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10章 不知自爱(上)

陈太忠可是没心思跟郗华杰玩花样,他只是依着规矩,带着郗市长走上四楼,这里是稽查办的办公地点。

这时候,稽查办的三位主任已经在罗克敌的主任办公室等着了,除了罗主任之外,还有林震和李大龙,邱振东和李云彤职责不匹配,就没必要前来围观副市长了。

陈主任将这三位的身份一一介绍一下,而且他强调,林震和李大龙,分别是省委组织部和省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干部——我不跟你玩什么虚的。

介绍完之后,陈太忠就假巴意思地表示,说罗主任你想了解什么就问吧,我要办公去了,可是罗克敌哪里肯答应?这不但是第一个走正式程序约谈的干部,连人选都是陈主任选的,领导要是这么走了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发问。

“陈主任您还是监督指导一下吧,”他笑着发话,“郗市长很配合这个调查,您也得多支持我们的工作啊。”

“唔,那你们相互沟通,我只旁听,你们就当我不在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走到罗克敌的办公桌之后坐下,开始翻看桌上的报纸。

罗克敌的办公室不大也不小,约莫二十平米左右,原本林震也挤在这里办公,后来又有房子腾出来,林主任就搬走了。

这里就是很普通的一张办公桌,旁边又拼个小桌,上面摆着传真和电话什么的,后面几个文件柜,真的很难让人相信,这里居然是省委一个处级单位一把手的办公室。

桌前也不过是一个饮水机,还有一个四人座的121组合沙发,再加上一个茶几,那就是全部的家当了。

现在,罗克敌和郗华杰两人并肩坐在那个双人沙发上,林震拿了纸笔,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,随时准备记录的模样。

这是态度非常端正的调查手段,同志们没有把郗市长做为犯罪分子或者准犯罪分子来审查,而是很平等地在沟通——除了被调查者的官职高于调查者之外,一切正常。

李大龙的态度也很端正,他甚至站起身来,去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,端过来递到郗市长的面前,在坐进另一个单人沙发之后,又摸出一盒红塔山,递了一根过来,“来……抽烟,就是随便问一问。”

李主任表现得极为客气,但是郗华杰差一点吓得夺路而逃,他可是记得这人的身份——纪检委的人,请我喝水抽烟?

他摆一摆手表示不需要,但是另外那俩不客气,接过香烟就点着,喷云吐雾了起来。

罗克敌还是很注意形象的,他吸了一口烟之后,就转头看一眼身边的人,“郗华杰同志,在沟通之前,我要先强调一点,接下来的谈话涉及组织机密,希望你能配合。”

希望能配合,那就不止是不让随意泄露,更是某些婉转的提示,郗华杰很明白这个,说不得将自己的手包向桌上一放,“这个……请你们先代为保管一下。”

他是堂堂的副厅级干部,等着这些处级甚至科级干部主动要求,那就太没意思了,人都已经来了,再在这个细节上较真,有失身份。

“嗯,”罗克敌也不说话,将手包拿起,站起身走到桌后,打开一个铁皮文件柜,将手包放了进去,然后又走回来——柜子门只是碰上了,没有反锁,没必要那么小家子气,有那一层铁皮在,手机没信号,录音机也录不清楚。

这只是一个极其正常的前奏,可是李大龙的眼中,却掠过了一丝异彩——这个郗华杰,看起来还真有点问题。

他虽然年轻,但是在纪检委干了这么些年,见识和听说过的事情,真的太多了,只从这两人简单的动作中,他就看出了一些端倪,纰漏出自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细节:郗市长没有关手机——领导的手包该是秘书负责的,副市长现在带进来的话,里面肯定会有通讯工具。

类似的场景,被调查对象该会出什么样的反应,李主任真的太清楚了,被调查者做为国家干部,绝大部分人在交出通讯工具之前,会一脸悻悻地关掉手机。

这手机开关,其实意思不大,机主关机,别人照样能打开,就算你有开机密码,那么好吧,把你的卡插到别的机子上也能用。

至于说锁机锁卡,一般的干部没那么无聊,搞得这么神秘兮兮,反倒容易引起别人调查的兴趣——你锁机锁卡了?没关系,我们再办一张卡,省纪检委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?

所以这个关机,就算是无声的抗议,心里没鬼的要抗议,心里有鬼的,也要假巴意思地抗议,但是连关机的姿态都懒得做的,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。

一个条件就是,机主有这个自信,手机怎么都不会接到不合适的电话,这个条件不难达到,撇开机主日常里就可能具备的小心不提,陈太忠是上午约谈的郗市长,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里,郗华杰有机会做出一些安排。

上面的条件不重要,下面的条件就很重要了:同时,机主还得认为,自己的通讯工具被暂扣,是合情合理的,那么他们才能不但不底虚,也没有抵触心理。

像纪检委收人通讯工具的时候,很多情况下,都还要做出一个“请你理解”的姿态,而被收缴手机者,都难免要泛起一点悻悻之色。

但是文明办这种……这种较为边缘的部门——谁授权你收缴别人通讯工具的权力了?

可偏偏是在这种情况下,郗华杰很痛快地把手包交了出来,脸上也没什么不平,蹊跷处,必定有缘故——是的,细节决定成败。

当然,这只是李大龙内心的猜测,基本上属于“自由心证”的范畴,是不能拿出来说的,但是毫无疑问,他已经在心里做出了判断,这个郗华杰……怕是真的有问题。

罗克敌没有这么直观的认识,隔行如隔山这话不是白说的,在他想来,组织找干部谈话,下面人有这样的反应,是非常正常的。

“请你来的原因,陈主任应该已经解释清楚了,”罗主任缓缓地发话,语气平和措辞得当,“你现在有什么不理解的吗?”

这话问得相当地客气了,搁给纪检委的人问话,一般都要生硬很多——情况我们都已经掌握了,你先主动交待,不要自误。

不过这个差异,也是正常的,文明办就不具备纪检委的职能,可以发问调查,但是不能像那些部门一样不讲理,他们只是协调机构,而不是暴力机关。

“我确实不太理解,”郗华杰点点头,他跟纪检委打交道不多,但是身为曾经的财政局长,他听说过的种种行局辛秘和规矩,只会比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多,而不会少。

像眼下,他就听出这个罗主任说话,确实不怎么气粗,态度远好于传说中的纪检委,至于犯罪分子遇到警察,那更是不用指望享受类似待遇。

他的侥幸值登时就暴涨,所以试探着发问,“你们把我叫过来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真是给你脸你不要,罗克敌心里有点无奈,没错,宣教部的人平时少接触这一行,但是听说类似的消息也不会少,更别说这次的调查,是四部委共同发起的,大家是群策群力。

这种情况下,罗主任不可能不熟悉问询的技巧,就算他最初不熟悉,但是对李大龙来说,这是专业,稽查办一干领导坐在一起碰一碰,取长补短之后,绝对能保障了问话效果。

说来说去,还是稽查办现在的地位,有点不尴不尬,罗克敌很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,那么采用合适的问询方式,也是必须的——哪怕陈主任很强势,但是名不正则言不顺。

不过,好歹是代表省委四部委问话的,面对郗华杰的反扑,罗主任很镇定,“为什么请你来,陈主任应该跟你说了吧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瞟一眼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翻看报纸的陈主任——别太嚣张哦,我们老板就在这儿坐着呢。

陈太忠说了……是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儿,郗华杰真的很清楚,但是这个时候,谁主动提出这个话题来,那就是气势上弱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不清楚问题在哪里,罗主任,请你明说吧。”

说白了,郗市长是看准了,文明办似乎有所忌惮,说话做事也不敢出格,他就要尝试着进攻一下——要是能激出对方的底牌,那就是意外之喜了。

至于激出底牌之后再怎么操作,那就是另一个范畴的问题了,总好过现在懵懵懂懂。

“明说的话,就是你填写的干部家属调查表,有部分失实的嫌疑,”有底气和没底气,就是不一样,文明办没有太多玩弄玄虚的资格,这是天生的短板,罗主任很清楚这一点。

所以他就很直接地回答,“而且这个表,我们再三强调了,领导干部一定要认真对待,不要受到家属的蒙蔽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这个我真的知道,”郗华杰点点头,他并不怕这个环节出问题——出了问题也不怕,“政府工作,事务相当地繁忙,但是我跟家里人,是一再强调过这个重要性。”

换句话说,就是郗某人在家里已经强调了,但是家里人是不是听话,那也是不好掌控的,非战之罪——嗯,他负责政府工作,事务繁忙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