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8章 程序正确(上)

“跟她说我不在,”陈太忠是真的不想看这梁远了,墨迹得可怕,可是一听说外面找自己的,是另一个讨厌鬼,他琢磨一下,决定再在屋里待一会儿。

这句话说完之后,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,梁主任不说话,林主任和傻大姐也不说话,陈主任更是不说话。

陈太忠又等一阵,发现这梁远死活不开口,他索性摸出手机,拨个号码,“南宫……嗯,你好你好,回头我就去北京,现在中关村那边我有点事儿,你帮我查个公司,叫运海,搞进出口设备的,老总姓梁……”

“陈主任,这就有点没必要了吧?”梁远苦笑着发话了,还是那种蔫不拉吉的样子,“本来是干部的事情……”

说到一半的时候,他住嘴了,姓陈的根本不接他的话,而是自顾自地对着电话讲着,讲完之后方始看他一眼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这是咱们干部的事情,就不用牵扯上孩子了吧?”梁远的脸上,是谦恭的笑容,他进来之后一直是这个样子,软绵绵的。

“分歧无非就是这一点,查清楚不就完了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其实,他很想对此人下死手,但是这家伙的表情,却是很具有迷惑性,容易看得人心软。

算了,眼下大幕开启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陈主任勉强找出一个解释,接着他又说,“你放心,我北京的朋友办事绝对没问题,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那也就是……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了?梁远实在是有点服了这位的折腾劲儿了,他又苦笑一声,“其实大人的事儿,何必牵扯到孩子呢?要不……我改非得了。”

“你不用改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是真的火了,他微微一笑,“我这人是讲道理的,就算别人不给我面子,不支持我的工作,我也不会随便迁怒于人,总是要手里有了证据,再找个地方讲理。”

合着你是觉得,我不给你面子啊,梁远听出这话里的意思了,其实对他来说,政治生命就止步于这个副厅了,他所追求的,无非是安安稳稳地等到退休。

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,他现在是能躲的就躲,能推的就推,具体的表现就是他不会给任何人制造麻烦,但是同时,他也不会承受任何飞来的麻烦。

所以他不肯写儿子有绿卡,但是眼下的情景告诉他,有些时候,不作为同样会得罪人,而且对方还说要“换个地方讲理”——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。

其实陈太忠的名字,他也早就听说过,不过怎么说呢?他还是忽视了此人的能量,在他的印象里,此人是蒙艺门下的人,眼下虽然跳来跳去,但是不去招惹也就行了。

这个误会,从某个角度上讲是可以理解的,尤其是对于某些远离信息中心的主儿来说,没有多少人能想到,蒙艺的嫡系,同时会是黄家的重臣——蒙艺可不就是被黄家逼走的?

所以梁主任对干部家属调查表,采取了等闲视之的态度,事实上他也认为,自己无欲则刚,少招惹一点是非,才是明智之举。

而眼下,他抱着的,还是同样的态度,既然陈太忠你张牙舞爪,那么好吧,我认了还不行吗?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这样吧,就当他的绿卡还在了,我听你们的劝……改这个表。”

“你不用听我的劝,不改也行,”陈太忠的恼怒本来有三分,听到这话,却是涨到了七分,你这是赤裸裸的挑衅,是可忍孰不可忍,“我这人从来不冤枉人,咱们听北京的调查结果就行了,梁主任你何必委屈自己?”

“北京的调查,可能比较模糊,”梁远轻笑一声,这个话有点夸张,但也不是完全的虚张声势,他这么多年没人动,肯定有他的底蕴,“关键是大家要达成……”

“陈主任你有意思吗?”就在梁远絮絮叨叨地解释的时候,门猛地被推开,一个美艳的女子走了进来,她傲气无比鼻孔朝天,“找你说点事,你还说你不在?”

“收起你那一套,啊?”陈太忠厌恶地皱一皱眉头,“蒋君蓉,这是我的办公场所,你想撒野,也找对个地方!”

“他们说你不在,我来看一看,”蒋君蓉微微一笑,她其实也不想这么嚣张,毕竟这里是省委而不是省政府,但是姓陈的明明在,偏要躲着不见,这就让她异常恼火。

所以她不但直接闯了进来,下巴也依旧扬得很高,是一种自我感觉极好的姿态,她扫视一眼屋内,“好像没什么要紧事吧?”

“我们在讨论你的美国绿卡问题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一个很严肃的场合,被这女人搅了,他肯定是要暴走一小下的,“你有欺骗组织的嫌疑。”

“绿卡?”蒋君蓉听到这个词,终于是愣了一下,接着微微一笑,直接无视了某人的挑衅,“哦,原来是这种小事啊,陈太忠你整天就忙这样的事情?”

“这种事情,不算小事,”陈主任缓缓地摇摇头,“蒋主任你见多识广,不认为这是多大事,但是这关系到整个干部系统的纯洁性,我是不抓不行的。”

“我也没说你抓就错了啊,”蒋君蓉听得眉头一皱,“行了,我找你来是什么事,你也知道,来,出来跟我说一说这个事儿。”

“你给我一边儿呆着去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就见不得她这副模样,“我文明办的事情该怎么做,还轮不到省政府插手,有本事你来当这个文明办主任。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”蒋君蓉登时傻眼,她被人扫面子的时候多了,但是这么被人扫面子,还是第一遭。

“我这人一直就是这样,”陈太忠不疼不痒地回一句,接着就站起身来,“梁主任,事情我都说得明白了,你不要自误。”

陈主任跟着蒋主任走了,可是梁远傻眼了,他随口问一句李云彤,“李主任,这个蒋主任……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?”

其实,主持约谈的是林震林主任,但是李主任有点大大咧咧的,大家也都能看在眼里,所以梁主任问话,就选着比较好说话的人问了。

“蒋省长的女儿嘛,你不知道?”果不其然,李主任的回答,果然是大大咧咧的,然后她很体贴地点点头,“嗯,也是……她斗不过老板的,多少次了。”

她的话说的轻松,但是梁远登时就傻眼了——堂堂的省长的女儿,斗不过一个正处级干部,我没有听错吧?

其实,陈太忠也是有点头疼蒋君蓉,这女人说风就是雨,而且在省委都能这么直接折腾,陈主任想到自己那个啥啥之友的外号,决定不跟她一般见识。

说白了,这也是蒋主任心系工作,在这一点上,就连陈主任也不得不承认,这女人纵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可对工作的态度,真的是无可挑剔。

所以,在从四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,陈太忠也没再跟她打什么嘴皮子官司,就是将他的想法说了一遍,“……我这个方案,是对素凤手机,对咱天南都好,一举多得。”

“你早说不就完了?”蒋君蓉听得也笑了起来,听明白了这个构思,她也是有点佩服他这琢磨劲儿,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。

“你说的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悻悻地瞪她一眼,“中午不是就要跟你说这事……是蒋主任你太忙啊。”

“电话上可以说的嘛,非要吃饭什么的,”蒋君蓉笑吟吟地回答,然后她眼珠一转,声音变得大了些许,“万一我男朋友看到咱俩在一起,那你可就麻烦了。”

“你就败坏我的名声吧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他知道,自己越是计较,她就越是得意,眼下这办公室的门未关——肯定不能关,这女人愿意说那些引发歧义的话,他就只当听不见了,“主要是这个话,当面说比较明白。”

“明明电话上就能说明白的,”千万不能跟女人叫真,蒋君蓉目前的状态,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,不过总算还好,她的心思主要还是用在了工作上,“那沃达丰现在的代言人是谁?”

“我还没问出来呢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大概等个一两天就有信儿了。”

“嘿,怪不得你要面谈,”蒋君蓉这下是完全明白了,她轻笑一声,“原来你只是一厢情愿,看来还得我们素凤公司来帮忙啊。”

“本来就是合则两利的事情,你不要自我感觉这么好行不行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他最烦蒋君蓉的,就是这一点了,“你要真是这么想的,那这样……你玩你的,我玩我的,我不跟沃达丰打交道,一样能请到想请的人。”

“啧,这就着急了,”蒋君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她最喜欢看他恼火的样子了,不过下一刻,她的手一动,就摸出了一个小巧的手机,“连个代言人都打听不出来,看我的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