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22章 又掉一个(上)

曹福泉在办公桌后大喇喇地坐着,见到陈太忠进来,也不做理会,而是低头去翻手边的资料。

有意思吗?陈太忠也不等他发话,走到沙发边就坐了下去,还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张报纸翻看了起来——秘书长就怎么了?我不需要对你客气。

不过这次,他可是想错了,曹福泉没打算晾他——这二位都是美特斯邦威,不走寻常路的那种,常规手段没用就不用了,也省得惹人耻笑。

他才将报纸摆正,曹秘书长已经在那里发话了,他手持一叠白纸,刷啦啦地抖两下,“陈太忠,截止到今天为止,你们一共约谈了四个干部……待约谈的干部最少还有十六个,为什么我这儿没有接到任何的汇报?”

陈太忠真的不习惯被人用这种语气追问,不过要说约谈干部,曹福泉确实是积极表态了,他给那些省管干部打电话的时候,说“省委办公厅”这五个字的时候,也是理直气壮。

所以他再不满意对方的态度,但是在这个话题上,他真不能计较,老曹也是实打实地支持了,于是他回答,“这个工作是阶段性的,等这一批干部约谈完了之后,再集中向办公厅这边汇报一下。”

他这个理由站得住脚,但是多少也有点不敬之意在里面——为什么集中汇报?那是因为你办公厅有过问的权力,但终究不是我文明办的主管部门。

“以后不要搞这个阶段性,”也不知道曹福泉听出来了没有,他很果断地一摆手,“陈太忠,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我明确表态支持过的,你心里肯定有数。”

我说你含蓄一点行不行?好歹也是副部级的干部呢,陈太忠心里无奈地叹口气,他对这种情况,还真没有太好的手段。

要不说这杜毅能做了省委书记,也真的是不简单,整个天南省,能让陈某人产生这种无力感的对手,除了曹福泉,就是臧华了,而这两位,都是杜老板的心腹。

对方既然直爽,那陈主任就只能选择含混的套话来应对了,虽然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,但是此时此刻他别无选择,于是,他点点头回答,“这个我确实心里有数,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问题,我们得到了太多领导的支持。”

——没错,你办公厅是点头了,但是组织部和纪检委也支持了,像邓健东许绍辉之类的“其他领导”,也有很多。

“最少,办公厅没给你那儿派驻干部,”曹福泉看他一眼,冷冷地哼一声,这个回答也是很犀利的,“我说的是不是事实?”

你办公厅凭啥给我派驻干部呢?陈太忠听到这里,嘴角也禁不住微微抖动一下,这曹福泉做事霸道,但是要说傻是真的不傻,只听这个问题就知道,人家心里明白着呢。

不过陈太忠更知道,办公厅也就是协调性质的,干部想去哪儿就去了,要派驻也是去省政府,真没听说在省委里派驻的。

那么秘书长这个问题,还是强词夺理的味道比较浓一点,所以他干笑一声,“您要派驻干部,我们肯定竭诚欢迎。”

他这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意思,你真想派干部来?可以啊,我不把他架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那我对不起你曹福泉了,小小的稽查办副主任敢得瑟,信不信我一个指头碾死你?

“嗯?”曹福泉听到这话,登时就是一怔,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,双方的表述似乎出了一些问题,不过他不会解释的,而是微微点头,“看来你支持办公厅向文明办派驻副主任了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,无数个念头在他脑中闪来闪去,好半天之后,他才决定正面抗衡,当然,该有的策略他还是会讲的,所以他笑一笑,很痛快地点点头,“督查办副主任啊,那就——派驻一个吧。”

“嗯,就是个副主任,你支持就好,”曹福泉点点头,仿佛是没有听见某个定语。

这可就有问题了!陈太忠立刻就警醒了起来,要说一开始,他真的以为曹福泉是个没心没肺的二愣子,但是这几次交道打下来,他可以确定,曹秘书长的情商或者不会非常高,但是智商绝对不会低。

文明办的副主任和稽查办的副主任,那是一回事儿吗?只要在省委里呆过两天的人,就知道其中的差距——呆过两天即可,不需要超过三天。

“我得先跟办公室打个报告,稽查办副主任也是副处待遇,不好绕过秦主任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他用一种推心置腹的口气,语重心长地发话了,“到时候秘书长您再出面,就好办得多……您的支持,我一直记着呢。”

曹福泉听到这里,就实在不能装作不知情了,他脸色一沉,“我说的不是文明办下稽查办的副主任,是文明办的副主任……陈太忠你不要跟我装糊涂。”

这个文字游戏,其实是很幼稚的,但是游戏是否幼稚,并不是仅仅限于文字本身,对曹秘书长来说,如果陈太忠没有明显的异议,他就可以拿此事来做文章——我的建议,陈太忠是同意并且支持了的。

这个时候,有人找陈太忠去了解和落实,真相会因此而大白——其实这么想的人都是脑子有问题的,真相从来没有大白的时候。

曹福泉只要做出“陈太忠绝对支持我”的假象,就足够了,撇开大家有没有追查真相的勇气不提——这确实需要勇气,难道陈太忠会见人就说,“曹福泉是瞎咋呼”吗?

这只会暴露陈某人的不成熟,基本上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的,而既成事实一旦造成,想要挽回真的很难——说良心话,曹秘书长的为政手段,包括坑蒙拐骗,他不比别人差。

但是,在事情尚未发生之前,陈太忠冲开等级之间的枷锁,毅然表示“你说得不对”,并且明白地置疑,这就让事态不好继续下去了。

一个正处,在副省面前的抗议,基本上……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姓陈的敢发出这样的声音,那就证明人家的政治敏感性和政商都不低,底气也不差。

关键是,那小家伙意识到这一块了,他想再在这一块上动手脚做文章,就太难了。

所以现在,曹秘书长只能是靠着级别和气势压人了。

“你少跟我瞎扯,”他牛气,陈太忠更牛气,他冷笑一声,“文明办副主任,那是跟我一样的位置,你觉得我有资格建议……秘书长,读书读傻了吧你?”

陈太忠原本就是肆无忌惮之辈,发现被人算计了,他心里肯定不平衡,虽然他并不知道,曹福泉为什么要下如此低级的圈套,但是很显然,他要是犯个低级错误被蒙蔽的话,事情的变化,也可能会超出他的想像。

官场里,讲究的就是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——一旦失足,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
就算有机会解释,而解释还算合理,那也仅仅是合理的解释,不会有更多的收获了,场面上的斗争输了,那就是最终结果,不服气的话,你可以酝酿下一次的争斗,当然,下一次你可能连小命也赔上了。

不过,陈太忠的反应,也还在曹福泉意料之中——体制里没多少傻子,所以他也没计较对方的冒犯,而是脸色一沉,直接把话题岔到了十八丈之外,“你现在约谈的这些干部,影响到了省委的稳定,这个你也要否认吗?”

“你不要跟我转来转去的,没意思,”陈太忠有点明白,这曹秘书长是什么样的人了,所以他说话就很直接,“我只是在完善一个组织程序……可能你是善意的,但是我更讲究程序,现在我只想知道,你一定要跟我作对吗?”

“我一直在支持你,这叫作对?”曹秘书长表示自己不能理解,他铁青着脸发问。

“你在支持的,是你的理想,跟我无关,”陈太忠已经能明白,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也许,这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吧?所以他不介意暴露出自己的意图。

“陈太忠,”对他这个样子,曹福泉也实在有点难以下手,他清一清嗓子发话,“我找你来,主要是想商讨一下,下一步干部约谈的范围,是不是该指定一下。”

“这个话你没资格跟我说,别看你是秘书长,”陈太忠手一扬,很明白地拒绝了,按说,这样旗帜鲜明的话,不该出自他的口,但是……谁叫他生气了呢?

说来说去,他是被曹福泉算计得受不了啦,“出了这个办公室,你屁也不是,别拿腔捏调的摆你秘书长的派头……对我来说就两个字,扯淡!”

“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样,很操蛋,”秘书长还稳定得住情绪,他微笑着回答,“没有某些人的支持,你比我更扯淡。”

你和我还真是一类人!陈太忠就算想法多多。这一刻也真的有点佩服这秘书长了——二到你我这样境界的人,不多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