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09章 大戏启幕(下)

这个行动的意义,非常重大,以往文明办只是在报纸上说一说,虽然在单位,已经有田强、凌洛、杨滨等人来活动过了,可这基本上都是私下里调解过了的。

甚至,陈主任在下通德去找王志君的时候,也是针对性很强的点对点调查,可以划到个人行为里去,而眼下他要做的,是组织行为。

也就是说,他坐在办公室里打个电话,通知被调查的干部,前来文明办把事情解释清楚——这个行动,有省委办公厅、省委组织部和省纪检委的认可。

这个大杀器,文明办已经准备了很久,只不过以前条件不成熟,现在该有的铺垫都铺垫过了,宣传也都到位了,尤其是新上任的秘书长曹福泉也表示支持,那就可以操作了。

主持这个行动的,必然是陈太忠,这个毋庸置疑。

他第一个电话,是拨给辽原市的副市长郗华杰,“你好,请问是郗副市长吗?”

“我是郗华杰,”郗市长很不习惯有人强调这个“副”字,不过电话是省委来的,他不能计较这个,哪怕对方的声音,听起来是如此地年轻,“请问你是?”

“我是省委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,”陈太忠缓缓发话,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,“受省委办公厅、省委组织部和省纪检委的委托,正式通知你,希望你能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,来到省委文明办,就干部家属调查表一事,接受组织的调查。”

郗华杰一听是电话那边的年轻人陈太忠,脑门子就是一炸,再然后又是那么多“省委”,一时间,他居然就那么愣住了。

辽原是个欠发达地区,但是穷庙富方丈的现象并不少见,这郗市长是分管农林水的,油水不是特别足,不过需要指出的一点是:此人是从财政局长的位子上,升到副市长的。

而此人的儿子已经毕业,并且分配到了素波电信局,不过据素波电信局的人反应,这位基本上就不来上班,对工资什么的也不做要求——据说小郗在外面有买卖。

于是,他的工资就被某些人瓜分,大家对此人来不来,也就无视了。

对于儿子在外面四下活动,郗华杰倒是没有什么掩饰,但是他强调,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注册公司——由于工作需要,他的儿子常年在外面协调电信施工队伍,当然,那些小包工队是挂靠在通信管理局工程公司下面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不是多大的问题,小郗刨食儿的范围,在郗市长的权力范围之外——哪怕是辽原也用了几个施工队来施工,但是小郗的主要业务,并不在这里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,小郗是拿了澳大利亚绿卡的,而很不幸的是,陈太忠在前些日子,为了调查刘勇的死因,曾经夜入某个移民中介公司,在收获的信息里,小郗同学是该公司运作绿卡成功的业绩之一。

当时陈太忠顾不上管这个,现在腾出手来了,自然就要拿这个人开刀,当然,他不能说我已经掌握了详尽的资料——这资料的来源,没办法公开。

所幸是有人举报了郗华杰,说他儿子拥有“美国”绿卡,而且还没什么证据,不过举报者信誓旦旦地说,这个小郗,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。

于是,陈太忠就顺理成章地最先调查此人——以一份可以算“三无产品”的举报信,对郗华杰进行约谈。

别人有点看不懂,陈主任为什么率先找这个人,对官场中人来说,程序正确是非常关键的一环,这种三无的举报信,最容易引发被调查的干部的反弹,而且怪话都是现成的,“一封信,八分钱,上面一查歇三年。”

所以对大家来说,陈太忠这个决定,委实有点天外飞仙的味道,更有人怀疑,这个可能导致糟糕结果的开头,会不会让接下来的工作难以开展。

不过陈主任往日“一贯正确”的形象,在这个时候起了很大的心理暗示作用,而且秦主任很明确地表态,既然此事是陈主任分管的,那么我相信并且支持他的选择。

陈太忠这么选,当然是有他的用意的——事实上,他是要借着这个不靠谱的举报信,增强文明办办事的公信力,就算这个目的达不到,最起码是要让稽查办的人办事的时候,心里不发虚,不要有畏首畏尾的心态。

郗华杰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差不多十秒,才吸一口气缓缓发话,“陈主任,省委的工作……我是愿意配合的,不过这两天有几个很重要的会议,可以稍微等一等吗?”

“最好不要等,”陈太忠很严肃地回答,心里却是暗哼一声,正月还没过完呢,你能有多重要的事情?当然,他也知道,政府的工作肯定比党委繁忙得多,不过这也要看你愿意不愿意忙,省委要是就进步问题找你谈话的话,来素波可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?

说白了,郗市长十有八九是存了观望的心思,甚或者还要找人公关活动一下,有的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查到头上才死了那份侥幸心理。

“那我……尽量赶吧,”郗华杰轻叹一声,然后很自然地发问,“我想再确定一下,是只去文明办,不需要再准备什么东西吧?”

“那只有谈过才知道了,”陈太忠好不容易能借着省委的大旗,跟一个未曾谋面的副厅,严肃地办事,这腔调就拿得稳稳的——不要指望从我这儿得到任何口风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郗华杰呆坐在那里,好半天都没有说话,对于儿子有澳大利亚绿卡,他是知情的,甚至可以说是他默许的。

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种事儿,郗市长在做郗局长的时候,也收敛了不少钱财,郗华杰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,有权不用过期作废——而且他要真的出淤泥而不染,同事、领导和下属,都不会容忍这个异类存在。

别人能贪,我也能贪,这是郗局长的逻辑,大家都不贪的话,我又怎么敢贪?

不过总算还好,他知道这种事情是见不得光的,一旦被翻出来,掉脑袋都是正常的,所以他支持儿子这么做,也算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但是……文明办现在要约谈自己了,该怎么办呢?

陈太忠的凶名在外,自打一开始文明办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郗市长就死死地盯着此事的动向,其中王志君折戟沉沙,江川退位,都昭示着陈某人的果决和狠辣。

但是郗华杰的心结不在陈主任身上,他最担心的是省纪检委——儿子有绿卡,那算多大点事儿?别说他这个做老爹的可以推诿自己不知情,就算他知情,那又怎么样?

是我儿子有绿卡,不是我有绿卡,没错,我就是抱着侥幸心理欺骗组织了,我承认错误还不行吗?说破大天来,没有任何的明文规定,说禁止干部家属办理绿卡,加入外国国籍都无所谓——当然,某些特殊战线上的干部例外。

郗市长已经没有上进的心了,他真的不怕查出来自己蒙蔽组织,他只求能安稳地退休,然后去悉尼的邦迪海滩晒日光浴。

但是问题的根源在于,万一有人追查,说你为什么蒙蔽组织,然后又牵扯出别的什么,那他真的只能在大家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匆忙跑路了——他一点都不想进省纪检委。

去素波还是不去素波?跑路,还是博一把?郗华杰真的是太纠结了,要命的是……这种事情,他还没办法找人商量。

当发下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时候,我就应该积极准备退路来的,这一刻,郗市长真的是追悔莫及,当然,他并不知道,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这样的懊悔情绪将逐渐地在某些特定群体中蔓延开去。

事实上这个懊悔相当地无理,如果不是事态发展到这一步,没有几个人会积极准备退路,就算有人有这个想法,在文明办大张旗鼓地宣传之际,谁也不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,在风急浪大的时候试水。

可恨的是,文明办从雷声大雨点小,一直发展到眼下的约谈干部,从来没有中止过宣传,就算最不关心时事的人,也知道省委在抓干部家属经商和绿卡的事情。

现在抱怨,已经没什么意思了,郗华杰想来想去,终于横下一条心,好吧,就博这么一把了,就算跟文明办谈得不好,等纪检委出动,中间应该还有个短暂的缓冲,到那时候再跑也不迟。

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,他索性在参加完一个会议之后,十一点半就从辽原动身了,提前去也是态度端正的表现,由于路况不是特别好,他赶到素波的时候,差不多就是四点了。

在省委大门之外,他踯躅了差不多两分钟,才走了过去。

陈太忠在办公室里坐着,看到强自镇定的郗市长走进来,他不动声色地站起身,“郗市长需要喝口水,休息一下吗?”

你都站起身了,还让我喝水?郗华杰缓缓地摇头,来之前,他是布置了后手的,“明天还有个水资源协调的重要会议,我希望能连夜赶回去。”

“那跟我来,”陈太忠走上前,跟对方蜻蜓点水一般地握一下手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郗市长眨巴眨巴眼睛,犹豫了差不多两秒钟,才迈腿跟了上去,心里却是不住地打着小鼓:这……这是要带我去哪儿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