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41章 初次配合(下)

“离开组织的话,我说话还会有人听吗?”吴林冷笑着回答,“陈主任,你这个激将法,有点太幼稚了。”

“你既然舍不得离开组织,还要骂这个体制,我总觉得,你比我还要幼稚!”

面对这个问题,陈太忠正色回答,“你已经是既得利益阶层,还要骂这个组织,我真的觉得,组织的流程出了问题……端起碗来吃饭,放下筷子骂娘,还是这么理直气壮。”

顿得一顿之后,他微微一笑,“组织里,怎么就能出现你们这么一群王八蛋呢?”

“夏虫不可语冰,”非常奇怪的是,吴书记面对这样的侮辱,他并没有掩面而走,只是很不屑地笑一笑,“陈主任,你也就是这样的素质了,没命地维护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……坐井观天,真的很可笑。”

“那我不坐井观天,只要求省委考虑,你是不是合适继续呆在这个位子上,这总可以吧?”陈太忠发起泼来,还记得怕谁?他冷笑一声,“反正听起来,你不是很稀罕这个党组书记的位置……不够民主,是吧?”

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赖啊?一时间,吴林有点无语了,然而就是那句话了,话赶话没好话,他心一横,拍案而起,“我就是不稀罕这个位子,你把我弄下来好了。”

“弄下来你?你想得美,”陈太忠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他能理解对方的心态,“你是不是觉得,自己经济上没什么问题,就是理直气壮了?”

这年头就是有这样的干部,虽然不多,但是确实有,他们觉得自己经济上清白,就一切都清白了,具体到眼下这个案例,最是能说明问题。

吴书记敢跟省里的人这么叫板,肯定有他的仗恃,起码在操守上,他不会有任何的心虚,这是可以预见的,所以陈太忠能断定,此人的经济不怕查——至于说他女儿到国外的钱,堂堂的天大书记,这点费用,私人也能解决的。

“嘿,我作风上也没什么问题,”吴林冷笑一声,国内官场,可不就是这点事儿吗?你查不了我的经济,就查我的作风——当然,这些其实都是幌子。

“啥问题没有,你也可以下的,”陈太忠狞笑着回答,“吴书记,你都知道了,咱国内就是官本位的,我看你不顺眼,就要让你下。”

“嘿,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,”吴林冷冷地一笑,“我就是中国民主政治改革道路上的先驱,不过这个结果,我不后悔。”

“嘿,我还就是要让你后悔,”陈太忠恶心人的本事,真的是一等一的,“我不但要弄下来你,还要通过媒体告诉大家,有些干部,早就是外黄内白的香蕉人了……你们在绑架民意,你自己知道,你没有自己说的那么高尚。”

“我高尚与否,跟你没有关系,”吴书记正色回答,“就算你认为某些人卑劣,他们也有权利保护自己的隐私。”

“那你应该主动请辞,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对官本位的失望,我正好还省事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要说恶心人的话,谁能比他更多?“你现在的位置,不说岗位级别,好歹也是占了事业编制……何必恋栈不去?”

这句话就太恶毒了,好悬没逼得吴林一口血喷出去,他之所以一开始就乱填调查表,就是对官场里这一套走形式的东西很不感兴趣,相当于是无声的抗议了,反正他都五十八岁了,再有两年原地退休是必然的。

再后来,文明办摆出不依不饶的架势,这个表也越炒越厉害,这个时候,吴书记多少有点后悔自己的孟浪,不过他跟陈洁说得上话,又是无欲无求,倒也不怎么害怕。

等到前一阵约谈干部的消息传出,吴林更是横下一条心了,他倒不是想骗廷杖博名声,实在是他对这个隐私被侵犯,确实非常不满——这里面掺杂了一点个人情绪,就是他这个党委书记的大权空落了。

天南大学现在挺火爆,但是招生什么的权力,全集中在校长手里,吴书记虽然在人事上还能说一说话,但是校长根本不理会他——这年头,连党的领导都不要了,还说什么干部家属的经商和绿卡?

但是陈太忠绕来绕去,最后要他主动辞职,他怎么肯答应?而且那厮嘴皮子太过灵光,说得他想掩面而走——其实,还是皮袍下的小露出来了。

跟别的处级干部谈话,吴林可以摆一摆老资格,也可以不讲理一点,但是跟面前这厮说话,他还真没这个底气,一来是这家伙出名的心狠手辣,二来就是……这家伙比他还不讲理,并且不怕表现出来。

当着一大堆人的面,张口闭口就是我要弄你下台——这可是在省委,不是在什么乡政府镇党委之类的地方。

不止是吴书记,就连一边坐着的沈百嘉,听得都有点眼直,陈太忠的嚣张他早有了解,但是也想不到,能嚣张到这一步。

“你是要我辞职?”吴林终于发问了,不过他的声音不再洪亮。

“沈处长,你看到了吧?”陈太忠不正面回答,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权力要求正厅的干部辞职,他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沈百嘉,“有人就是用这样的态度,对待组织调查和干部约谈的。”

“吴林同志,我认为你这个态度很不端正,”沈处长终于发话,他是得了李沂蒙的机宜来的——做为正处级的副处长,他跟李处长的关系很一般,但是这样的场合下,他要掉链子,那就是丢了秘书长的脸,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。

所以他的措辞也相当强硬,不过,他绝对不会完全跟着陈太忠的脚步走,办公厅这次派大家来文明办,是刷存在感的。

眼下,既然陈主任给了他一个说话的机会,那他就不客气,“你是老同志了,希望你能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,尽快地改正自己的错误。”

其实,沈处长这话,才是真正的跟厅级干部约谈的态度,跟他相比,陈主任的手段未免有点过于简单直接和粗暴了。

但是偏偏是这句话,给了羞刀难入鞘的吴林一个台阶,吴书记堂堂的正厅,被一个小正处挤兑成这样,还真是想拼一个鱼死网破,不图别的,只为一口气也罢。

然而眼下有了这个台阶,他就有机会就坡下驴,当然,这是不是对方红脸白脸的双簧,他就无意去计较了,正经是这沈百嘉身后,可是还站着曹福泉——日报上说了,秘书长很重视文明办的工作,惊动曹秘书长的话,陈洁也保不了他。

“我只是单纯地反对各种形式主义,”吴书记叹口气,“好吧,我该做些什么?”

嗯?陈太忠很不满意地侧头看一眼沈百嘉,心说我浪费半天唾沫星子,最后倒是你来做人情,就知道你们是摘桃子的。

不过说良心话,虽然他非常看不惯吴书记的错误立场,更不耻其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行为,可是他也没有一棒子将人打死的意思,有这样的结果,他也可以满意了。

“补报一下,也就行了,”沈百嘉果然当仁不让,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主任,吴林也是老同志了……您看?”

“大龙,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李大龙,这可不是他有意威胁吴林,而是这约谈就分了两组,罗克敌和林震一组,李大龙自然就跟他一组了。

李主任见状,知道领导不满意这个结果,他也有点不服气,心说你信息处的副处长,怎么就敢做了我们文明办的主呢?

反正他的底气也足,背靠陈主任,头上还有纪检委这块大招牌,倒也不怕这沈百嘉,“吴林同志,你补报完了之后,请在周五上午去省纪检委监察四室,做个简单的情况说明,文字材料也要准备上。”

“省纪检委?”吴书记听得嘴角抽动一下,他可以倚老卖老,但是听到这四个字,腿脚不哆嗦的主儿,还真的不多——就算他再标榜自己经济没问题,可是普通的人情往来还是有的,只要有人愿意查,没问题也能查出问题来。

“太忠,没必要吧?”他皱一皱眉头,轻叹一口气,他跟陈洁交好,哪里不知道陈主任也跟她交好?这时候他真的不得不软了,连“太忠”都叫出来了——我跟你有渊源的。

“本来是没必要,写一份检讨就行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扭头看李大龙一眼,“但是我既然让李主任决定,那么,他的建议我是一定要支持的……领导朝令夕改随便插手,下面的工作就不好干。”

沈百嘉的眼皮下垂,心里却是暗恨:你推一个小副处出来,就是为了扫我们信息处甚至办公厅的面子,但是你有必要说出来吗?

李大龙却是心怀大畅,跟着头儿干就是好,他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吴林同志,就是一个简单的情况说明——自我反省一下就行,就事论事的,你不要多想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