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24章 又见拦车(上)

事实证明,这世界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郭阳身为贸易厅副厅长,肯纡尊降贵地来陪陈太忠,多少也带一点目的性。

在陪同视察的过程中,他终于有意无意地发话了,“太忠主任,关于那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日报上也说过,欢迎媒体的监督。”

响鼓不用重捶,这简单的一句话,就逼得陈太忠不得不重视,他微微一笑,“干部家属调查表……郭厅长也填过了吧?”

“填是填过了,不过我女儿在北京读研究生,实在赶不上那个出国的时髦,”郭阳笑着摇摇头,“惭愧啊,真的是落伍了。”

他嘴上连连说惭愧,可脸上不见半分愧意,陈太忠自是看得出,人家是标榜自己身家清白政治可靠——这个问题,我不是为自己问的。

我估计你也不会有问题,否则你不敢这么问!他微微点头,“四部委已经展开了调查,并且约谈了部分干部,尽管目前来看,媒体监督只是个辅助手段,但是我认为……演好主角不难,演好配角,并且使整部戏的质量因此得到极大的提升,这才是最考验人的能力。”

陈主任的煽动能力还是不错的,大家听到领导的肯定,也是群情激奋,纷纷表示一定不负省委的期望和信任,将商报打造成为道德和良知的标杆。

不过这些表态,就像素纺工人唱“咱们工人有力量”一样,唱的人都不信,就别说听的人了,刘晓莉甚至都懒得说话,反正这个时候,谁也不敢评价她——刘记者还是有点性格的。

“展开约谈了啊?”能跟刘晓莉一样,对那些话不放在心上的,也就只有郭阳了,他恰如其分地表示出了自己的八卦之心,“效果应该不错吧?”

“确实不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并不介意借这个机会放一点风声出去,让某些心存侥幸的家伙认识一下现状,“事实证明,干部们的素质,远远超过普通群众,约谈过后,大家都意识到了,之前的认识是错误的,每一个人都在用行动来积极地纠正自己的错误。”

“每一个人?”郭阳听到这四个字,大脑差一点宕机。

他隐隐知道,文明办最近在约谈干部,但是对约谈的结果,他还真不是很知情——郭某人没有这样的短板,自然就不会特别在意。

至于他眼下的发问,少半是出于受人所托,多半还是好奇心使然,这样的谈资,就算在厅级干部中,也能表明自家的眼界。

这样的眼界有利于站队,哪怕不说站队,起码也能证明,自己接触核心的能力——官场中人最忌讳的,就是接触不到核心,一旦被边缘化,行情就坏了。

“总共也没谈了几个人,所以是百分之百,”陈太忠也猜得到,这郭阳是什么样的心态,所以他发出的信息,是异常的明确,“总算是咱党的干部,都是非常识大体、顾大局的。”

这话就有点尖酸了,什么叫识大体、顾大局?就是明知事不可为,那便……坚决地不去为,鸡蛋碰鸭蛋尚可一试,碰石头的话——免了吧。

“也是啊,”郭阳干笑一声点点头,他今天的收获,就远远地超出预期了,也不枉他纡尊降贵一回,“还好回头是岸……其实我一直认为,家属经商和有绿卡,也没有那些隐瞒不报者想的那么严重。”

这又是一个不太好的假设,谁说不严重了?不过,陈太忠知道,郭厅长只是想打听消息,所以他也没有很在意,只是很明确地表示,“严重不严重,这个谁也说不清楚。”

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,他提出了佐证,新鲜热辣的那种,“像吉庆的展涛,今天就表示,因为对子女教育抓得不够,有意辞职。”

“展涛……吉庆地区的行署专员?”郭阳回味一下这个名字,下一刻就惊叫了起来,他顾不得在场这么多人,“陈主任,你的意思是说,展专员要为这个事情辞职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,又四下看一看,其他人立刻东张西望做无辜状——尼玛这话题实在太沉重了,当我们不在行不行啊?

既然大家都很无辜,他就敢低声说两句,“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,嗯,这个保密制度,郭厅……你明白的啦。”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”郭阳点点头,正厅级干部的任免消息,在省级官场里,那就是相当要命的,得影响多少人啊。

“你还真的未必知道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撼,但却没看到炽热,所以,他必须再点一下,哪怕是对方已经意识到了——但是你没表现出来。

“谁下并不重要,他已经是一定要下了,但是轮到谁上,这才是关键,”陈主任的声音很轻,但是语气中的杀气,是个人就体会得到,“郭厅,现在你总该知道……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重要性了吧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有那么一瞬间,郭阳居然就呆在了那里,他终于听懂了这话的意思。

对他来说,知道谁可能要下,那就是他消息范围所及的极限了,但是谁要上,真的是跟他无关了,他能做的,最多不过就是打听一下——谁会上?

所以陈主任的烦恼,对郭厅长来说根本是无所谓的,谁上谁不上,大家等通知就行了。

可是听了对方的话,郭阳才意识到另一个问题,有些人,是能左右某些人事任命的——这是陈主任的烦恼,因为他有能力插手。

但是,我根本没有插手的能力啊,这一刻,郭厅长只觉得自己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了,然而就在同时,他深切地体会到了自己跟陈太忠的差距——我打听到了消息就算成功。

然而你……却是打算插手相关的人事任命,这是怎样的一种差距?已经不能用巨大来形容了——陈主任果然不是一般的人!

“谁能上这种事,我根本不敢去考虑,”他不得不表态,以免被这次意外误伤,同时,他不忘记拍一下马屁,“那是省委领导考虑的事儿。”

以他的逻辑——事实上以大家下午接待的规格,陈主任就算得上是省委领导,但是毫无疑问,他郭某人跟省委领导无关。

“所以说,这个消息你知道就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起来,他丝毫没有以省委领导来自居,事实上也是如此,他真没想这次展涛要下的话,他该推荐什么人上位。

陈某人认识的副厅,倒也不算少,但是让他认为值得博一下的副厅,那还真是没有——吴言这副市长,有转正的需求,但是你副厅还不到两年,怎么可能琢磨正厅?

但是天底下的事情,还真就难以说得清楚,当天晚上,陈太忠正在跟树葬办的一帮人吃饭,就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,是省纪检委副秘书长卓天地,“太忠……忙不忙?”

陈主任最近的好多事儿,都跟省纪检委有关,其中也麻烦了卓天地不少,于是他很客气地回答,“党的事情,忙也忙不完,卓主任有事请指示。”

前文说过,卓天地是蔡莉的心腹,曾经是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,但是许绍辉上任之后,肯定不会容忍一个跟自己不是同一阵营的主任,所以卓主任的办公室主任一职被取消了,目前就挂一个副秘书长。

但是陈太忠这一声卓主任,也不是羞辱的意思,公家单位里办事,最不得罪的人的称呼便是主任,居委会主任是主任,中央文明办的主任……亦是主任。

尤其是对卓天地这种行情,称呼一声主任,总是好过称呼“副秘书长”。

“有点事情,想麻烦太忠你一下,”卓天地的话,说得非常客气,“这个事情,想跟你当面谈一下,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。”

这个语气,就让陈太忠有点难以捉摸了,他犹豫一下方始发话,“老卓你这话,让我觉得特别地不得劲儿,能不能泄露一两句?”

“见面说吧,行不行?”卓天地不想很直白地说,不过他的底气也不是很足,毕竟蔡莉跟陈太忠是很不对付的——卓主任当初没有参与针对陈太忠的行动,还负责了善后,但是谁都得承认,当时的纪检委,卓主任说话就算数的。

等着跟我见面的副厅,能排半里地,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不过他对卓天地不但有印象,这印象还不坏,“那行,改天我有时间,咱弟兄们好好坐一坐,把唐主任也叫上。”

唐主任,自然是省台新闻中心的主任了,级别跟这俩相比,差了起码两条街,不过都是陈主任从省纪检委吐血出来的见证。

“那啥,太忠,我在单位,也没什么发展前途了,”卓天地一听是这个意思,索性实话实说了,“想去吉庆,去了那儿,我第一要抓的,就是精神文明建设,希望你给我这么一个机会……帮衬我一把。”

我操……你也知道要抓精神文明建设,陈太忠真的是有点无语了,他被人求的时候也多了,但是求人者能直接点到他的要害,还是比较少见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