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42章 裸官(上)

相对吴林来说,罗克敌他们约谈的对象要好打交道一点,这个人前文提过,是天化集团的董事长项富强,虽然也是正厅,却是企业的正厅。

尤为关键的是,项董事长的家属材料,陈主任已经收集到了,他有项富强妻子和儿女的名字,然后再托有关的人在澳大利亚移民局问一下,就打听出来了。

这真的是很简单的事情,想要查某人有没有绿卡,最难判断的是,此人用真身份还是假身份办的绿卡,以及此人是获得了哪个国家的绿卡——搞不清楚这些,还真不好查。

搞清楚这些的话,驻外的大使馆跟该国移民局了解一下,就都有了,封锁办卡人身份和来历的,是那些中介公司,他们必须向客户标榜自己的安全,但移民局才不管那些。

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,那些移民局甚至会主动配合调查——绿卡持有者在国外的收入,存在税率补足的问题。

而陈太忠在北京那边,还是很有点人脉的,所以他很快就拿到了相关资料。

同样地,项富强一开始也不承认儿子和老婆有了绿卡,他表示说我女儿的绿卡,我根本没有隐瞒组织,那么我可能隐瞒妻儿的绿卡吗?

罗克敌他们也有恶趣味,尤其是大家最近约谈了不少厅级干部,胆量也大了不少,就说我们能把你叫过来谈话,肯定是掌握了某些情况,你不要自误。

项董事长当然要负隅顽抗,事实上,由于主动填写了女儿有绿卡,他不怕面临最坏的情况,了不得就是被蒙蔽,所以他甚至表示,你们把掌握的情况给我看一下,要真是那么回事的话,我向组织检讨。

当然,当他拿过来材料的时候,马上就表示出了该有的震惊,然后就表态说,我真不知情……现在马上就回去查,如果属实,我就给文明办递检讨。

这个态度,按说还是很端正的,但是项富强这种“混得过去就混,混不过去就认”的表现,还是让很多同志心生不满。

林震就非常不高兴,他是组织部出来的,最是看重组织的权威,于是他找到陈太忠抱怨,“这个项富强,利用规则这么搞,实在是太无耻了……反正报上来一个,其他的,你查不到就过去了,查得到,他也不会太被动,真当咱们是傻瓜了。”

“所以说,这世界上就没有傻瓜,”陈太忠笑一笑,林主任的正义感,他还是很欣赏的,“咱想推行个新政策,那是要多难有多难,但是新政策一推出来,下面的新对策马上蜂拥而至,尤其,咱们涉及的是官帽子……也是逼得他们八仙过海。”

“这个项富强这样处理,真的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,而且,这是开了一个很坏的头啊,”林震看问题,也有他独特的眼光,“为什么他被免责?因为他已经登记了一张绿卡……”

“这个情况要是看在其他干部眼里,他们会怎么想?家里只办一张绿卡,不安全啊,要多办几张才好——以前还是太小心了,陈主任,这等于是变相鼓励干部家属多办绿卡,不是咱们想要的结果吧?”

“你的怪话还真多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林主任说的这话有道理没有?确实有那么一点点,但是要说起来,还是小林心里那一点怨气使然,所以就要危言耸听以泄愤。

然而,笑到一半的时候,他猛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裸官,相较其他干部只有子女或者配偶得了绿卡,此人却是孤身一人在国内做官——哪个危害会更大?

更别说,就像科技厅厅长关正实说的那样,部分干部子女——尤其是科教系统的,不少人出国还真的是为了求学,所以科技厅的干部,对这个调查表的意见特别大。

干部子女出国求学,就要经受登记造册审核;而那些真正的裸官,反倒是能使出丢车保帅的招数,拿一个人出来应付差事,应付不过去才又加其他人,却还不会被深究。

两者相比较,是何等的不公?陈太忠隐隐有种感觉,自己若是处理不好这么一环,将来别人说起来,这又是一起用来佐证“体制僵化”的事件。

“不过这个裸官现象,你提得不错,”他点一点头,“这样的领导干部,确实让人无法放心使用,这个项富强,必须要动一动了,他要为自己纵容家人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

这是第一次,陈主任发出了如此血淋淋的宣言,虽然此前,有江川和展涛两个正厅级干部因为这个调查表而落马,副厅以下的干部更是不可计数,但那都是调查表衍生出的边缘效应或者说连锁反应,更有的纯粹就是打一个幌子——江川的下台,跟调查表就没一点关系。

迄今为止,还没有一个干部,是单单因为调查表不符合实际情况而落马的,一个都没有——落马的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客观原因,没落马的,也是有这样那样的主观原因。

干部们都知道,因为调查表的事情,落马的人并不少,但从表象上讲,没有一个干部是因为填表填出问题后,文明办直接以这个借口逼宫,要求省委必须调整某人。

主流和边缘差在哪里?就差在这里——职能有没有被大家认可,有没有决断能力?

被纪检委捉了把柄,或者被组织部查出漏洞,这都是能摆在场面上说话的。但是文明办摆不上来,就算他们被诸多人私下认可,但是摆不上台面就是摆不上。

不怕说句更诛心的话——陈太忠若是离开了,文明办……嘿,还是以前那个文明办。

这是事实,但是同时,也没有谁有能力改变,就算是陈太忠本人,也要考虑大家的接受能力,一个边缘的部门,一夜之间变得强势无比,还想被众多人接受,真的很难——若是蒙老板还在天南的话,倒是能尝试一下。

所以文明办前期的工作,噱头不少,实打实的东西却是不多,就算某人怀揣外挂,战斗力爆表,但那些业绩,实在不方便算到文明办头上——陈太忠本人在文明办行事,都务求低调,当然,他不是害怕什么,他只是不想自己所做的事情受到太多掣肘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文明办最近虽然风生水起,但终究还是缺少官方的、权威的认可。

陈太忠觉得,这个时候就该适当展露一下肌肉了,官场里低调是必须的,但是一直低调,难免会受到别人的轻慢,你得选个合适的时机,让别人也看得到你的牙齿。

他想露牙,但是林震不太能理解,林主任今天过来,纯粹是抱怨来了,也没想着真能得到什么答复,听到这样的话,他禁不住讶异地问一句,“但是咱们文明办,有什么权力动别人?项富强这个级别的干部,我们邓老大想动他,也要找个合适的理由。”

邓健东这省委组织部长,想动个企业正厅是有点难度的,而且天南化工这个企业,一直是省里的重点扶持对象,目前的化工行业不像前几年那么寒酸了,基本上都能获得倾斜性的政策支持。

要知道,就在七八年前,化工企业还是国家重点牺牲的对象之一——以前打上过一批项目,重复建设和设备老化得太厉害,然而同时,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牺牲,然后大家才知道,在国际市场上买化肥,是多么坑爹的一件事情,中国人,买啥啥涨。

这些话又扯得远了,反正一句话,项富强这个人,虽然只是企业的正厅,但是这个企业正当红,价值四十多亿的六十万吨乙烯项目是在建之中,接下来还有合成氨,动个这样的干部就很难了,更别说带着项目的干部。

“说动他就动他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意味深长地看着组织部里的年轻人,“你们组织部没权力直接动,但是……我要是提建议呢?”

“那当然好了,”林震点点头,不过他终究是年轻人,心里藏不住事儿,同时也想跟领导显示一下自己的见识,于是他婉转地表示,“这个建议,一定要有说服力,那我递上去的时候,也会少很多阻碍,我们组织部里,很多人做事都很僵化。”

我说了一定要通过你递吗?陈太忠再次地无言了,不过小林这个话,讲得也很有水平,有了这话,他想绕弯都有点不好意思——你小子这是挤兑我吧?

但是看着林震欣喜的样子,他又不想把自己的下属猜测得如此不堪,要不说这中国的语言,拥有独特的魅力呢?确实如此吖——也不知道林震是真的无意,还是有心。

不过,这也是些毛毛雨的问题,他决定不追究细节,而是直接掀开底牌,“我的理由很简单,项富强做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裸官,已经不合适再做天化一把手了。”

“只是因为……他是裸官?”林震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领导,“这是您的理由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