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36章 是陷害?(上)

从本质上讲,刘建功是个平庸的人,他不但没能力,胆子也小,稍微大一点的是野心,不过这野心也随着堂哥的双规而消失不见了。

侄女儿刘岚,他是不能不管,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家庭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,刚才那一枪,已经把他的老婆和孩子吓得够呛了。

岚岚手里到底拿着什么东西没有,刘建功是真的不知情,他也不想知情,不过以他对自己的哥哥和嫂子的了解,那俩若是做了这样的安排,绝对是重量级的。

若是没有的话,那他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待,如此澄清之后,他也不用再担心什么骚扰了,对他家,对他的小侄女儿都好。

刘岚听到这话,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她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叔叔,难道你也要跟他们一起为难我?”

“我不是难为你,是为你好,真的,”刘建功耐心地回答,这一刻,他甚至找到了兄嫂指导自己时的那种感觉,小岚岚,你叔就算在你爸妈眼里没能力,但是你一个初三的学生,审时度势的能力,比你的叔叔差太多了。

于是他耐心地解释,“如果你有,现在就是拿出来的最好机会,如果没有,你也就别乱说了……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。”

要不说,这刘建功的官场知识差得太多,他根本想不到,刘岚拿出再惊天的材料,也扳不倒崔洪涛,解救不了刘建章,结果早就已经注定。

那书记虽然表示,会为刘家做主,但是他要的不是崔洪涛贪渎的证据——这样的东西,老那自己就能列出很多,他要的是崔洪涛指使人灭口的证据。

老书记虽然心系职工,但是都活到这个岁数了,早就不复当年嫉恶如仇的性格,只不过对那些实在看不下去的事情,才有心思动一动。

刘岚眼睛眨巴了好一阵,才冷哼一声,“哼,我还是信不过。”

“就算别人信不过,可老那书记那绝对信得过,”刘建功不等别人发话,他先抬手一指那书记,然后长叹一声,“岚岚,你要是真的没有材料,就不要嘴硬了,不但耽误领导们的工作,更是容易把你自己陷入危险当中。”

我操你大爷,好像我是杀人犯似的,你能说得再难听一点吗?崔洪涛听得这个气,简直是没办法说了,搁在往日他肯定转身就走了,堂堂的一厅之长,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冒犯?

但是今天他既然已经来了,就不能走,要不然就有失本意,于是他只当做是听不见了——不信你个小丫头,手里真能有什么。

“那……”难得地,刘岚居然沉吟了起来,这可不像是不讲理的小丫头能做出来的,然而,令人惊掉下巴的事情还在后面,良久,她看几个警察一眼,“警察也跟着去的吧?”

对她而言,交通厅的人统统不可信,那老书记的可信度高一点,却也不如她叔叔,不过让她最为动心的是,刘建功说了——在场这么多人。

刘岚的年纪不大,但这样等级的人情世故,她已经懂了,人言可畏法不责众——同学们都可以借此给老师施加压力。

不过,她总还是觉得,有警察跟着去的话,会更让人觉得可靠,虽然做为一个青春叛逆期的少女,她对处理母亲车祸事件的警察,也是怨气十足,觉得他们没有尽责——但是,警察就是警察,能给人以安全感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警察们听到这里,反倒是迟疑了,路桥宿舍的警察,和公路局宿舍的警察,不是一个片区的,他们只是很单纯地接到了报案,就来了。

但是来了现场之后,就连傻瓜也看得出来,这不是简单的违法事件,后面很可能牵扯到了一系列惊天动地的事件和大人物。

这么说吧,接到110来出警的,只是派出所的警察,而派出所有所长,所长上面是分局,分局上面是市局,但是素波警察局局长孙正平,目前也不过就是个正处。

但是后来到场的崔厅长和那书记,是实打实的两个两个正厅——哪怕是孙局长亲自到了现场,他又是暴力机关的一把手,最多也就只有发出异议的权力。

警察们迟疑了,可是那书记退休多年,既然决定伸手管某些事情了,他就不想半途而废,而恰好,他知道陈太忠在警察系统里的威名极盛,于是他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这个事情,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一直在高度关注……你们,这是哪个派出所的?”

那书记也是复转回素波二十多年了,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是归哪个派出所?当然,以素波的110接警系统而言,接警处警讲的是反应速度,全市一盘棋,遵循就近原则,隔壁派出所的巡逻车离这里近,就必须先来,这个时候,片区划分不是很重要。

但是不管怎么划,有资格接警的派出所,也就是这么几个,真想查的话,调一下接警记录就全明白了,那书记这句问话,本意也就不是问询。

“陈主任关注?”接警的警察真的吓了一大跳,现在素波的警察系统,真是有不少人知道陈主任了,这个名声肯定没有凤凰的“瘟神”响——省会城市的警察,接触的人还是不一样,但就算是这样,知道的人也真的不少。

“他是怎么个意思?”警察也顾不得矜持了,按说他们不会受理什么举报材料,更别说这还涉及神仙打架,躲得远点是正经,但是眼下却不能了。

“他的意思,就是关注,”那书记今天被抓了壮丁,心里也有几分不爽,又见这一帮人小年轻狗眼看人低,心里愈发地不自在。

“要是陈主任能亲自来坐镇,那就好了,”警察们表态了,这话有点冒犯那书记,不过,一个退休的厅级干部……就是那么回事儿。

这里说句题外话,就是退休干部为什么这么不遭人待见呢?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人脉、下属和圈子之类的,能量不容小觑。

这个话真的没错,很多人退休了,都拥有自己的能量,但是话说回来,别人买你的账,是买你手下权力的账,就算有人愿意买你人脉的账,却是还要考虑回报周期。

比如说这个警察,可能在短期内有事情求到交通厅,该卖点好处的时候,就要卖点好处——所以说就算老干部,别人也要心存一两分忌惮。

但是对没有即时需求的人来说,这个回报率是个期权,也就是说我将来可能求到你,但是……你现在都已经退休了,我目前占你余威的光尚可期待一二,要说期权,那是看跌的。

所以,退休干部的威力,真的很扯淡,尤其对那种没有即时需求的人来说,是更扯淡。

“那……我叫他来,”那老书记也非常明白这个道理,心说要是在碧空,信不信我整出你们几个小警察的尿来?人生,真的是一日不可无权啊。

“陈太忠不是个好东西,我反对他参与,”刘岚继续跳脚,“他跟别人一起设计我老爸,我信不过这个贪官。”

不过别人直接无视了这个青春期叛逆女孩儿的反应,只有崔洪涛的秘书恼怒至极,沉声还击一句,“那你说,你信得过谁,我帮你叫过来……纪检委吗?”

“纪检委也没有好人,”叛逆少女继续攻击,她还想再说什么,刘建功上前,一把捂住了她的嘴,“我说,你不懂事不要胡说……。”

“叫我去见识取证?”陈太忠接到那书记这个电话,也是有点……微微的愕然,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躺着中枪的精神?“那叔叔你这个电话,真的没打错?”

“你在警察系统的名气,比崔洪涛还大,”那书记可没什么不敢说的,事实上,他感触最深的是后生可畏,“人家都说只认你,过来一趟吧。”

那就……过去吧,陈太忠也别无选择,只是好不容易早回家一次,眼下屋里也是莺莺燕燕一片,就这么离开,心里实在有点不痛快。

他赶到路桥宿舍的时候,就将近八点半了,这里围观的人众多,他从人群中穿出来,正正地就撞上了崔洪涛。

崔厅长正是一脸的不满,不过他没说话,就是站在那里看着,直到看到陈太忠,才从人群里走出来,正色发话,“太忠,眼下就是这个样子,你看怎么弄?”

有意为之之下,他的声音很洪亮,陈太忠看一下四周的人群,就微微一笑,“那还说什么?我来就是为了公事公办……现在,无关的人,都让开!”

“我们要求,省纪检委的人来……监督,”刘建功硬着头皮走上来,手上还牵着刘岚,“还有……最好反贪局也有人在,”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陈太忠斜睥着他发话了,待知道对方便是刘建章的堂弟之后,他冷笑一声,“你没有权力要求这个那个,你只有两个选择,配合……或者是被强行配合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