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08章 大戏启幕(上)

官场,果然是个冷酷无情的地方啊,从那书记家出来很久,陈太忠的脑中兀自回想着那句冷冰冰的话——那是他咎由自取!

咎由自取,可能吗?不明白官场、没有社会经验的人,可能会相信崔洪涛是受了蒙蔽,但是陈太忠好歹是智商高于平均水平的,又是在官场里浸淫了几年。

所以他非常明白,崔厅长这表态,说得好听一点叫撇清,说得难听一点叫抛弃——正是壮士断腕、舍车保帅的行为,官场中再常见不过了。

刘建章能当上路桥的老总,绝对不是公路局局长能做得了主的,就算有交通厅的副厅长力挺,没有崔洪涛的点头,这个位子是坐不下去的。

这一点,陈太忠非常地清楚,所以他心里才会发凉,原本我以为,老崔你会因为刘建章的事情跳脚,通过各个方面来施加压力,想不到啊想不到,你最先想到的,居然是划清界限——像这样沙发果断的领导,会有多少人愿意追随呢?

这个“壁虎断尾”的感觉,给他实在太深刻了,以至于他在回了湖滨小区之后,很久都没有兴趣去联系国外的明星什么的。

见他这副模样,诸女都有点不敢做声,只有刘望男胆子大,走上前缓缓地坐进他的怀里,柔声发问,“出什么问题了,要不要我们姐妹们出场,帮你搞定?”

“我搞不定的问题,你们能搞得定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有这交际花的插科打诨,他的心情多少好了一点,“好了,你们先玩,我再忙一会儿……今天晚上,锦鲤吸水排第一啊,谁都不许抢。”

“我不同意,”丁小宁接话了,这姐妹俩的关系其实好得很,但是这个时候为了活跃气氛,她不介意争一争宠,于是她暧昧地一笑,“其实望男姐不如我,我能锁得住……”

锁得住……这也是陈太忠往日里夸奖过的,天命姹女确实具备这方面的优势,同锦鲤吸水相比,各有妙处。

“是真的有事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不想扫大家的兴,于是拿起手机来,“我再打两个电话,你们先去打麻将,家里两台麻将机了……上不了场的可以钓鱼嘛。”

这次,他就直接将电话打给许绍辉了,所幸的是现在时间尚早,许书记也定然没睡。

许绍辉何止没睡?他根本还在忙,第一时间他就接起了电话,“这么晚了,小陈你有事?”

“今天晚上我见了崔洪涛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其实他知道,别看许绍辉挺强硬,但是一样很注意信息的收集——否则的话,就成了曹福泉那种二愣子。

他将两人见面的经过缓缓地陈述一遍,最后苦笑一声,“……看起来这崔洪涛,也知道断臂求生,我就是把您的意思泄露出去,合适不合适?”

“你都泄露出去了,还问我?”许绍辉听得就笑,其实对他来说,泄露出去与否,无关紧要,关键的是抵挡得住对方的压力与否。

不过他对别的东西,警惕性也挺高,问了陈太忠几句之后,他咂巴一下嘴巴,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很干脆地放弃了刘建章?”

“没感觉到他有什么不舍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哥们儿都强力介入了,崔洪涛想要得瑟,那必须掂量一下。

当然,在另一方面,他也有点小体会,“我是有点感慨,不管什么样的关系,说放弃就放弃,崔厅长这个取舍,真的是果断得很,我和纯良,都做不到这一点。”

“……”许绍辉在电话那边沉默不语,许久之后才轻喟一声,“嗯,你俩都做不到这一点,证明你俩就不是当官的材料,我早知道就是这样,唉……性格决定命运。”

陈太忠一再告诫自己,要夹着尾巴要隐忍,但是对这个评价,他是相当不认可的,“崔洪涛他这是别无选择了,所以牺牲他自己的人,我觉得这是很令人不齿的行为。”

“没有什么齿和不齿的,对他来说,这是正确的选择,”许绍辉沉声发话,“还有……你最好别以为他没有反扑的胆子。”

反扑的胆子?陈太忠放了电话之后,又发起愣来,别说,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可能,一时间他有点自责,哥们儿最近顺风顺水地过习惯了,就忽视了潜在的威胁,这样不好。

崔洪涛有可能反扑吗?真的有可能,陈某人现在已经很熟悉这些官场中人的逻辑了,路桥的摊子再烂,那是交通厅的事儿,他和许绍辉想拿走刘建章的人头,对交通厅大厅长来说,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。

崔厅长这次是被打了一个冷不防,所以很干脆地撇清,但是谁能保证,这家伙心里没有怨气呢?若是他认为这是“欺人太甚”的话,没准在将来的什么时候,会猛地跳出来。

这种怀恨在心秋后算账的现象,官场也不少见,而且是比较令人头疼的,想到这个因果,陈太忠都有点后悔,不该答应老崔只查路桥了。

不过,崔洪涛也未必有那个胆子吧?陈太忠默默地琢磨着,你要想搞我,只要搞不死我,我就绝对搞死你。

哥们儿做事儿是越来越瞻前顾后了,他轻叹一声,这就是官场中的收获了。

当然,别人想搞死陈某人,那是不现实的,但是葬送了他的官场生涯,也是他不能容忍的,以曾经的罗天上仙的骄傲,这个官场他不是不能离开,但是要离开,也只能是他主动离开,是的,陈某人的字典里没有“失败”二字。

想到这里,他又给高云风打个电话,想了解一下崔洪涛这人的心性——敢不敢秋后算账,跟当事人的胸襟、胆量都很有关系。

“这个人,以前我觉得看得透,现在还真不知道了,”高云风听到他这么,也只有苦笑,“他年轻的时候,因为保护工地的物资,跟小偷们对着打,脑袋上缝了好多针……”

总之,高公子就是这么一个意思,崔厅长曾经胆子很大,也曾经很有胸襟,还很乐于助人、尊重领导,但是现在嘛……真不知道了,人是会变的。

他倒是对别的八卦很感兴趣,“刘建章那家伙,不死也得脱层皮吧?”

“这些事儿,你就别问了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这个消息他不想告诉高云风,反正云风你要是想打听,可以去问纯良嘛。

他这一通电话打来打去,刘望男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听完之后,她才发问,“你问这崔洪涛的脾气,是担心他秋后算账?”

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犹豫一下才点点头,他真的不愿意把工作带回家。

刘大堂却是不管那么多,她立志要做一个交际花,所以比较喜欢揣摩人心,见他点头就又发问,“交通厅单位那么肥,他应该是贪了不少吧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官场里这点事儿,真是人尽皆知,“他贪了多少我不清楚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他比高胜利黑很多,他上进无门了。”

“那就简单了,”刘大堂刀削斧凿一般的脸庞上,泛起一丝笑意来,“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以前很正直和清廉的人,有了巨额财富,他还敢搏命吗?”

“嗯嗯,很有道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时间有点惭愧,心说哥们儿这见识,还不如一个女人——啧,想问题也太不周到了。

照这个心理逻辑分析的话,他就算把崔洪涛都拱翻,只要是能保证其平安下台,老崔都不敢言语什么,一旦鸡飞蛋打,后悔都晚了——刘建章可是掉了脑袋的。

当然,许绍辉的提示,也不算小心得过头,官场里总是充满了这样那样的意外,人家只是看问题比较全面,保证不在小河沟里翻船而已。

以后稍微小心这家伙就是了,陈太忠得出了答案,然后才开始考虑要通过什么渠道,邀请什么样的中外明星。

想到天南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的效果,他决定借鉴一下,先邀请两个重磅的外国明星,国内的明星就比较好请了,价钱也好商量——虽然他很不情愿承认这一点,但这是事实。

“田甜,雷蕾,”他站起身子,大声喊着,“你们知道现在国外哪个明星比较红吗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体酥骨软地从玉臂粉腿丛中爬了起来,这一晚上真的太疯了,大家知道太忠要请国内外明星过来搞活动,纷纷献计献策,拉了好长一个名单出来。

受到这种情绪的感染,诸女兴奋到不得了,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多,搞得陈某人禁不住都生出了要分身作战的念头。

欢娱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而班还是要上的,到了单位之后,陈太忠先是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,然后又请示了秦连成,开始进行一个大的行动:以各种举报材料为依据,针对那些涉嫌在调查表上隐瞒真相的干部,展开约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