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47章 恫吓(下)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拿过稿子随意看两眼,就放到了桌上,比看报纸的时间快得多——事实上,他看报纸并不是要侮辱对方,他要通过这个,了解对方的心态。

按说,如何对待项富强,大家都已经商量好了,他无须再惺惺作态,此人的前途跟刘建章一样,早已注定——哪怕是杜毅明确表态,不支持“裸官不得出任一把手”的建议,邓健东不得不偃旗息鼓,可项富强也逃不过许书记的毒手。

然而,陈太忠不这么想,他是个完美主义者,而且官场里的变数,也真的是太多了一点,所以他打算在临走之前,跟项富强把事情敲定。

而项董对他肆无忌惮地“学习”的态度,一定程度上,反应出了其心理。

这么下来,陈太忠就知道该怎么照方抓药了——这是一个谨慎而隐忍的家伙,他轻喟一声,“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的严重性。”

“我……我意识到了,”听到这话,项富强的牙都是恨得痒痒的,没意识到的话,我能容忍你个处级干部在我面前学习吗?“我放松了对家属的教育和监督,给组织的管理带来了不便,严重地……严重地辜负了党和领导对我的信赖,给组织脸上抹黑了。”

这个份量真的不算轻了,有些话他在检查上都没写,只不过他觉得眼下的气势有点怪异,于是就加大自己的检讨力度。

“岂止是抹黑?文明办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,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重要性,你别说你不知道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结果还真就有这么多人,抱着侥幸心理试图蒙混过关。”

“但是我不是,我如实地填写了女儿的情况,”项富强必然要狡辩到底,这是死无对证的事情,“只是工作太忙了,一时的疏忽。”

“你当然不是了,你的问题更严重……真正意义上的裸官,”陈太忠抬手一指他,“你别这么看我,我知道你很配合文明办的工作,但是!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上面的首长说的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指一指天花板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恭喜……你很荣幸地被某些大人物注意到了。”

项富强的脸色在瞬间就变得刷白,就算他做足了心理准备,也承受不了“被上面注意到”的消息——他有自己的底蕴,在天南能奈何得了他的,真没几个人,但是说到上面的话……不客气地说一句,正经的大能人物,捏他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,只要有合适的理由。

而“裸官”——这就是个不错的理由,虽然对裸官没有任何强制性的条例,但这个现象是不被鼓励的,类似情况下被大人物盯上,他也只能静待自己“被解释”了。

“陈主任,我一直很配合文明办的工作,”项董沉默好半天,才轻轻地吸一口凉气,“既然彼此合作很愉快……您能透露一下,是哪些首长对我不满吗?”

你的脸皮也真够厚的,跟文明办“合作愉快”?陈太忠真是有点骂娘的冲动了,他微微一笑,“你确定想知道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面对这个问题,项富强再次犹豫了,有些东西可以伪作不知,但是真的知道了,后悔也就晚了——这是“知道不如不知道”的另一个版本。

说白了,还是陈太忠往日的威名太盛,搁给别的处级干部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项总多半是要嗤之以鼻,但是这话出自眼皮驳杂无比的陈主任之口,那就需要细细地掂量。

“那我就不问了,等着首长指示……这样好不好?”本质上讲,项富强这话,还是试探的味道多一点,不但试探首长的意思,也试探陈主任的意思。

“等首长指示,你早惨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你要是有路子,去跟许绍辉打听一下,问昨天晚上有没有人跟他提你的名字,好吧?”

“许绍辉?”项富强听得就是两眼一直,就算知道别人,省里这几个主要领导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紧接着,他竟然浑身哆嗦了起来。

“陈主任,我是积极配合文明办工作的啊,”他直着嗓子尖叫一声,然后迅疾地站起身,紧走几步来到办公桌前,一伸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捉住了陈主任的手,“您得帮我解释,我真的是一时疏忽了。”

“你要是这个态度,那么……请出去,”陈太忠抬起手向下一劈,手掌如刀,并立的诸多指尖指向门口,“我宁可跟明白人打一架,不跟糊涂人说句话。”

“好吧,我错了,”项富强也是堂堂的正厅级干部,情商什么的差不了,想一想刚才陈主任吩咐人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,又晾了自己十分钟,他哪里还想不到,对方有意看自己的态度,以决定取舍?

所以他很干脆地承认错误,左右是四下无人,这也说不上丢人不丢人了,“您有什么指示?能配合的,我绝对配合。”

“你必须配合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说发话,声音很轻,但那是不容拒绝的味道。

“好的,我绝对配合,这没问题,”项富强点点头,心说我先看你说什么,配合不配合的……那就要再说了。

“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约谈,已经展开了,效果很明显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打着官腔发话,“但是有一些异议,也是难免的。”

“是这样的,这个调查表,有深远的意义……经过反思,我就觉得自己忽视了这一点,这是非常错误的,也是不可原谅的,文明办三令五申强调过的,”项富强点头。

他无意纠结于这个环节,什么事情有意义无意义,还不是在领导说?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他别无选择,“有异议的同志,是教训不够深刻,没有体会咱文明办文件的精神。”

“但是,我不想让有异议的同志再增加误会,你明白吧?”陈太忠微笑着发问。

“我明白,不过……未必是正确地理解了省委精神,请您指示,”项富强点点头,非常谦恭的样子,都被许绍辉盯上了,他哪里还敢摆正厅的架子?

“我不想搞得那么血淋淋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所以项总,你好自为之,配合一下。”

这是他今天谈话的真正目的,文明办提出对项富强的处理建议,组织部那边是要批复的,这些环节都没有问题了,但是还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——项富强负隅顽抗怎么办?

这个可能性真的不小,毕竟是那么大个企业的一把手,要是没点资本,十有八九早就被人拿下了,项总要是想不通,事情办得磕磕绊绊的,就没意思了。

对文明办来说,这一仗必须打得漂亮迅疾——漂亮涉及到能力,是威慑;而迅疾说的是效率,目前的文明办,没工夫顾及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,最该讲的是一击致命。

“你不想增加误会啊,能理解,”项富强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琢磨,如果陈太忠提的要求过分,我就要考虑人为地增加一点误会——你怕这个嘛。

“我敢跟你说这个话,就不怕你跟我捣那个蛋,”陈太忠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,他冷冷一哼,“你可以试着挑拨一下,后果自负……我今天要跟你说的是,这个天化的老总,你不合适再干下去了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有意顿一顿,想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,不过看到项富强面无表情,他就继续说,“所以现在呢,给你一个体面退出的机会……直说了吧,这是我争取来的。”

“是你……争取来的?”项富强沉吟好一阵,才艰涩地发问。

“没错,我不想加深别的干部的恐慌,”陈太忠点点头,干事情嘛,适当地说点夸大的话,是工作需要,而且他确实具备搞下去项董事长的能力——如果不考虑别人的观感的话。

说白了,他是虚言恫吓,但是现在这种复杂环境下,确实是最好的选择,连恐吓都是为了对方着想,他很干脆地指出这一点,“对你而言,是难得的全身而退的机会。”

项富强登时就不作声了,陈主任关上门之后的这一系列组合拳,打得他眼花缭乱,先是说有大佬关注了,又说我为了工作,要放你一马,但是你想保住自己的位子,恐怕很难。

这些真真假假,他真的有点难以辨别,不过在陈太忠想来,这些手段应该会有效的,信息不对称嘛——以往你们欺负老百姓跟干部信息不对称,我现在就欺负你跟我信息不对称。

事实证明,他的猜测是正确的,项富强沉吟许久,终于艰涩地发问,“要我自动请辞……跟江川一样?”

嘿,没想到你连江川的事情也一清二楚,这就更省下哥们儿的口舌了,陈太忠微微一笑,缓缓地摇摇头,“那怎么可能呢?我不会让你主动请辞的,这样的话,跟上面的首长交待不过去,我保下你来,是很不容易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