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1章 不知自爱(下)

对郗市长试图的抵赖,罗克敌有充足的心理准备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但是现在,问题出现了。”

“我可以知道,是什么问题吗?”郗市长涎着脸发问,他不太相信,真的有人能查到什么问题——他儿子的经商,没有注册公司,是游走在规则的边缘。

至于说绿卡什么的,他也是打定主意要否认了,说到底,小郗是已经自立了,非要瞒着我这个做老爹的,我也没办法不是?

“……”罗克敌默默地看着他,沉默了大约二十秒钟,方始叹口气缓缓发话,“郗华杰同志,你一直是这个态度的话,就不好了。”

这是罗主任第一次说重话,说得还是相当婉转的这种,然而,正是因为这份婉转,郗市长的侥幸心理,是越发地强烈了——这帮人似乎有顾忌。

于是郗华杰沉默,他不说话,大家就都不说话,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有烟丝在空气中燃烧的“咝咝”的声音。

这样僵持了差不多有五分钟,“哗啦”一声轻响传来,大家顺着声音望去,却是陈太忠看完了一面报纸,翻转到了另一版上,他头也不抬,只当是没看见眼下的怪异了。

郗华杰见状,也不好跟罗克敌硬顶下去,说不得借这个机会,悠悠地叹口气,“要不这样,罗主任你提示一个开头。”

“据我们了解,你儿子的实际情况,跟你在调查表上填写的情况,有较大出入,”罗克敌见他这么说,也只能略略暗示。

“你们是据什么了解的?”郗华杰听到这个回答,马上就反问,他直勾勾地看着对方,状似坦荡,实则是在施加压力,“有文字性的东西,给我看一下吗?”

“想看,那就看吧,”罗克敌看一眼李大龙,李主任不动声色地推过来两封信,“这只是关于你儿子的部分。”

这两封信,有一封就是单纯地举报小郗的问题,另一封看起来,却是从什么长信中截取出来的一部分,主要也是说郗华杰的儿子狗仗人势、平日里玩弄女性作恶多端,后来“仗着郗华杰贪污受贿下的钱,在素波开工程公司,非法敛财上千万之多”……

总之,这封长信一看措辞和语气,那就是郗市长不共戴天的敌人,郗华杰扫视两眼就放到了一边——举报过他的人太多了,他真的不在意,捕风捉影的举报,真的无所谓的。

不过现在,他是不敢多看,人家只让他看儿子的部分,其他部分都没拿出来,这个味道他有点搞不懂,也暗自心惊,哪怕是这封信看起来,也是不太靠谱的那种。

事实上,举报信上有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不靠谱,但是既然有流言传出来,肯定也是有一些缘故的,而省纪检委有能力将这些缘故挖掘出来。

所以对这封信,他看一看就放在了一边,尽量不去刺激文明办的人,省得把纪检委招惹出来,然后他又拿起了另一封信。

这封信他看得就比较详细了,写信的人自称是素波电信局的普通职工,当然,他到底什么身份,那无关紧要,关键是他点出了小郗同学几个工程队之间的猫腻,以及拥有美国绿卡。

郗华杰看这封信,看了足有五分钟,然后他才放下信来,看一眼身边的罗克敌,“施工队和工程公司的关系,我不是很了解,孩子毕竟是大了,他也不会事事都跟我说,但是他跟我保证了,自己没有开过任何一个公司,但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的脸一沉,语速也放缓了,用很坚定的语气表态,“但是他要敢办美国的绿卡,不说别人了,我就第一个放不过他……关于这一点,我支持你们的调查,而且,我愿意全力以赴地配合。”

“嗯,”罗克敌点点头,“其实想调查他是不是拿了绿卡,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但是我们更愿意主张干部自证……既然你能肯定儿子没有绿卡,希望你能自证一下,这就是我们的初衷。”

“自证?”郗华杰听得眉头一皱,这个要求有点侮辱人,你查我,你主张就该是你举证,不过,他还真不敢这么说,因为一旦让对方举证,儿子的绿卡没准就要露馅了。

绿卡这东西,想查并不是很难,从护照的出入境记录就能分析个八九不离十出来,说白了就是,没人查什么事儿都没有,有人非要查的话,怎么都查得出来。

郗市长知道,自己的儿子没有美国绿卡,所以,哪怕他表现得再不情愿,但其实他是愿意自证的,真要让文明办的人出手,没准就会查出来,儿子在澳大利亚那一块有问题。

说来也有意思,还是他本人叮嘱儿子,说你去澳大利亚熬时间的时候,最好是不要直飞,而过境美国之类的国家,小郗也听话了——这也是美国绿卡谣言的源头。

“那么这样,我托人去美国大使馆查一下,输入孩子的名字,看有没有这个记录,”郗市长选择的,是最稳妥的一种手段,他可不想跟出入境记录之类的打麻烦。

“你先把孩子的护照,拿过来看一下吧,”罗克敌觉得这个回答,实在有点舍近求远,“我们想查出入境记录,也是有点不方便。”

“护照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,而且我是我他是他……他还是孩子,”郗华杰越来越明白,文明办是怎么想的了,于是他大包大揽,“我想办法让美国大使馆出证明……其实陈主任也认识不少外国人,去美国移民局一查,就知道我孩子有没有绿卡了。”

听他又把话题扯到陈主任身上,罗克敌等人禁不住扭头看一眼办公桌处,却发现领导低着头,还在专心看报纸。

似乎是感觉到了大家的目光,下一刻,陈太忠抬起头来,看一看在场的四人,然而微微一笑,“哦,谈得差不多了?要我说就没那么麻烦……”

“郗副市长你愿意自证的话,让孩子在国内安安稳稳上两年班,每天打卡就行了,”他微笑着发话,“这多简单明了。”

陈太忠好像是在那里看报,实则是在听他们说话,对于郗华杰的心思变化,他看得也是一清二楚——老郗真的会审时度势,很好地利用了这个错误的举报信息,而不是指责文明办办事轻率之类的。

不过他都听到耳中,却是不肯插嘴,一个是他既然都已经说放手了,另外也想看一下自己这帮人的办事能力如何,顺便再分析一下郗华杰的心态。

郗市长为什么欣欣然自证,陈太忠也听得明白,你丫担心不自证的话,没准我们会查出来别的东西,他能理解这种心态,但是他不能忍受郗华杰在自证了之后,小郗依旧持有外国绿卡。

说白了,陈主任跟郗市长没有丝毫的个人恩怨,但是文明办搞这个调查表的意义何在?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?——是要对裸官摸底排查啊。

而且这是第一个约谈对象,我都约谈你了,你还心存侥幸打算保留绿卡,这也欺人太甚了吧?而就在谈话过程中,好死不死地,郗市长又点了陈某人的名。

于是陈太忠抬头,讲出了上班打卡的话,如果这么要求小郗,一年中不能有半年以上时间居住在绿卡所在地,这绿卡也得作废。

陈主任觉得自己这个要求真的太低了——甚至享受的都是田强那种待遇了,不过,他确实是只想把事情办好,而他跟老郗,真的没有任何矛盾。

上班打卡?郗华杰听得沉吟一下,要是他一进门的时候,文明办就如此要求他,那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无非就是不能移民澳大利亚了,但是加拿大、美国什么的,回头还可以再办——至于那点运作的钱是白花了,那算多大点事儿?能保得住自己,钱可以再赚的嘛。

可是耳听得文明办都这么好说话,连出名难缠的陈太忠,都是要求孩子实实在在上班打卡即可,郗华杰心里,禁不住就又生出点侥幸来。

说白了还是善财难舍,既然绿卡能保住,那何必扔了?他犹豫一下,皱着眉头回答,“我一直在劝孩子,要端正工作态度,不过孩子确实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了,我努力劝吧……这个美国大使馆,我肯定要去找人查的,自证不能含糊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听得长叹一声,他将手里的报纸往桌上一扔,抬手一指郗华杰,脸上是无奈的苦笑,“老郗,不瞒你说,我一直想给你面子的……”

郗市长的脸,在一瞬间变得雪白。

“但是你实在太不给我面子,也太不懂得珍惜了,”陈主任双手一摊,两眼向上翻着,“美国移民局算什么?澳大利亚移民局,我也找得上人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