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31章 身体力行(下)

资源,这就是瓶颈,殷放非常明白这一点,就算通过某些政府手段,但依旧不能控制这些东西,于是他退而求其次,“那么好吧,相关的情况,我是跟你表明了,但是我有一个态度……小陈,你做的这些,我个人是不支持的。”

“要这么说,那碧涛永远只是凤凰的品牌,走不出去,”陈太忠不打这个马虎眼,他有板有眼地回答,“我们难道不能通过兼并的渠道,来发展壮大自己的企业?”

“别的企业可以,碧涛不行,”殷放对碧涛也不是一般地了解,他很直接地表示,“这个技术一旦泄露出去,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,你也知道,邢建中的很多技术,是没有办法申请专利的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当然知道,邢建中总抱怨别人山寨,但是碧涛才是最大的山寨,邢总做为工程技术人员,虽然是竭尽全力地绕过了一些专利,可从根子上讲,他没有太多的属于自己的知识产权,那就没办法申请专利。

这年头,就算有专利都未必保得住自己的创造,就别说没专利了。

而且,碧涛龟缩在天南的话,倒也不是很大的问题,一旦走出去,那不但要面临各种山寨、技术泄密,更可能引起某些专利拥有者的关注——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“只在张州开一个点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殷放说得很明白,他也就不能再装糊涂了,“邢建中应该管得过来。”

“唉,其实我是打算劝他,把分厂建到素波的,”殷放无奈地哼一声,“碧涛的第二大股东就在素波,协助保密肯定没有问题,也能帮着省会把环境搞上去,你下手倒是快。”

“素波的焦油也跟不上嘛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,悻悻地嘀咕一句,素波的煤焦油产量甚至还不如凤凰,这个厂子建到那里有意义吗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经过这次的短暂交谈,陈太忠算是彻底想明白了,邢建中的碧涛想再壮大,那真是要看运气了,目前在天南,也就两个厂子顶天了。

这个意向达成,不但殷放知道了,没过多久连章尧东都知道了,于是他通过许纯良,向陈太忠表示了自己的不满,市长和市委书记在这件事情上,态度是出奇地一致。

不过在细节上,章尧东的看法跟殷放不同,他认为碧涛不需要走出去,直接扎根凤凰,在凤凰就把企业做强做大——至于说煤焦油价格高?嘿,你真要做大了,有那远处的煤焦企业,直接用火车运煤焦油过来了。

反正这也就是些抱怨的话,有陈某人的支持,只要邢建中愿意去张州,殷市长和章书记加起来都挡不住。

这时候陈太忠已经开始新的一周的工作,令他郁闷的是,奥迪车还没修好,而郭建阳却是在一大早,就将桑塔纳送回了市政府——建阳这态度也未免太端正了点。

“这怎么去‘春天里’呢?”陈主任刚琢磨着,是不是该找华安要辆车,可是转念一想,市政府的牌子都惹出那么多事儿,省委的牌子……会更麻烦吧?

但是这个墓地,他也必须要去看一看了,琢磨一下之后,他给袁望打个电话,“你给我随便派辆车,到省委门口来等着,回头我要出去。”

不多时,袁总将车派过来了,很普通的一辆富康神龙——远望公司不是没好车,但是陈主任人在省委,却是向外面要车,那肯定是想保持低调嘛。

陈太忠对这辆车也挺满意,他此次去上谷,也是想着抽查一下,看看墓地搞成什么样子了,根据谢大庆的说法,是相关的设施都差不多了,就等三月十二号的仪式了。

但是这种事情,陈主任觉得自己还是亲自去一趟的好,别的不说,到时候陈省长要去呢,万一出现点什么不妥当的东西,那就没意思了——哥们儿好歹是树葬办的正职。

陈太忠对上谷不是很熟悉,而这墓地所处的位置有点偏,前前后后他一共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才找到了那个山头。

快到山脚下的时候,柏油路就变成了渣石路,压得倒是挺瓷实,不过也能看出来,这只是临时措施——上谷的三通搞得还是有点仓促。

渣石路的尽头,是一个很大的院子,占地差不多有五六十亩,里面有两排瓦房,但是更多的是简易的活动板房,院门是钢筋焊接成的门。

车到门口停下,门房没啥反应,直到陈太忠从车里走出来,门口才走出一个中年人,隔着铁栅栏门,他漫不经心地看一眼年轻人,“这荒郊野地的,你来干什么啊?”

话问得很随意,不过这实在太正常了,来的人是开车的,那就是多少有点身份,他这个门房的主要责任,是看管院里物资,既然对方不可能是小偷,那就是拉家常了。

“听说这儿要起个墓地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关车门,向院子里走去,“我过来看一看,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“嗯,你在门外看吧,”中年人手一伸,不让他从小门进来,“院子里就这点东西,想了解什么,你直接问我就行。”

隔着铁栅栏门,陈太忠看一看,发现院子里的地面已经硬化,而且离院门口不远,还有四个篮筐,看起来是比较标准的两个篮球场。

看到这里,他微微点头,居然能注意到职工的精神文明生活,这个是值得肯定的,“这院子里,有多少人啊?”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门房警惕地看他一眼,“小伙子,我们工地里没值钱东西,给死人盖墓子,能有什么好东西?”

“工人们的伙食怎么样?”陈太忠又问一句。

“嗯?”这下门房更愣了,他上下打量陈太忠几眼,冲山上一指,“这个你去山上问吧,今天有厅里的领导下来,在那边视察呢。”

这山还真是够荒的,跟东临水的荒山,有异曲同工之妙,都是土少石头多,不过这里还没石漠化,青草和灌木随处可见,就是没几棵乔木。

陈太忠顺着他的指点走过去,这路就更难走了,车是开不上去,爬了差不多一里地的山路,他看到了一群人,那厅里领导不是别人,正是树葬办副主任谢大庆。

谢主任正背着手说话呢,猛地看到他,登时就是一愣,“陈主任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“我能不来吗?这都二月底了,过来看一看情况,”陈太忠笑一下,这时候谢大庆赶紧介绍一下,合着他身边不但有素波林业局的副局长,上谷林业局的局长也来了。

“嗯,”陈主任矜持地点点头,四下看一眼,发现不远处搭起一个高架的大棚子,工人们正在忙着固定支架什么的,“这是……简易会场?”

“这才是个框框,回头还要装饰一下,布置线路,”上谷林业局局长笑着发话了,“到时候省里领导要来,不能太简陋了。”

“也不用太好,”陈太忠摇摇头,无非就是一个奠基仪式,你们活生生搭起这么大个架子……这是一次性消费啊,“陈省长那人我知道,她挺讨厌铺张浪费的。”

“这是李老大的意思,”谢主任听得就笑,他对陈主任的节约有点感触——人家为了节省办公室,居然要身体力行地将两人的办公室合并。

但是,这确实是李无锋指示的,谢大庆也认为有必要讲一下形式,于是他解释,“整个仪式也花不了多少钱,能控制在二十万以内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,“我说,钱不能这么造吧,搞一个奠基仪式,居然就要二十万?”

“这也不多啊,除了领导之外,还要邀请媒体、上谷市的领导、乡干部,各种接待费用、车马费下来……这点钱真的不多,”谢大庆低声解释,“而且有了这个项目,这些钱慢慢都能挣出来,只说安排咱林业系统子弟,就能节省好大一块费用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,他对搞仪式这一套也很熟了,且不说他参加的甯家工业园奠基、科技厅挂牌,只说当初驻欧办挂牌,也是花了一笔钱的。

但是,林业系统这两年,还真的不富裕,不过谢主任将话说到这样的程度,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,谢主任的面子,他是要维护的,“我是说,还不如先把路修一下,起码……咱不能让陈省长爬这么远的山路吧?”

“哦,那是您上来走的路不对,”这时候,旁边有人插嘴,这位是素波林业局的副局长,兼这个墓园的筹委会主任,他笑眯眯地指一指另一个方向,“那边车能上来,然后再趴十几节台阶,就到这儿了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看,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,远远地还能看到几辆车,然后,他的眉头猛地一皱,“怎么还有人在林场里放羊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