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7章 进展(下)

许纯良这个态度,其实是很正常的,沃达丰的定制机,不光是内置了不少程序,外壳也是打着沃达丰的商标,连“Made in China”都是打在机壳内部的。

所以对素凤手机来说,这只是一单大宗交易,样机合格并且能保持品质的话,就可以成交——那么他们还打什么广告?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真是无语了,“我说,你们素凤厂就要做一万年代工,坚决不发展自己的手机产业,你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算了,中午你跟蒋君蓉见面聊吧,”许纯良听他这么说,也是无奈得很,“我又不在素波,唉,这股份制企业就是麻烦。”

“不用了,我的热脸已经贴了一个冷屁股,”说到这里陈太忠也火了,早给她面子,她非不肯要,“就是通知你们一下准备出钱,如果不答应的话,你俩不管是谁,给我一句话就行。”

“喂喂,你等一下,”许纯良还待说什么,那边已经压了电话,他轻喟一声将电话放下,不由得沉思了起来。

对陈主任的活动能力和组织能力,许主任一向是很推崇的,听到太忠打算利用这个文化节宣传一下素凤手机,他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——素凤有自己的未来,不会局限于代工。

然而就是他说的那句话了,股份制企业真的麻烦,素波高新区在素凤手机项目上,只比凤凰科委多了一股,但这就是决定性的。

沉吟一阵之后,他才给蒋君蓉拨过去电话,将陈太忠的意思说一遍,“……他说了,如果你不想出这个钱,直接告他一声就行了。”

“他要帮着联系广告,也得把细节说出来吧?”蒋主任倒是听明白了,可她又生气了,“金额什么的都不说,就通知我出钱,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“反正你俩,我谁都惹不起,”许纯良叹口气,犹豫一下他才发话,“以我的经验,这个时候你什么都不要操心,听他的就行了,绝对会给你办合适了……比你辛苦争取的还强。”

“那是你的性格,不是我的,”蒋君蓉冷冷地回答,她的掌控欲极强,一向习惯把事态掌握在自己手里,更不喜欢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走,“我找陈太忠商量。”

然而到了这个时候,陈太忠哪里会理会她?“请我吃饭?没空没空……现在都已经吃上了,吃完还要午休呢,早给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。”

“要不,我陪你一起睡?”蒋君蓉轻笑一声,她也真有一套,公事公办的时候说话极冲,但是求人的时候,也会施展诱惑,尺度还不小。

“免了,我对你没兴趣……嘟嘟,”得,那边直接压了电话,蒋主任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,“这个混蛋,你早跟我说是广告,很难吗?”

好半天之后,她才轻哼一声,又拿起电话拨个号,“帮我关注一下,陈太忠这两天的行程……确定了的话,给我来电话。”

其实她这么说,也有点冤枉陈太忠,陈某人现在都还没把事情定下来。

陈主任原本的计划,是打算通过沃达丰来借势,没办法,蒋世方不给他多少预算,真是既要马儿跑,又要马儿不吃草——这父女俩做人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怎么借沃达丰的势?很简单,将沃达丰的代言明星请到天南来,当然,若是那明星不合适,他也可以撺掇沃达丰签两个合适的明星——不过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小,沃达丰能签下的代言人,又怎么可能差得了?

想将代言明星请到天南,那就要有充足的理由,在这个环节上,素凤手机厂无人可以替代,有这么个沃达丰代工生产线在,请人的费用,想必拦腰砍一半都没问题。

陈太忠这也是被逼出来的,没办法,没钱的话,罗天上仙也不好用,他不可能自己掏腰包去给公家做事,那也只能这样算来算去地找路子。

但是他昨天晚上才联系了尼克,他对沃达丰的情况两眼一抹黑,也不知道那公司对素凤的印象——尼克议长答应帮他了解一下。

总之,这条路是陈太忠打定主意要借的,他也不怕实现不了,撇开尼议长的因素不说,就是素凤这个代工单子,也值得沃达丰多看两眼不是?

更别说凯瑟琳也跟沃达丰的人有联系,只不过陈某人有点大男人主义,不愿意总是通过女人成事,尤其这女人还是外国的,所以他暂时没联系她。

路是要借的,但是消息还没落实,他就想先跟蒋君蓉坐一坐,商量一下此事,不成想三言两语地呛成这样了。

当天下午,稽查办约谈了两个干部,其中一个干部是某地级市的工会主席,另一个则是省建委的副主任——下面地市的干部,基本上就这三个有问题的。

当然,不能说地市总共就这么三个厅级干部的子女在国外有绿卡,事实上,子女有绿卡的干部远不止这些,但是前文说过,这个重灾区还是集中在素波和凤凰,其他的地市相较而言,是比较欠发达的。

可是凤凰这边大家都知道,陈太忠在抓这个事儿,当初田立平直接就让田强把绿卡上交了,乔小树、靳湖生等人也如实填写了,子女在国外有绿卡。

所以凤凰就没什么可抓的内容,然后再撇开素波,其他地方的省管干部,还有人也在一再的吹风下,把情况改写过来了,目前这隐瞒实况又被翔实举报的,就是郗华杰、张州的政协副主席以及眼下这个工会主席,一共三个人。

这也是陈太忠的手法,先抓外地的,本地素波的也好,是省委省政府的干部也罢,略略放在后面一点——前面出来的成绩,就能做为证据,压制后面出来的反弹。

所以这个建委副主任,实实在在是素波第一个被约谈的干部,陈某人还问一问老主任,你想不想跟这个谈话,结果秦连成说了,我还是跟那个总工会主席谈一谈吧。

省建委的这位叫做梁远,今年五十四岁,孩子也是出国留学的,现在学成归来,在北京跟人合伙开公司。

关于梁主任的儿子,建委流行这么一个笑话,小梁同学在美国上学期间,买了一辆豪华奔驰车,由于他没有刷卡直接现金支付,被人怀疑洗钱或者别的什么。

总之,小梁是被人调查了,最后还惊动领事馆,有人特意打电话到国内来问,大家才知道,哦哦,梁远的儿子在美国上学还买奔驰啊。

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这事儿都是发生在六七年前,那时候梁远就是副主任,才说还能再往上走一步,结果被人拿此事说事,连即将到手的常务副都飞了,接下来他就一直是副主任了。

自那以后,梁远的状态就变了,不但低调异常,什么东西都是打死都不承认——不过说句良心话,他的口碑也不好,大家猜测,梁主任手上起码有个大几千万。

举报梁远的人,说梁主任的儿子在美国留学期间就弄到了绿卡,现在甚至可能国籍都有了,小梁在北京也没什么正经干的,买了几套房子向外出租,然后代理了一些国外的工程机械在销售。

举报者心挺细的,甚至找到了小梁的绿卡号码,有了这个东西,那真是什么都查得出来,从美国移民局那儿一查,就知道这个绿卡还在使用中。

但是梁远死活就是不改调查表,今天陈太忠把他叫过来的目的,都不仅仅是约谈,而是要做梁主任的思想工作——大家都知道你儿子有绿卡,你这么硬挺着,有意思吗?

“我儿子的绿卡,是上学时候办的,上完学也就没了,”面对大名鼎鼎的陈主任,梁远还是一口咬定,“而且他在北京发展……大家谣传他有绿卡,但是我不能确定。”

话咬得很死,但是他的态度是软绵绵的,就是那种……受过刺激的感觉。

主导这个约谈的,是林震林主任,罗主任跟秦主任一起,和工会主席谈话呢,林主任看见这货死活不开窍,他也有点着恼,“这个绿卡我们调查过的,号码都有,确实是你儿子的。”

“唉……我没有查过,”梁远苦笑着摇头,“我没查过,肯定就不信……你们要确定的话,可以给我的表上加备注,我只是不想亲手写上去。”

“你儿子有绿卡,跟你也没什么关系,”傻大姐皱着眉头摇头,“你如实填写就行了,我就不知道你怕什么。”

“正是因为跟我关系不大,我没见过他的绿卡,就不填嘛,”这梁远还就认死理了,他双手一摊,“这并不是多重要的事情。”

其实陈太忠挺清楚此人的心态,梁主任已经上进无望了,口袋里还揣了仨瓜俩枣,那档案上很多东西,能不承认就坚决不承认,以免将来被人抓住做文章。

见他们说来说去,死活谈不出结果,陈主任真的恼了,他咳嗽一声,“那行吧,你们先谈着,我让人在北京好好地小梁谈谈。”

梁远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就在这个时候,郭建阳敲门进来,“头儿,蒋主任找您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