的费用……掰扯不开的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好了,我知道了,无所谓的……对了老牛,你儿子的绿卡不要办了,这是为你好,真要办的话,也等你退了休。”

“为我好?”牛冬生若有所思地低声重复一遍,然后他又疑惑地试探一句,“我这基本上上进无望了啊,太忠,你这话是说?”

“别问那么多了,该跟你说的我肯定会说,”陈太忠伸个懒腰站起身来,“好了,肚子饿了,吃饭吧……”

陈某人回凤凰一趟,收获的就是这个不怎么样的消息,仔细考虑一下,他也承认,自己对这个分级体系的建立,有点过于乐观了。

不过,他连省管干部的脑筋都敢动,市管干部算什么?无非就是一帮攒鸡毛凑胆子的主儿——还是那句话,万事就怕认真二字。

飞机到北京,是周日下午四点半,马小雅开着她的宝马车来接机,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,韦明河居然也来了,他站在一辆帕萨特车旁,司机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,虽然戴着一副墨镜,一眼也能看出她很年轻。

“明河你最近很闲?”他走上前打个招呼,“早知道你有空,我就不耽误小雅的时间了,她现在正是上买卖的时候。”

“我只会比她更忙,”韦明河苦笑着一摊手,他是衙内出身,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还不如马小雅——或许专业性差一点,但是出身就比那帮帮闲强多了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就叹口气,“这一开春,跑部的跑部,又有人为换届活动……还不如在下面地方呆着,北京城的事儿确实太多。”

“原来是躲清闲来了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心里却是暗暗地警惕:这有蹊跷啊,明河什么时候开始坐帕萨特了?

“走吧,上马总的宝马车说话,”韦明河嬉皮笑脸地搭着他的肩膀,“我坐首长位,你坐副驾驶……别瞪眼,我是为你好,摸起来方便不是?”

这是玩笑话,陈主任和韦处长都钻进了车后排,马小雅将车打着缓缓起步,后面的帕萨特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陈太忠又是很奇怪地扭头看一眼,这时候,韦明河终于干笑一声,“别看了,就是为了这个美女,她想结识你一下,求交往呢。”

“少跟我扯淡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知道明河嘴上没把门的,才不会把这话当真,“我很专情的,小雅已经充满了我的心扉,再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了。”

“太忠,你俩说话,别捎带我行不行?”马小雅双手开着车,耳朵却是空闲的,她哭笑不得地插话。

“我还就要捎带你,”韦明河笑着接口,“马总,你可是答应了,要帮我牵线的。”

“咦?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”陈太忠是真的有点搞不懂了,他狐疑地看两人一眼,“我怎么有种感觉……我的墙角有点危险?”

“哈,”韦明河干笑一声,倒是马小雅接口了,“太忠,那个女人,真的是专程来见你的,她就是《十七岁烟花绽放》的女主角郁菲菲。”

“没听说过,”陈太忠摇摇头,其实做为宣教部的干部,他是听说过这个电视剧的,这个片子在这两年有点小轰动,不过一干俊男美女都有点非主流,不符合主旋律,后来被禁了。

所以知道这个片子的人不算少,但是没几个台播过,陈主任也没看过这个片子,“不过这个开车的女人……二十七岁也不止了吧?”

“太忠你这才是的,她就是二十七岁,”韦明河不满意地哼一声,接着眉毛耸动一下,“好了,直说了吧,这是我的新马子,找你要个龙套。”

“这事儿你得找高云风,我手上没电视剧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……明河你这主意,打错对象了。”

“谁说的?我说的是你在筹办的文化节,”韦明河冷哼一声……

陈太忠在天南筹办的春节联欢晚会,引起了太多人的关注,虽然筹备的水平不高,也过于仓促,但是不管怎么说,大家都认为,张罗此事的人能量绝对不可低估。

谁在张罗?略略一打听,众人就知道了——娱乐圈里根本就没有秘密,敢情是天南出现了一个陈姓的大能,十天之内,不但敲定了瑞奇·马丁的中国之行,而且还成行了。

而作为陪客的凯特·温斯莱特,那也是鼎鼎大名的,就算凯特最近的荧幕生涯不是很顺畅,但是露丝往中国演艺圈的名人面前一站,谁敢说自己的知名度比得上对方?

所以天南要搞的这个文化节,有不少圈内人在默默地关注,这个郁菲菲拍了一部小有名气的电视剧,按说也能小火一把,但遗憾的是,该剧被封了。

她需要打个翻身仗,起码是要保持热度,而她的经纪人,就注意到了这个契机——看起来,这个话题很少有人提及,但是真正的圈内人,对天南陈主任的评价极高。

所以她找上了韦明河——粉红地公关了一下,韦主任不怕支出费用,但是人家不要,他又不好吃干抹净提起裤子就走,就去找马小雅商议。

马主播靠上了陈太忠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而瑞奇·马丁能来,据说凯瑟琳在里面出了不小的作用,而凯瑟琳可能是陈太忠的床上腻友,同时……马小雅跟她关系不错。

这样乱七八糟的信息,总是很多,但是真正的局内人,知道什么信息是可信的,什么信息是应该过滤掉的。

韦明河没管住裤裆,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,他听人说了这些事情之后,一分析之后就明白了,半年后的天南文化节,规格不会比天南春节联欢晚会低了。

那就要个龙套吧,能挣多少钱的,那无所谓啦,他没觉得是多大的事情,于是去找马小雅,不成想马主播告诉他,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。

你不是跟凯瑟琳的关系也不错吗?韦明河有点愕然,传说中,你俩吃香蕉……皮儿都不带洗的,直接就你一口我一口了。

是啊,我跟凯瑟琳关系不错,马小雅很直接地表示,但是这个文化节,天南在筹办,你找我意思不大,还是找太忠吧。

就是因为这么个原因,韦明河今天来接机了,“我平时也不捧什么人,碰上对眼的了,也是命里的克星,太忠你帮着招呼一下吧。”

“你倒是对我有信心,但是我能请来什么人,自己还不知道呢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别听小马吹牛。”

“拉倒吧,大家都是国家干部,你忽悠得了小马,忽悠不了我,”韦明河冷笑一声,“只冲着这个文化节的准备比春晚还充分,你一定能请来够级别的……马小雅跟谁都没说,这不是她不知道,她是怕麻烦,这个我懂。”

“太忠,他这是自己想的,我可是真不知道,”马小雅一边开车,一边回答,“而且不想去跟凯瑟琳打听,确实是怕麻烦。”

“还真是这么回事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哥们儿都不想打听呢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