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5章 小王志君(下)

下班时间,轻轻松松地到来了,除了稽查办的人,再没有人知道,有关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第一个约谈,已经圆满地结束了。

秦连成一直在关注着此事,整整一天里,他外松内紧,就是想得知结果,所以,当陈太忠走出楼去,来到车前的时候,接到了老主任的电话,“太忠……还顺利吧?”

“嘿,遇到个极品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说实话,郗华杰还真是个极品,眼神、能力和反应样样不缺,偏偏是预判能力,糟糕到一塌糊涂,不过不管怎么说,“还算顺利吧。”

“他承认做错了?”秦连成真的想多知道一点,这是文明办第一次的约谈,尤其是……小陈约谈的证据,不过是一封不靠谱的举报信,就算还有一点从纪检委找来的材料,份量也是有点不够。

“嗯,稍微教育了一下,他就知道错了,”陈太忠可不能轻率地回答,很多信息的传递,就是在这样轻描淡写的沟通中完成的,哪怕是面对老主任,他也不能随意。

“好的开始,就是成功的一半,”秦连成听得就笑了起来,听得出来,他很开心,“需要单位支持的时候,你尽管开口。”

“明天又约谈了三个干部,上午一个,下午两个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主任您要是想谈,我让给您一个。”

“哪三个干部?”秦连成关心地发问了。

“下面地市两个,省政府一个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我现在取车呢,不太方便,您真想知道,那明天上午我去找您汇报。”

“呵呵,我就是问一问,”秦连成压了电话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就是补昨天的应酬,一直忙到八点,连赶五个饭局,其中有三个是号称“陈主任不来就不开动”——像这最后一个就是其一,王启斌在小王的酒店里,宴请陈主任。

陈主任赶到的时候,身边是带了汤丽萍,反正三个人吃饭,跟四个人吃饭差不多——老王也说了,这是自己人坐一坐,没外人的。

小汤对这个小王,也是听说过的,人家靠着王处长,帮丁小宁哗哗地往外卖房子,赚了不少钱,眼下都开起这么大的酒店了。

要是搁在半年前,小汤同学肯定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——都是卖房子的,同工不同命,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。

现在她的腰包也鼓了,就没有多少愤世嫉俗了,她甚至在琢磨,我是不是也该搞这么一个酒店——嗯,回头问一问小宁姐吧。

然而,她羡慕的那位,眼下却是不想干这个酒店了,这正是王启斌将陈太忠请来的原意,“太忠,今天找你来,主要是想说一下,小王现在想找个工作。”

“她不是在帮小宁卖房子吗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小王一眼,又摆一下手,“还是这么大酒店的老板,还要找什么工作?”

小王的嘴巴动一下,最终却还是看王启斌一眼,王处长见状,就笑着解释,“这酒店干得有点累,她打算让她的弟弟接手……房子也能接着卖,关键是她现在不愁钱,想干个公务员端个铁饭碗。”

你倒是真敢想啊,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看一眼小王,哥们儿都没琢磨把自己的女人弄进体制呢,他微微点头,“这种事儿……启斌老哥,你手里拿着官帽子呢。”

“我这地方……它不接地气啊,”王启斌苦恼地叹口气,又看一眼小王,才缓缓发话,“太忠你这熟人多路子广,安排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”

“我这……也是没能力,”陈太忠端起面前的酒杯,一饮而尽之后,他看一眼小王,眉头微皱,“你这卖房子开酒店,日子过得多舒坦,小宁也没进官场的想法,那是上杆子找虐呢,你知道官场有多可怕吗?”

小王可怜巴巴地看一眼王启斌,综合干部处处长只得又开口,“太忠,你跟段卫华,跟田立平关系都那么好,随便安排个人,是多大点事儿?”

“田立平现在是通德市长,”陈太忠看一眼王启斌,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来。

“嗯,马上就是市委书记了,这个我知道,”王处长点点头,“小王去通德上班也无所谓,她本也学了车也买了。”

“通德的王志君,是我扳下来的,”陈太忠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酒杯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启斌老哥……你知道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吧?”

王启斌登时语塞,王志君的事情,省委里都不少人知道,那女人原来是个殡葬馆的临时工,十五年就爬到了通德市委党群副书记的位置上,这次她被双规,翻出了往日的提拔过程,搞得跟她有关的那两位,都被人暗地里笑话。

他沉吟好半天,才侧头看一眼小王,“我觉得太忠说得不错,你玩一玩,轻轻松松就把钱赚了,丁小宁也是一样没进体制……你何必搞得自己那么累呢?”

小王嘿然不语,沉默片刻之后,她点点头,苦笑一声端起酒杯,“陈主任,这是我胡思乱想的,对不住了啊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也端起了酒杯,心说别说你也姓王,连你这相貌和身材,都跟王志君有几分相似——圆盘脸和略略丰腴的身材。

四个人吃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,陈主任起身告辞——他赶了五场,肚子早就饱了,无非是汤丽萍还没吃饭,他等一等而已。

“家里还有点事情,”王处长见状,也站起身,表示今天得早点回去,小王挽留几句,然后就将这三位送到酒店后门——再远也就不方便了,容易被人看到。

这时候,王启斌才干笑一声,低声跟陈太忠解释,“太忠,我也不赞成她进体制,不过她闹腾得我头疼,才把你叫过来……她可是知道你厉害,你看你说一句,比我说话强多了。”

“王处懂得怜香惜玉,这才是性情中人,我做恶人也值了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他这话纯属瞎侃,看王启斌这个样子,他就有点明白,王志君当年是怎么混进组织的了。

不过,当初这小王还是湘香张罗的,陈某人和那某人合力,将洁身自好的王处长拉下了水,所以对今天晚上这件事,他也没办法多说。

真要说什么的话,他也只能感慨人心变得太快,以前的小王,只是新人求罩求包养,然后卖房子赚了钱,又开了酒店,现在的目标是越发地高了——居然想做公务员。

以陈太忠的感觉,这个小王的野心膨胀得如此之快,极有可能变为另一个翻版的王志君,别看她现在人畜无害的样子,可人要变起来,那也可以日新月异的。

很显然,王启斌也是听到王志君这个例子之后,才下了决心,不招惹那么多的麻烦——省得将来被人戳脊梁骨。

陈太忠默默地开着车,好半天才无奈地摇头笑笑,顺便侧头看一眼旁边的汤丽萍,“要是搁给你的话,你愿意进体制吗?”

“搁在以前,我肯定愿意啦,有机会吃拿卡要,”小汤笑着回答,她以前真的很愤世嫉俗,“不过已经跟你在一起了,那就无所谓了……正经是在那些单位里,不能穿时髦衣服,也不能打扮得太显眼,那有啥意思?”

“嗯,没错,就是这样,”陈太忠点点头,小王那也是爱打扮的年纪,居然惦记着进体制,“幸亏我这人讲原则,把她放进来还真的麻烦。”

“其实啊,我看王启斌也不是被逼的,”难得地,汤丽萍居然点评起了王处长,“你要不坚持的话,安排了也就安排了,他绝对不会反对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当然知道,王处长那么说,不过是表示两人的关系不会因此的产生任何的变化,至于老王说的“被逼”到底是不是真相——计较那么多也没用。

“你说得有道理,不过最终的结果,是现在这样子,”他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脸蛋,顺便开导她两句,“其实事情的真相,并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”汤丽萍笑着摸一摸自家脸上的大手,轻声发话了,“好了,就这儿停了吧。”

自打陈某人接二连三地被出租车认出之后,他每天回湖滨小区,就要将桑塔纳停得老远,如果不幸又载了小汤或者董飞燕之类的人,他还要先将人放在小区门口不远处,然后自己再去停车。

于是小汤同学在进了别墅,信心满满地告诉其他人,说我是搭太忠的车回来的,他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。

不成想这个“一会儿”,时间还真长,大家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,才有钥匙声响起,然后陈太忠一边皱着眉头,一边打着电话出现在门口。

下一刻,他冷笑一声挂掉电话,嘴里还轻声嘀咕着,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……本来就是天经地义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