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06章 那书记家(上)

“三一五……”蒋世方沉吟了起来。

他当然知道,文明办提的这个要求,不算不靠谱,消费者日涉及的不光是生产商和消费者,还涉及了诚信经营和道德重建的话题。

但是这个事情交给文明办操作,蒋省长还真是有点不放心,他不是怕文明办夺权,事实上,消费者日的活动举办权,没什么人稀罕——这是得罪人的差事。

蒋世方忌惮的还是陈太忠,他对此人的杀伤力有着清醒的认识,搁给别人,是不疼不痒走个形式的活儿,搁到这家伙手里,很可能酝酿出惊天的大事。

所以,虽然小陈刚表示了对文化节的支持,蒋世方还是不得不慎重考虑,他沉吟一阵发问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具体的事情?”

“这个倒是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要牵头搞消费者日的活动,主要是想强调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——假冒伪劣的商品、不诚信的服务等现象的存在,涉及很多原因,但是毫无疑问,道德缺失才是最大的根源,没有之一。

“没有的话,文明办挂个名儿就行了,”蒋世方很干脆地做出了决定,“具体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……嗯,你要是想指定一些案例,我也支持你。”

“我想强调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,”陈太忠无奈地回答,他真是受不了啦,怎么你们都跟防贼一样防着我呢?秦连成是这样,蒋世方你又是这样。

“这个没问题,”蒋世方继续点头,对他来说,只要文明办不插手实质操作,他不介意答应得多一点,只求事态可以控制——这也就是说,某人一旦插手,就等于事态不可控了。

老蒋你欺人太甚,陈太忠这下是真的恼了,到了这个时候,他就算再愚钝,也听出省长大人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了,于是他暗暗发誓,你且等着我给你找两个重量级的话题来。

凭良心说,他现在手上,还真没有特别合适的案例,之所以想伸手,他不过是觉得,这是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结合得较为紧密的一个点而已,如果能拿下来,具备比较强的现实意义。

怀着这种不甘的心情,他悻悻地离开了省政府,再看一看时间,他有点傻眼,合着这么一阵,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?

今天他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办,不过,在蒋省长那儿呆得不爽,再加上中午在许绍辉那里的感触,他真是没兴趣一一践约,于是索性将这些应酬全部推开。

推开这些应酬,也总得有个地方去,按陈主任最新掌握的减轻压力的窍门,应该是找个新鲜热辣的女人来,然而,连圆规腿都被他正法了,在素波,已经没有等待他攻克的目标了。

去看一看老那的老爸吧,很奇怪地,他做出了这个决定,他总共就去过那帕里家一次,今天居然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,实在是奇怪得很。

不过,想到就做了,他给老书记打个电话,说是帕里走了,我一直都没去您那儿招呼,实在是不应该,今天略略空闲一点,想去蹭一顿饭,有点冒昧了啊。

接电话的是那老书记,他登时就长叹一声,“想来就来,住家里都没问题,唉……社会是进步了,不过你们现在的年轻人,也是越来越复杂了,我这一个退休老头,你想来就来了,还打什么的电话,小陈,帕里的嘴里,可没说你有这么世故。”

那书记其实也有点老派人的作风,等闲跟年轻人不会说那么多,不过,自家的儿子怎么搭上蒙书记的,他是再清楚不过了,所以他肯定要对陈太忠客气。

时间还有充裕,陈太忠又去了一趟省电视台,省台今天也有喜事,段天涯的新闻,终于入选申奥的“十大”了,对省台而言,这个意义一点不弱于凤凰科委大厦的鲁班奖。

陈主任过来,就是应个景儿,根本没打算呆多长时间,不成想李枫副台长发现了他,死活不肯放他走,“陈主任你来都来了,怎么也要吃顿饭再走。”

其实省台招呼人,真的没有这么热情,但是陈主任不一样啊,人家不但是宣教部的领导,手里还握着让省台眼红的资源,领导加财神爷——这种主儿谁肯放过?

“陈主任,台里最近在搞两部电视剧,你帮着指导一下,”难得地,新闻中心的唐主任冒出头来了,这是个不打不相识的主儿。

陈主任当初是小小的科委副主任的时候,被蔡莉的人捉到省纪检委,出来之后,口吐鲜血昏倒在地,很多人拍摄到了这一幕——其中不少人,就是唐主任张罗的。

但是陈太忠对拍电视剧,真的是半点兴趣皆无,他笑眯眯地开口拒绝,“如果段天涯出演女主角,我就帮你们介绍个制片。”

“老段,你就牺牲一下吧,”有人在一边起哄,“每年都要拼十大,累死累活的,不如演个女主角,找个有钱的男朋友,什么都有了。”

段天涯拿了这个奖,明天还要去北京参加颁奖,真的是身心愉悦事务繁忙,“我的男朋友就是你了,来……过来让我舒服一下。”

这些都是题外话,为了不被褚伯琳抓住,陈太忠很早就溜号了,来到了交通厅宿舍,这时候,那书记和爱人已经在厨房开始张罗了。

陈太忠一按门铃,老两口就已经站在门口迎接了——那帕里在碧空已经是副厅了,还是蒙书记的体贴人,正厅是早晚的事儿,但是……做人要饮水思源啊。

而且,那书记的家安在了天南,碧空再大的事情,是碧空的,想要在天南活个舒坦,还是要说本地的关系。

那帕里可以将两位老人接到碧空,但是老人在天南的各种关系都根深蒂固了,想去碧空容易,扎根却难——那里不是故乡。

所以,哪怕儿子不在,那书记对陈太忠也非常地客气,而陈太忠此来,除了朋友间的人情往来,他还有点别的想法——他要搞清楚交通系统的运作。

年轻的副主任之所以有这个念头,还是要拜蒋省长的态度——你要我找个很违反三一五的例子?那么好吧,就是交通厅了。

“这个……不容易,”听清楚他的意图之后,那书记慎重地表态,“以前高胜利的时候,交通厅已经有点乱了,不过那也最多到处级,可是现在……股级都未必干净了。”

“工程上的问题也不小吧?”陈某人图穷匕见。

“工程上的问题,十年前就不小,”这老派人,有时候说话确实直接,那书记也是一样,他义愤填膺地表示,“不过那时候的人,还知道个廉耻,像我年轻的时候……”

接下来,就是陈主任听那书记忆苦思甜了,在那书记的印象中,交通厅以前的人还不算坏,工程赚一点钱,也就是吃吃喝喝一些,而风气急转直下,不过是最近十年的事情,这是公路大发展的时期,利益多了,猫腻就自然多了。

便是这十年,也分了高胜利时代和崔洪涛时代,高胜利是出了名的要上进,所以经济上的问题并不是很大,风气变化主要是在工程质量上,大家不再大力抓优质工程了,就是那句话,你把路修得那么结实,以后别人怎么赚钱?

随着质量的降低,利润就能增加了,不过,很多工程是直接让上面的人拿走的,高厅长对下面人也还算宽松,是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——饶是如此,贪污腐败也开始盛行,不过是没有巨贪的出现罢了。

到了崔洪涛的时候,交通厅的秩序简直可以用崩坏来形容,工程质量一天不如一天不说,有些不是很大的项目,他就敢顶了首都人伸过来的手,交给自己人去做——崔厅长这么搞,杜毅是支持的,这是扶持本地企业的意思。

但是本地这些企业……那些背景也就不用说了,总之,本地企业接的活儿是多了,可财富也越发地集中了,比如说路桥,在刘建章没上来之前,起码单位职工的工资和奖金都是有保障的。

“打着发展地方经济的幌子,跟上面搞对抗,跟下面搞剥削,工程质量还稀松,”那书记说到这里,长叹一声,“那个刘建章,纪检委整得好……这种人不整,迟早是要亡党亡国的,我这不是危言耸听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彻底地消化了中午的那份心情,他端起酒杯跟那书记碰一下,“上次跟市委党校的一干老干部坐了坐,大家也是说,社会风气是不整顿不行了……里面居然很多人退党了。”

“退党……这就不对了,咱们党的自我纠错能力还是很强的,”那书记的觉悟,还真不是一般地高,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“帕里说,你和许绍辉的儿子关系不错,知道不知道这次刘建章,会怎么弄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学着中午许纯良的样子,做出了那个手势,接着又伸手去拿酒瓶,那书记的老妻不让他拿,主动给他倒酒,陈某人不得不站起身,表示谦让。

那书记被这个手势弄得一怔,眨巴一下眼睛方始点点头,“小陈,你坐着……嗯,确定了要动真格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