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3章 各取所需(下)

于是郗市长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我可以表示支持,也可以让孩子交回来绿卡,但是我这么支持文明办的工作……能得到什么?”

“你可以选择不支持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已经听出来了,郗华杰看出了文明办有不想把事情搞大的初衷,这很正常,副市长呢,猜这点东西真是小儿科。

但是陈某人平生最烦的,就是别人威胁自己——哥们儿抓精神文明建设,是为了这个社会好,你觉得发现文明办的谨慎了,就要以我们的工作来要挟,那我不介意狠狠地抽你一顿。

说完这句话,他就不再说话,而是淡淡地看着对方,等了差不多半分钟,见对方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,他转身向门外走去,“唉……不知自爱。”

“我都说了,我愿意配合,”郗华杰终于开口。

“晚了,你让我烦了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,一拉房门就要向外走,他是真的烦了——我一直照顾你,给你留面子,你倒觉得我软弱可欺,跟我提条件?

“陈主任你听我说,”郗市长飞身而上,直扑房门,下一刻,房门被他撞得重重地关上,然后他扭身看向陈主任,“你听我说,我没有要挟你的意思。”

“我说你这个人,怎么就这么犯贱呢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抬手一指对方,“我想听你说的时候,你不好好说话,现在,我没兴趣听了,你给我滚开!”

“我……我争取立功!”郗华杰马上又抛出一个绣球来。

他刚才吞吞吐吐的,肯定是想提一点条件,他想淡化此事,他想不让纪检委调查,他还想再把官做下去——我很情愿地配合你了,那么……你能给我点保证吗?

不过凭良心说,他关住门只是想讨价还价而已,没有一点要挟的意思,郗市长只是告诉对方——我很清楚,我的配合对你也是很有意义的。

不成想,姓陈的马上就毛了,人家不跟自己谈了,郗华杰立刻就发现,自己的表述方式出了问题——事实上,他拿腔捏调地说话,还是有点副厅的架子在里面。

然后他就紧跟着放下了架子,甚至他都不管陈太忠听不听,自顾自地就说了起来,“据我所知,省天化集团的老总项富强,子女和妻子全部都在澳大利亚。”

“你说你这个人,还真是贱得可以,”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,他哭笑不得地指一指郗市长,“我发现啊,对你这种人就不能好好地说话……连打带骂,你就老实多了。”

“我主要还是想把这个市长做下去嘛,”郗华杰到了这个地步,也直接说了,他绕来绕去说半天话没用,正经是没命地举报了一个人之后,才有继续说话的机会,所以他就直接提要求了。

“是副市长,不是市长,”陈太忠先强调一遍,“你的官能不能做下去,关我文明办什么事儿?我们只要求你解释清楚,为什么不如实填写干部家属调查表就行了。”

“我……是因为儿子偷税漏税,他通过介绍工程项目,赚了一些钱,”要不说这能当了副市长的,就没一个简单的,郗华杰的理由,是张嘴就来。

他知道机会难得,而且陈主任已经表示,你给我把事情解释清楚了,我就不追究你了,至于别人怎么想,我就不管了。

所以他马上就表态,“儿子办卡的资金从哪里来解释不清,我也是心疼他,就犯了这个错误,嗯……通过文明办对我的教育,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现在向组织坦白。”

“就这些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皱一皱眉头,其实这个理由是说得过去的,虽然郗市长是国家干部,但是他儿子赚的钱,不在他的职能范围内,而他也只是瞒报了儿子拥有绿卡,也没让儿子主动报税,这错误可大可小。

“我这……”郗华杰还真不知道,自己该再说点什么,他真的不想引咎辞职,“嗯……我回去以后,会劝他补交税款的。”

啧,陈太忠听到这家伙如此说,也是没了脾气,郗市长的屁股肯定不干净,要不然不会吓成这样,但是他的屁股——真的不归文明办管。

而且人家现在配合成这样,他也没有再往下查的道理了,文明办约谈干部的初始,动静能小一点就小一点了,否则的话,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强烈反弹。

这就是官场的无奈了,明明知道有些人有问题,还就是没法查,但是就这么轻轻地放了郗华杰,陈太忠也觉得有点不甘心,于是他哼一声,“郗伟以后几年……老老实实地打卡上班,就这样。”

“啧……不处理不行吗?我可以让他停薪留职,”郗市长听到这话,还是有点不甘心,他本来是想着,既然儿子的绿卡不得不露出来了,那就大明大方地承认了,正好等过几年,儿子的外国国籍拿下来,他又退了休,直接过去养老就完了。

“看把你美得,到时候你好往外跑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抬手一指对方,“你好歹是干过财政局长的,有过点什么事儿,我是懒得关心……但是你儿子的绿卡露出来了,如果还不报废,你因此受到别人关注的话,跟我可是无关了!”

“好,我让他老实上班,”郗华杰真是聪明人,一听到这个缘故,他马上就做出了决定,陈主任这个理由真的很强大。

郗市长也是光想着保儿子的绿卡了,却是没想到陈某人答应不动他,并不代表别人不动他,而郗伟继续持有绿卡,这就是最容易遭到人攻击的一点。

更别说,陈太忠说是不关心,但是自己若不听话,那就是不给面子,没准人家就要授意别人动手,郗华杰已经很清楚,跟自己打交道的年轻人有多么不好惹。

“嗯,记住你说的话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最后这个要求,就是堵住了郗华杰携款外逃的路线——起码是已知的路线之一。

这也就算尽力了,他只是文明办的副主任,至于郗市长还有别的外逃路线没有,或者还会不会发展出新的路线,这真不归他管,想管也是有心无力。

所以,事情安排到这一步,他就该满足了——文明办的约谈达到目的了;而且他对郗华杰搭建可能的外逃通道,也没有坐视。

他不能进一步去调查郗市长,这个选择是必然的,查老郗的话,查得再狠也不过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伙的贪腐,但是文明办能加大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管理力度的话,其意义要大过查十个、百个郗华杰。

唉,总有那么一种现实叫无奈……陈太忠打开房门,冲站在远处的那三位招一招手,罗克敌三人就一起走了过来。

“经过我的说服教育,郗华杰同志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决定认真地配合咱们的工作,”陈主任对三个下属侃侃而谈。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李大龙——刚才老郗的反应真的太掉链子了,李主任肯定猜到,这郗市长必定有点马脚怕人来查。

这个是要点到的,陈太忠知道,就算自己不说,三个下属未必敢翻天,但是自己对某些屁股不干净的人不闻不问,似乎也有点遭人诟病,于是他又点一句,“华杰同志能揭发他人,有些环节,咱们要强调保密原则。”

既然保密了,别人再想调查郗华杰,也就不合适了,起码大家在动手之前,会猜测一下,这位跟陈主任做了什么样的交换,才会被轻轻地放过呢?

陈太忠思索一下,发现自己没什么遗漏了,也不顾罗主任的挽留,就这么走下了楼,“你们的工作态度我很放心,等回头把记录给我看看就行了。”

然而,搞笑的事情再次发生了,半个小时之后,林震拿着几张纸,敲门走了进来,“陈主任,这是对话经过……您审核一下,如果没问题的话,那我就让他签字了。”

这就省委机关做事的方式,跟下面不太一样,省委里大多数的对话记录,绝对不会忠于整个过程——它们忠于的,是领导的意愿。

比方说吧,有人在接受省纪检委调查时,胡乱攀诬其他干部,这些话就不能随便记——得领导授意了,才能记录上去。

罗林李三个主任,显然是深得其中三味的,在要求对方签字之前,还拿给陈主任审核一下。

陈太忠拿过记录翻看一下,确实是跟自己对过的那种口径,然而,他的眼睛扫到某一行时,禁不住一愣,“这个项富强的妻女在澳大利亚……这是你们问的,还是他主动说的?”

“是他主动说的啊,”林震一摊双手,“他强调,这就是自己的立功表现。”

“这家伙今天……作对过一件事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抬手拍一下桌子,“这个立功,啧,真是……我就不知道,这家伙怎么能当上副市长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