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20章 发作(上)

直到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还是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——王刚真的会潜逃吗?

不过这个问题,想得再多也没什么意义,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,然后他就又拿起手机,给警察厅招待所打电话,“我是陈太忠,请帮我转一下寿喜的赵女士。”

一阵音乐声过后,电话转到房间,接听的却不是赵女士,而是另一个清脆的女声,“陈主任您好,小赵正在卫生间洗澡,您有什么指示,我可以转告她吗?”

陈太忠当然知道,这是省厅派来晚上陪护的女警,他缓缓发话,“因为出现了一些变故,小赵母子的处境,可能会有一些危险,请你务必提高警惕,还有……建议明天孩子最好不要去上学。”

王刚去找这母子俩泄愤的可能,无限地接近于零,倒是某个失踪的混混还更可能一点,不过陈太忠知道,某些事情是不能以常情对待的,比如说——谁能想到,王刚会离奇失踪呢?

所以他觉得,自己有必要提示这母子俩一下,不管怎么说,事情是由她俩的上访告状引发的,王家父子的被动也始于此,谁敢保证,人家就一定不会迁怒这娘儿俩?

反正这是潘部长交待下来的任务,文明办副主任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。

然而他这话一说,电话那边的女警察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,声音之大,甚至隔着电话都听得清清楚楚,下一刻,她胆战心惊地发问,“陈主任,您……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到这语气,就有一点无语了,你好歹也是人民警察呢,怎么胆子就这么小呢?“就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,你不是负责保护她母子俩的吗?”

“可是……我只是内勤啊,”女警觉得挺委屈,我要是正经的刑警,也不可能晚上来陪这母子俩休息不是?“我的主要任务,是照顾她俩,这是在招待所……没必要浪费警力。”

啧啧,陈太忠禁不住又咂一咂嘴巴,老窦这用人,也是有点形式主义啊,不过他倒也能接受这样的说法,高端的警力,还是要用在刀口上的。

不过,他也不可能跟这种样子货说什么内幕,于是他咳嗽一声,“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真相,可以向你的上级咨询,我只是负责通知你们,这几天安全第一。”

说完这话,他挂了电话,但是那女警不答应了,她顾不得已经是深夜时分,马上打电话向上级反应——人吓人,是会吓死人的。

不多时,情况就反应到了专案组,事实上,这时候专案组的相关领导已经得到了消息,知道王刚失踪了,不过,连许绍辉都不想轻易动作,这帮老干警自然知道轻重。

听说陈太忠亲自打电话到招待所,这边也只能表示,我们再加一个岗过去——那娘儿俩是潘剑屏要保的,谁敢让出半点意外?王刚这里掉了链子,大家已经很被动了。

不过,那女警想知道更多内幕的心思,也被人毫不留情地拒绝了,没有人会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——等到你该知道的时候,自然会知道。

陈太忠这一晚上,过得也不是平静,他既然能想到王刚迁怒于赵女士母子,自然也会想到……王刚可能会迁怒于我身边的人。

这个猜测,让他相当地不舒服,然而偏偏地,他还没什么太好的办法——当初窦明辉表示要捂盖子,很坦然地接过了这段恩怨,他别说往王书记身上打神识了,就连王刚的相貌,他的印象都不是很深。

所以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来到了警察厅,而且直接将他驾驶的桑塔纳横在了省厅大楼的大厅口,阻碍着大家进出办公。

这个行为,真的是有点嚣张,不过这车虽然不咋样,牌子却是很扎实,实实在在的素波市政府的车牌。

严格地说,这个车牌吓不住多少人,省警察厅的人,哪里会害怕素波市政府?不过就是那句话,是非只为多开口,烦恼皆因强出头,看到这个车牌是如此的架势,一般人也懒得去搭理省警察厅再牛,毕竟是在素波市扎根的——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?

而一些有眼力的主儿,却发现这车是省委文明办陈太忠副主任开来的,他们自然更不肯多事,陈主任是什么样的人,没有人比警察系统更清楚的了。

窦明辉是一如既往地迟到了一阵,而且非常明显地,他还没到警察厅就接到了一些消息,所以他在到达单位,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并没有多么吃惊,而是走上前看两眼之后,沉声发话,“太忠,你挡住大家进单位的路了,一会儿会下雨。”

“寿喜的事儿,你听说了吧?”陈太忠才不说天气之类的话题,他直接一针见血,根本不在意旁边有那么多人围观。

他不在乎,可窦明辉在乎啊,窦厅长左右扫一眼,已经有那乖觉的人开始清场了——堂堂的警察厅长,被人堵在了办公大楼门口,真的是很少见。

但是情况既然已经发生了,那是神仙打架,再说别的没什么意思了,尽量消弭影响吧。

窦明辉见到大家都离得远远的了,才没好气地叹口气,“我说小陈,找不见王刚,那是纪检委捅出的漏子,你找到我这儿……是觉得这事儿该我负责,还是看我好欺负?”

“你少跟我来这套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一摆手,他手一抬,就想戳窦厅长的胸脯,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,但是这个动作的雏形,被不少人看在了眼里。

但是他暴走,确实有他暴走的理由,“当初是你说要捂盖子的,我尊重你的意见了,所以才没插手,然后……你就把盖子捂成这样?”

“这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?”窦明辉眉头一竖,他觉得自己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了,“我就是要捂盖子,但是我也一直在查,现在这明明是纪检委的问题,你……找我干什么?”

“你在查,但是王刚找不见了,”陈太忠不理他的恼怒,而是直指问题的核心,“当时你答应好我的,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。”

“但是夏大力联系了纪检委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窦明辉也是冤枉得不得了,他眼睛一瞪,“王刚是纪检委弄来的,你找我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那是你的问题,不要跟我说,”比不讲理,陈太忠怕得谁来?他的眼睛登时就是一瞪。

事实上,他不讲理也是有缘故的——没有哪个正处会吃撑着了,跟省警察厅的一把手不讲理,他敢不讲理,就有不讲理的道理,“昨天我跟寿喜那娘儿俩打招呼了,最近小心点。”

这我当然知道了,窦明辉的心里,真是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了,做为一个政法系统的老前辈,他有资格说:穷途末路负隅顽抗之辈的心态,我比你了解得多得多。

不过想是这么想,他还是保持了一份克制,于是他淡淡地点点头,“太忠你的拾遗补缺很及时,嗯,就是这样了……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“这个拾遗补缺是对潘剑屏的,跟我一毛钱的相干都没有,”陈太忠终于图穷匕见,他冷笑一声,“但是……我家人的安全呢?”

“你家人的安全?”窦明辉讶然地重复一遍,心里却是隐隐觉得,有些地方出问题了。

“王刚可能找这母子俩的麻烦,这是迁怒的心态,”陈太忠绷着脸发话,“他能迁怒于这母子俩,难道就不能迁怒于……”

“好了,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了,”窦明辉果断地打断他的话,这一刻,窦厅长真的明白,小陈为什么今天这么大的火气了。

王刚大概是跑了……这是事实,对大家来说,这个事实不甚重要,无非是跑了一个副厅,跑到国外的话也就算了,要是在国内,早晚抓得到。

而问题也就在于此了,对大多数的干部来说,这货跑了,那就是有再多的理都是没理了,大家面临的不过是善后的问题。

但是对某些人来说,善后也很关键,尤其是那些关键人物,比如陈太忠就会想到——这货会不会对我的家人不利?

这个担心,基本上属于多余,但是谁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:失控——说的是失去控制,人家都可能报复举报者,那报复操作的人,岂不也是一句话,一个念头的事?

总而言之,这个可能性是非常低的,但是陈太忠因此暴走,也是可以理解的——人家担心自己的家人被报复。

而他窦某人,是拍了胸脯保证,一定要压下去这个事态,要捂盖子的——虽然在后期,省纪检委出来抢镜头了,从而导致了一些变数。

但是当初,他是粗暴地拒绝了陈太忠干涉的意向,那么眼下陈太忠冒出头来找他要说法,这个责任……他不能完全否认。

“是我的,我认,来,咱们进去说哈,”窦厅长哼一声,手一抬就拍在了某人肩膀上,“太忠,这是我的摊儿,你别搞得这么剑拔弩张的,给别人看了笑话去……咱俩啥不好说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