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4章 小王志君(上)

对陈太忠而言,今天郗华杰所做的事情,简直一无是处。

一开始试图蒙混过关,这就是大错特错,然后试图跟自己讨价还价,还是个错,都已经对好口供了,却又将项富强拖了出来——你少说一句会死啊。

陈主任可不想让此人的爆料,打乱自己的节奏,他相信其他人也不会问郗市长到底立了什么功,现在倒好,此事由暗转明了。

事实上,虽然郗华杰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合时宜,但这只能说,此人的运气太背,陈太忠也承认,这厮做事,其实还是很有章法的。

像今天便是如此,很多细节郗市长处理得都不错,感知能力很敏锐,逻辑分析能力够强,做出决定也极果断,然而遗憾的是——每次判断形势,他总是要选择错误的一边,然后才没命地拾遗补缺。

这样的运气值,真的是很悲催,陈太忠细细地看一下记录的上下文,眉头皱一下,“奇怪,没人问,他怎么会主动说这事儿?”

“这我还真不知道,”林震笑着一摊手,“其实大家也不稀罕听他说啊,有些东西,知道还不如不知道,您能肯定了他的立功行为,那就足够了……我们哪儿有那么强的好奇心?”

陈太忠轻喟一声,深有感触地点点头,“唉,知道不如不知道,确实是这样……那以你的分析,他为什么会猛地冒出这句来?”

“他大概……是想证明自己确实立功了,”林震琢磨半天,也只能如此回答。

他现在对自家的头儿,真的是无比地佩服,关门谈上十分钟,再打开门的时候,堂堂的副市长就有什么说什么,要多配合有多配合。

然而,领导的光环太强大了,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,以至于大家不太好通过一些普通的逻辑推理来确定某些猜测——不是我们没能耐,而是领导太变态。

“这真是……莫名其妙,”陈太忠翻一翻眼皮,他对这个消息提前泄露出去,是要多不满有多不满——姓郗的你难道不知道,世界上就没有绝对的秘密吗?

反正,事情还没办已经被人嚼谷了,这个事实让他相当地不满,如此一来,就丧失了隐秘性和主动性,说句更难听的,他就算想装聋作哑不闻不问,也是不可能了。

不过话说这时代,是向前发展的,他也不能拘泥于旧事,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事物,于是他又问,“那他不觉得,有些话不该让太多的人知道吗?”

这个问题,就有点诛心了,可是林震偏偏不这么认为,他轻笑一声,“其实,他提供的线索……我也早在调查了。”

林主任是组织部的派驻干部,就是负责调查表的整理和归档,他虽然办事跳脱,可这脑瓜是一等一的聪明,记性也极其地好,“项富强本人,确实也是个争议人物。”

“是吗,我怎么不知道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声,也没多少关注的意思。

但是林震在这些资料上下了大功夫,他也想让自己的辛苦得到别人的承认,于是他很直接地回答,“确实是这样,这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……”

这个项富强所在的天化集团,是天南省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,正厅级别的企业,项董事长原为化工厅的副厅长,执掌这个厂子已经有七八年了。

项总的女儿在澳大利亚有绿卡,这个他没有隐瞒,甚至他的外孙子就出生在澳大利亚,这更是瞒也瞒不住的——至于说小家伙有没有澳大利亚的国籍,那……就说不清楚了。

他的爱人,在女儿生孩子的时候,专程跑到澳大利亚去照顾那母子俩,而他的儿子,目前在澳大利亚读书。

就是这么一个家庭,项总在调查表上,填写上了女儿嫁给了澳大利亚人,是有绿卡的,但是儿子和爱人,他就没写那个。

林震对这个人的印象极深,因为此人的情况,太有代表性了,首先,他是承认自己的孩子在国外有绿卡的,其次,据别人反应的情况,此人可能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“裸官”——除了他自己,其他的直系亲属已经全部获得了外国的永久居留权。

“哎呀,是这么一个人?”陈太忠听得也略略有点意外,他一直关注的,是那些隐瞒不报的干部,像这样报一半藏一半的领导干部,他还真的没时间和精力去关注。

“嗯,项富强的情况,也有不少人反应,”林震正色点点头,“他是比较特殊的一例,但是因为他承认他女儿有绿卡,目前咱们还顾不上调查他。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他才轻喟一声,爆了一句粗口,“这他妈的,全是咱党的干部,嗯,郗华杰说没说,他是怎么知道这个情况的,能不能确定?”

“能确定,因为他的儿子在申报绿卡期间,知道了这个消息,这是同一个中介公司操作的,”林震也跟着叹口气。

合着郗伟的绿卡,并不是在澳成的天南分公司办理的,而是在北京总部直接办的,其间在办理的过程中,出现了一点小纰漏,总公司的人为了稳定人心,出具了一批运作成功的名单。

这其中,就有项富强儿子的名字,郗伟就暗暗地记在心上——都是天南人嘛。

到后来,他的绿卡也办了下来,出于好奇或者说别的什么原因,他特地打听了一下项富强家人的情况。

这个时候,他已经是绿卡大军阵营里的一员了,别人也不是特别地提防,而他又刻意逢迎,得到一点真相,并不是很难。

陈太忠和林震都不知道的是,这个郗伟,原本就不该出现在澳成天南办事处的业绩名单里,只不过办事处为了增强说服力,才将此人的名字划了进来——由此可见,这中介公司也不是特别让人放心。

总之,因为有这样的曲折,陈主任在澳成的办事处里,知道了郗伟的状况——那里连原本的身份都记录着,换成杨伟这名字也没用,但是他并不知道,项富强的一家,都移民出去了。

“这是在给咱们找事啊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这样的裸官,不抓真的没有天理,虽然按照政策来说,没有什么必须要抓裸官的政策。

中组部等单位,早就发文强调提防裸官了,但是总的来说,这是意识形态范围的事,没有出台该有的相关处理措施,大家就算发现裸官,也仅仅是……发现了。

“我倒是觉得,这个项富强,该纳入咱们的约谈名单里了,”林震还年轻,拥有年轻人所应该的具备的激情,他振振有词,“这才是咱们最该关注的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没有发话,心说我也想关注啊,但是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这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,你知道这货背后有多少人在支持吗?

陈某人的初衷,是将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推行下去,并且保证这个表的权威性,通过这个来构建一条钢铁战线,防微杜渐,是的,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调查而调查。

简而言之,调查项富强是必然的,但是目前就去调查,似乎时机有点不太成熟。

这个思路,是陈太忠最觉得憋屈的,但是他还不得不捏着鼻子受了,他的目标不限于一个郗华杰或者一个项富强,那么目前,只能选择隐忍。

犹豫一下,他就果断地发话,“关于项富强的内容,抹了……”

“完全抹了?”林震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——领导,听到他交待的,不止我一个人,你要掂量好了啊。

“你们想记,就自己记下来,但是在这个约谈记录上,不能体现出来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吩咐一句,这个态度就很明确了,我不怕你们拿这个做文章,但是目前……大局为重。

换句话说,就是我早晚要收拾那货,但是现在不合适,时机不成熟,哪怕你们不服气去告状,我都担着了。

林震迟疑一下,终于是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不过可以看得出,他大概有点抵触情绪。

下面人有情绪,陈主任做为领导,就有负责疏导的义务,否则班子内部自己就要乱,他轻喟一声,“查是早晚要查的,但是林震呐……现在时机不成熟。”

林主任不傻,恰恰相反,他能在省委组织部脱颖而出,是很精明的一个人,他也感受到了主任的无奈和不甘,于是低声问一句,“头儿,要不我找人私下了解一下情况?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直勾勾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微微点头,“行,你有这个心就去查,不过别以为这是多么容易的事情,我能保证的……也就是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
人身安全?林震听得也是一愣,接着又微微地一笑,“有这个就足够了,头儿,那我上去处理一下,让他签字了啊。”

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看着林主任离开的背影,心里居然冒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:这样的赤子之心,林震你能保持多长时间呢?

想当初,崔洪涛可也是新长征突击手呢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