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40章 初次配合(上)

李沂蒙并不是一个情感外露型的主儿,但是跟陈太忠谈话,他却是态度非常明确,不同意的事情绝对要据理力争,不搞那些什么模糊的暗示。

这就是领导的风格决定下面人的风格,曹福泉工作作风硬朗直白,别人多少也要受到点影响,更别说李处长知道,自家的老板和老板的老板,跟陈太忠尿不到一个壶里。

那么他必然要干脆果决地跟对方划清界限,合作是合作,但那只是工作,更别说陈某人不讲理的声名在外,他若是表述含糊,导致被对方利用,到时候怕是连辩解的机会也不会有。

陈太忠却是被他折腾得有点疑惑,心说我没听说李沂蒙是这么个人啊——在省委里,类似的行事风格,就只能用另类来形容,而干部一旦另类,名声很容易传出去的。

陈主任没想到的是,李处长在离开文明办之后,也是长出一口气,“这陈太忠的脾气,真是有这么臭,幸亏我早做了准备,不用自己过来……按照传言,我这么跟他说话,他应该不会记在心上吧?”

敢情,曹福泉给信息处安排工作的时候,说的是“这件工作,要做为信息处上半年的首要大事来抓”,按照正常的官场逻辑,就该是李沂蒙亲自出面。

但是李处长真的不想掺乎进来,这陈太忠简直就是个太岁,谁沾上谁倒霉,他才不想为这点小事葬送了自己的前途。

所以,他就决定派两个副处长过来,自己是绝对不过来,秘书长在省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以前就是办公室主任,所以李沂蒙对他的脾气并不陌生。

领导是耿直了点,但是他注重的是效率,在没有明言的前提下,事情办好就行了,是不是李处长亲力亲为的,这个并不重要。

其实,就算他不到场,两个副处长也够稽查办咋舌的了,稽查办的老大罗克敌不过才是个正处待遇,其他副主任,都是享受副处待遇的正科。

第二天一上班,文明办又开始约谈干部,不过这次约谈的干部,就全是在素波办公的了——其中的原因,前文已经讲过了。

按照惯例,这次文明办依旧是分作两拨,考虑到信息处来的是两个副处,陈太忠没有大撒手,他亲自坐镇一方,领导监督林震的工作,另一方则是罗克敌这个正处待遇为首。

然而,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了,信息处来的两个副处长里,有一个居然是背后带括号正处的副处长——没办法,省委里涨级别相对要容易一点,但是合适的位子,就是那么多。

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将这个叫沈百嘉的正处,划到了自己的这一边。

文明办这次约谈的,是两个正厅,前期的微风细雨已经有了,反思时间也留了差不多,这次就要抓点大个儿的,正是敲山震虎的意思。

陈主任谈的这个,是天南大学的党委书记吴林,这位可是在陈洁家里都不止吃过一次饭,不过他已经跟陈省长打过招呼了,陈省长的反应则是——“不会吧,他都跟我说过,女儿在美国有绿卡了,怎么就不往表上写?”

在陈洁想来,这个表填也就填了,无非就是家人在海外嘛,吴书记也是没有什么盼头的主儿了,在这个上面弄虚作假,真的……很没有意思啊。

天南大学里,也有不少老师能证明,吴书记的女儿,定居美国六七年了,早几年就有了绿卡,现在没准连国籍都有了。

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,但是吴林偏偏地不这么填,他甚至都放出了风声去,女儿是女儿,我是我,我就不知道她有没有绿卡,而且我不认为,我有必要知道这些。

这属于抗拒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死硬派,他只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,是比较难啃的骨头,所以陈太忠留给自己了。

对付这种死硬派,陈主任就是以硬对硬了,“照你这么说,国家干部家属的去向,我们就不该管,不该问?”

“你们该不该管,这我不好说,”从吴林的谈吐中,不难判断出,这是个自由主义倾向极为严重的干部,他侃侃而谈,“我只是认为,自己的子女一旦成年,他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,这是对公民隐私权的尊重,在这一方面,我们国家有缺陷,有太长的路要走。”

“你是国家干部,是管理这个国家的一员,”陈太忠对这种唯外国先进论的主儿,也见识得太多了,“你们的相关信息,不应该是隐私。”

“这是官本位思想,我是不赞成的,”吴林很直接地摇头,“美国总统的女儿,一样可以加入英国或者澳大利亚国籍……而且不被人诟病,什么叫民主?这才叫真正的民主。”

“那么,在你看来,美国是个什么本位的国家呢?”陈太忠微笑着看着他,这个话题已经超出了今天的谈话范畴,不过,约谈不是审案,允许自由发挥的,“嗯,你不要告诉我说,他们是金本位的国家……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垮了。”

这话其实就是打脸了,美元跟金本位脱钩,本来就是美国不讲国际责任的直接体现——那些购入美元的国家,猛然间发现,美元的发行不受黄金存量的制约了。

那就是说美国人想怎么印美元,没有红线卡着了,而美元印的多了,就是通货膨胀,美国人借此掠夺全球的财富,这是彻头彻尾的无赖行为——这也叫民主?民主地掠夺吧?

当然,美元不是美国政府印的,而是美联储的决定……有人会这么强调的,美联储是独立于美国政府之外的。

这话没错,但是鬼才会信……没有国内官场体系支持的干部,那叫国家干部吗?跟美国综合国力无关的美联储,那还是美联储吗?

“起码美国的民主,是扎扎实实地摆在那里的,”吴书记实在中毒太深——起码在陈主任看来是这样,他很认真地辩解,“他们只对选民负责,而且在美国,政府意愿,不能强加到资本意愿头上……商人的地位,要高于政府官员。”

“这就是我问你的本位问题,”陈太忠一抬手,轻轻地拍一下桌子,“中国是官本位,这个我承认,而美国是资本本位,当然,你可以不承认……我就问你一句话,一个国家,掌握在官僚的手里好,还是掌握在资本的手里好?”

“我认为……”面对这个问题,吴林也卡壳了,他生平最恨的便是官本位,因为在他眼中,中国的这些官僚,实在没有起了什么好作用。

但是要让他承认,来到世间之后,“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都滴着血和肮脏的”的资本,才更合适掌握一个国家,那也是很为难的事情。

不过,为难归为难,他要坚持自己的立场——这是屁股问题,于是略略迟疑之后他表态,“资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相较而言,我觉得资本没有官僚那么烂……他们更合适。”

“官僚的存在,为的是统治,没有统治就没有官僚,而资本不同,他们只会吞噬……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吴书记,你的辩才很让我失望。”

吴林才待再说什么,陈太忠却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,“你觉得官僚来掌握这个国家,是不合适也是不民主的,我这个理解正确吧?”

“我觉得……我们该多听一点民众的声音,”吴书记觉得这个问题,好像是有一些陷阱,于是他谨慎地回答,“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……多听一听大家的意见,总是不会错的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女儿的情况呢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廉洁干部队伍,需要干部们的配合,而你不是很配合。”

“我觉得这是侵犯了我的隐私权,”吴林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的儿女们做什么,是他们的事儿,跟我无关。”

“但是你也强调了,中国就是官本位社会,”陈太忠想都不想,抬手就将了一军出来,“你承认了,这个社会缺乏民主。”

“当然不够民主,”吴林冷笑一声。

“但是,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,民众想了解一下官员的相关情况,你居然觉得是侵犯隐私,不够民主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“这到底是谁错了呢?”

吴林登时无语,好半天之后,他才强自狡辩,“民众的意愿,是最根本的民主,但是现在,是组织调查我的情况,这代表不了民众。”

“调查结果,我可以公示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“你能不能代表民众,大家说了算,怎么样……敢不敢试一试?”

“别开玩笑了,大家说了的,怎么可能算?”吴林应付类似的场面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他在最初的恐慌过后,恢复了平静,“在中国,组织说了才算。”

“那你可以脱离组织嘛,我绝对支持,”陈太忠实在有点不想跟这货嚼舌头了,于是直接捅到底线,“让公众知道,谁才是为大家着想的人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