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21章 发作(下)

省纪检委是昨天早晨发现不对劲的,昨天晚上才正式通知的省警察厅,但是事实上,在昨天上午,警察厅里已经知道,王刚不见了——有些相关的措施也启动了。

外松内紧说的就是这样的场面,有些人可能是失踪了——仅仅是可能,但就是这种可能,会让无数人为之将弦绷紧。

窦明辉也非常清楚这个局面,所以他很恼火,这个火气不仅仅是针对陈太忠的,其实从心里面讲,他挺烦现在这个制度的——我倒是想兜屁股找王刚的麻烦呢,但是上面的结论没下来之前,我可能这么做吗?

两人走进办公室之后,窦厅长也不跟陈太忠客气,他走到沙发边坐下,“行了,现在就咱们两个人,想说什么直接说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挺不客气地坐下,“我也没什么别的要说,就是猛地觉得,有些事不该太拘泥于程序,寿喜这案子一拖再拖,力道不够啊。”

“所以你就在门口将我一军?”窦明辉不耐烦地看着他,“既然你将军,我这边就可以下重手……你就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差不多吧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他堵门并不仅仅是要为难窦明辉,关键也是要为警察厅造势,老窦确实眼力不错,一语中的,“黏黏糊糊的,这种办事效率,太容易把真凶放跑了,还要提心吊胆地担心报复。”

“报复的可能性并不大,”窦明辉很直接地表示,他摇一摇头,“你这是偶然事件听多了,没几个敢报复的。”

“我身上都遇到不止一起了,”陈太忠一摊手,理直气壮地反对,“何宗良遭枪击,你知道吧?我差一点被帕杰罗撞到山上,现在开的还是市政府的车,这个你也得承认吧?”

“啧,”窦厅长无奈地叹口气,心说能这么拉仇恨的,也就是你了,“那你的意思是什么,让我把王立华从纪检委要过来,刑讯逼供?”

“你这么做的话,我双手支持,”陈太忠一拍大腿,“省厅早就该这么做了,刑讯逼供什么的倒没必要,但是适当上点措施也行嘛。”

“你还真敢支持,”窦明辉听得撇一撇嘴,“我说太忠,王立华是正处,他这个正处没受到处分之前,能对他动手,有资格对他动手的……只可能是纪检委,而不是警察局!”

“是啊,干部身份就是护身符嘛,”陈太忠知道,这是官场里默认的思路,哪怕遇到刑事上的案件,党纪政纪上的处罚也必须早于刑事处罚——甚或者,党纪政纪方面的处理,都可以折抵刑事处罚。

然而,这才是让他最不爽的,“有明文规定的,是人大代表不能随便抓,他一个处级干部,又涉及犯罪,为什么不能抓呢?”

“程序不对啊,”窦明辉迟疑一下,还是缓缓摇头。这是官场中默认的规则,而且它也有积极的一面,“而且这规则的本身,也是对干部的一种保护,如果遇到什么运动之类的,警察也不能乱抓干部。”

“但是现在不是在搞运动,是他涉嫌买凶杀人,这根本是两个概念,”陈太忠的态度很坚决,“王刚已经失踪了……这就是对干部保护的结果?”

啧,窦明辉真的是有点无语,这种对干部的保护方式,他一直是支持的,不过小陈的抱怨也没错,这个对干部的保护,已经被无限拔高了——这确实也不妥当。

不过,敢利用这个保护跑路的干部,也不多见,然而……这次居然又让陈太忠撞上了,这是怎样一种极品的运气?

于是,窦厅长打算换一种方式,开导一下小家伙,“太忠,你要这样想,一旦能确定王刚的失踪,咱们就可以大张旗鼓地去搜索、也可以申请通缉,功夫在棋外……这对你文明办工作的宣传,有着非常积极、正面的意义。”

说白了,他就差说一句“这货跑路实在太傻,真的不如不跑”,而且这话确实在理,不跑的话,事情不易搞大——想一想当初临铝的事件中,常务副张永庆的弟弟张大庆想自首,小董活生生地他关进小黑屋,硬是拖延他自首的时间。

陈太忠也听得懂这道理,但是他做事,一向是快刀斩乱麻的风格,就算理解这道理,也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有利,但是一想到这个王刚可能跑出国,再也抓不回来,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自在——“睚眦”这个外号,可是他自己起给自己的。

“我发现你们警察给人做思想工作,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在行,”他苦笑一声,心说没想到老窦也有如此语重心长的时候,“那……王立华呢?”

“我肯定是愿意把他弄过来的,”窦明辉这次明确表态,没有党纪和政纪处理,警察就能动一个正处干部,这也是警察系统职能的提高,“但是他现在还在纪检委,许绍辉那儿……就得你去招呼了。”

“好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抬手就许书记打电话,不过许绍辉在开会,过了一阵,他的秘书才回话过来,“许书记的意思,只要警察厅申请,他愿意支持,但是警察最好还是来我们指定的地方,双方合作共同调查。”

窦明辉从他嘴里听到这话,也是怔忪了好一阵,才感触颇深地叹一口气,“还是你厉害,一个电话就说服了许绍辉……我就奇怪,天南还有谁会不给你面子的。”

不给陈太忠面子的人,可也不少,他离开警察厅之后,自然是要去单位上班的,结果一去单位就接到了通知,曹福泉要他今天上午务必去一趟。

这就是秘书长要隔着秦连成,使唤文明办了,陈太忠不想去,可是又没辙,于是他去找秦主任,将情况反应一下,并且请领导指示。

“不要说你,部长现在都为难,”秦连成听他说完之后,无奈地叹口气,“刚才部长还说,曹福泉有意把康楼电那个位子的副主任补齐。”

康主任是下到正林挂职去了,不过潘部长和秦主任都无意往这个位子上补人,却是被曹秘书长发现了问题,陈太忠琢磨一下,“嗯……是补办公厅的人?”

“你说呢?”秦连成报之以苦笑,曹福泉不想补自己人的话,何必操这个心?

“他真的……有点太活跃了,”陈太忠可不知道,曹秘书长插手文明办,已经获得了杜毅的许可,他皱一皱眉,然后才想起自己似乎不够八卦,于是他发问,“他想补人,部长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算不说张勇敢那个腰,商翠兰还是助理巡视员呢,咱们文明办的调研员也不止一个,”秦连成笑一笑,他倒是啥话够敢说,“这个位子,可不是他一个秘书长应该惦记的。”

商翠兰?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,猛地想起前两天,商大姐可是跟他示过好的,一时间他有点愣神,难道她盯上了这个位子?

不可能吧?下一刻,他就将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,她可是伍海滨的老婆,哪里看得上这种职位?而且对她来说,最该做的还是全力做好后勤工作,保障伍书记后顾无忧。

就算蒙艺的夫人尚彩霞,当初也不过是在人事厅干个巡视员——她想当副厅长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但是人家根本就不稀罕。

不过,不管陈太忠有再多的猜想,他也不能跟秦主任提出这个问题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那行,我过去看一看,反正我就是个副职,啥也做不了主的。”

秦连成悻悻地哼一声,他的嘴巴蠕动了好一阵,最后才叹口气,“反正,你把握好分寸,不要顶他太狠,也不要答应太多。”

这个家伙,真的是令所有的人都头疼,陈太忠走出去,也是禁不住抱怨一声,感觉是比哥们儿还神憎鬼厌呢。

接下来他来到办公室,等着曹秘书长的接见,想到李云彤前一阵在这里受到的待遇,陈某人在接待室,下巴微扬地看着几个工作人员,那样子是颇为傲慢——其实这个样子,他还是借鉴了蒋君蓉的做派。

他有心挑衅,但是别人都不理他,陈主任在省委办公厅里,大小也是个名人了,大家惹不起,做出一副无视的态度总是可以的——其实真要说起来,视而不见也是很侮辱人的。

陈太忠等了差不过半个小时,眼见曹福泉还没放话出来见自己,心里就不爽了:你小子是故意把我弄到办公厅,来羞辱我吗?

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,他选了一个无视自己最厉害的小个中年男人,低下头去感受此人的气机,等到那货从他身侧走过的时候,他迅疾地挺身伸个懒腰,却是重重一拳打到了此人的嘴角。

“你!”小个子男人眼睛一瞪,不成想陈太忠也是眉头一皱,“我说,你走路多少带点声音行不行?”

这话说得……谁敢在省委跺着脚走路?小个子气得脸都青了,就在这时候,有人接起一个电话,之后轻咳一声,“文明办的陈太忠副主任,秘书长请你进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