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44章 各种风(上)

第二天是周四,刚上班,陈太忠就来到了稽查办,他找到罗克敌,“老罗,项富强那边,有什么消息没有?”

“没有,我正要去跟你汇报,”罗主任摇摇头,他很不满意地发话,“一个电话就能了解清楚的事情,从昨天中午到今天早晨,什么样的时差也都熬过去了吧?”

“给他打电话,态度再这么不端正,咱们就不客气了,”陈主任做出了指示。

不多时,罗主任来到了他的办公室,“领导,项富强承认了,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有绿卡,还说正在写检查,本周就交过来。”

“这家伙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”陈太忠哼一声,站起了身子,项董事长这种试探的行为,让他非常地不爽,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?

接下来,陈主任要去的是组织部,九点之前,各部委也都在忙自家的内务,他来到邓健东门口的时候,邓部长的秘书认出了他,于是走上前轻声发问,“陈主任,你的事儿,一两句话能不能说完?”

“说不完,”陈太忠摇头,他也知道对方问话的意思,“你先安排部里的人,我可以等一等,不着急。”

不成想,他这一等就等到了九点十分,在他等待的时候,来来往往的人真的不少,有组织部的也有外面的,当然,他看到别人的时候,别人也就看到他了。

这就是省委的办事效率,有空闲的时候,忙起来也真的忙,陈太忠走进去的时候,他身后还排着四个外单位的人。

“坐,什么事儿?”邓健东坐在办公桌后面,很干脆地发问,两人不常打交道,但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,没必要客套。

陈太忠将自己昨天遇到的事情说一遍,又将自己的设想说一遍,“……我们文明办有意把项富强的事情反应给您,希望组织部能出面,要他辞职,同时可以借这个现象,探讨一下裸官该不该任一把手。”

邓健东听完之后,也不作声,他抽出一根烟来点上,慢悠悠地喷云吐雾,直到一根烟抽了大半,他才轻喟一声,“年轻真好啊……你还没跟潘部长反应这个情况吧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知道老邓为什么这么问,“主要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,先来找您请示一下,您要是能肯定的话,我就可以汇报给部长了。”

“你一次一次地跑过来吹风,胆子真不小,”邓健东摇摇头,不过听他的声音,倒也没有多少恼怒,“这涉及干部任用的原则,组织部主动提,不合适。”

那就是可以被动地提?陈太忠琢磨一下这个味道,又试探着发问,“不是组织部主动提,是我们文明办提出来的。”

“到目前为止,你们文明办也才是个副厅单位,”邓健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接着直接瞬移走了,“据说曹福泉最近很关注文明办的工作?”

要办公厅来提?陈太忠的脸上的笑容,登时就僵在了那里,当然,他知道邓部长指的并不是曹秘书长,而是秘书长背后的杜毅——真正管官帽子的是省委书记,他这个组织部长撇开书记这么搞,那是天大的忌讳。

好半天之后,陈太忠才无奈地叹口气,“杜书记对文明办的工作,一直不是很关心。”

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!邓健东也颇为佩服这家伙的胆子,要知道,在蒙艺走后,他对杜毅的工作也很支持——做为组织部正职,邓部长干完这一届,下一届的位置,必然要变动,所以他没必要跟杜书记拧劲儿。

不过他对陈太忠的冲劲儿,也没有什么反感,有些事情,是必须有人出面去做的,于是他微微摇头,“我说的是曹福泉,明白吗?”

“光是曹秘书长答应了,没用吧?”陈太忠是真不待见曹福泉插手文明办的事。

“对我来说,知道他答应就够了,”邓健东不动声色地回答,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,只要曹秘书长答应,我就敢认为是杜书记答应了——堂堂的省委常委,这点胆子他还是有的。

事实上,他这个答案也符合普通人的认知,要知道曹福泉可是杜毅一手提拔起来的,秘书长答应了的事情,那就是杜书记答应了的。

哪怕杜毅并不赞成曹福泉的决定,他也不可能露头表示——以省委书记之尊,居然驾驭不了自己提拔起来的秘书长,那得是怎样的一种笑话?

陈太忠听得很明白,他也没为邓健东的态度而惊讶,省委常委就该有这样的底气,不过,想到此事又要过一次办公厅,他心里就腻歪,于是他又问一句,“如果曹福泉不答应呢?”

“他不答应……”邓书记略略停顿一下,才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他不支持,我也可以支持……工作中各执己见和求同存异,这都非常正常。”

我靠,老邓你也挺牛啊,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邓健东这么有骨气,然后,他才猛地想到一个可能,“您的意思是说……得先让他们知道?”

“能笨到你这种程度的,真的不多,”邓健东哑然失笑,接着扬一扬下巴,“好了,去吧,我的态度你已经完全明白了……杜书记要亲口反对的话,你还得自己想办法。”

哥们儿很笨吗?陈太忠走出组织部,心里兀自是愤愤不平,然而,相比邓健东在半支烟的时间内,就对如此重大的事情做出取舍的行为来说,他确实……表现得不尽如人意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趟组织部之行还是有收获的,邓部长是打算支持这个建议了——无论曹福泉那边是什么反应,老邓只是强调一点:这件事得先让杜毅方的人表态。

说白了这还是个程序问题,干部任用的原则上,组织部长不能跟省委书记抢着表态,但若是双方有不同见解,邓部长却可以据理力争——这是那个位置赋予他的权力。

当然,邓健东也说了……扛一扛曹福泉我没问题,惹出杜毅来,那小陈你好自为之——其实,这话虽然合理,也未必是真的,假做真来真亦假。

把思绪捋顺,陈太忠就来到了秦连成的办公室,“老主任,昨天我去了许书记家一趟。”

“嗯,”秦连成点点头,“这个我知道……刚才你不在,是去找邓健东了?”

老秦有点生我的气,陈太忠感觉出来了,秦主任堂堂一正厅干部,居然关心他去找谁,而且还指明这一点,那明显就是表示——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。

但是!在官场里,这种示意真的很幼稚,知道的人通常不说,不知道的人才会乱说,知道的人……他又说了,这只能用幼稚来形容。

秦连成幼稚吗?绝对不可能,那就是说明了一点,秦主任对某人背着自己上蹿下跳,有一点点不满意:你俩说了什么我都清楚——找别人也就算了,找许绍辉居然不跟我商量一下?

想做点事儿,真难啊!反应过来这一点,陈主任也只能心里苦笑了,老主任,我跟你这么久了,你吃这种飞醋,有意思吗?

我肯定可以通过你传递这个消息,但是……我是真的想促成此事,多出你这么一个环节,就是多出了一份变数,不是吹牛,比扛压力的话,你是要差一点。

哥们儿只是不想把精力都浪费在这种请示来请示去的程序上,并不是眼里没有老主任。

想是这么想,但是他还不能这么说,于是他微微一笑,拿出一套说辞,“昨天林震表示出了对项富强的不满,而且他的不满我很赞同,当时我就想给北京打电话的,后来想一想,还是先找许书记请示一下吧。”

“然后许书记要我晚上去他家,由于我情绪有点激动,忘了跟您请示,我这……年轻人,还是不够稳重,老主任你也知道,请您谅解。”

老主任,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我跟你不是一个阵营的,遇事儿首先想的是黄家,咱们只是盟友,我不可能跟你抢许绍辉的资源,斤斤计较这个,你没必要啊。

“小陈你这么说,就见外了,”秦连成哈地笑一声,接着就摇摇头,要说他不计较,那真的是假的,昨天小陈从许书记家离开之后,许书记就给他打了电话——许绍辉非常确定,陈太忠没过秦连成这一关,否则不会是如此行事。

秦主任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,心里真的是有点说不出的味道,他相信小陈是无心的,那厮就是个二愣子,但是……心结难过啊。

可是现在听到这么个解释,他心里就舒坦多了,“我知道的性子,这肯定是去找邓健东了,一点都沉不住气……我是想问,谈得怎么样?”

“哎呀,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说,他自己就是抵触曹福泉最厉害的主儿——没有之一,现在却是接到一个必须要跟办公厅合作的指示,他真的是羞于启齿。

但是就算再羞于启齿,他来秦主任这里,就是请示该做出什么反应的,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表示,邓部长说了,愿意支持咱们,但是那个啥……过一道曹福泉比较好。

不管曹福泉同意不同意,咱们先把风吹一下,就是个负责的态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