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05章 处处催(下)

有了这样的认识,秦主任肯定是要狠狠地使用陈太忠,“反正是尽快吧,既然是黄酒文化节,总不能光说咱天南的黄酒,外省的黄酒也要联系啊。”

“外省的,我倒觉得没必要太着急,”陈太忠不知道老主任还有别的心思,“先把咱天南黄酒的旗号打出去,吸引他们过来,这和邀请他们过来,是两个概念。”

“这个啊……咱俩说了也不算,”秦连成听得笑一笑,眼见这家伙动力不足,他就要催他一催,“你不会一直都没动作吧?”

“哪里,我都拟出草案了,”陈太忠整天不在办公室,所以最讨厌别人说自己不专心工作,一边说,他一边就站了起来,“就在办公室放着呢,我现在就去拿。”

“你……”秦连成还想说什么,不过这家伙一转身就风风火火地走掉了,他嘬一嘬牙花子,无奈地看一眼刘爱兰,“真是说风就是雨。”

眨眼间,陈太忠就将草案拿了过来。

秦主任大致看了两眼,将稿子推回去,“嗯,你跟省政府那边沟通一下。”

“您得先报给部长看吧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领导的指示,这事儿怎么能甩开潘剑屏?

“草案,那就是用来商量的,”秦连成果断地表态,他认为自己必须推着这家伙走,“现在拿给部长看,意义也不大,你先去跟省里沟通吧。”

陈太忠拿起稿子,悻悻地走了,出了主任办公室,他隐约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,却是死活想不明白,很久之后他才反应过来:啧,老秦让去商量学雷锋,结果啥都没说,又派我抓文化节,领导也真是……朝令夕改啊。

说起跟省政府沟通,他有点头疼,寻思来寻思去,直接找肖劲松肯定不合适,找褚伯琳吧,老褚那货没准又要上杆子提别的要求,还就是只能找蒋世方。

穆海波接到这个电话,请示了一下蒋省长然后做出回答,“四十五分钟以后,省长会回办公室,到时候你在就行。”

就一个草案,蒋世方也要面见我?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也是有点奇怪,他实在不能理解,省长大人的兴致是从哪里来的,难道做了大省长,真的时间那么宽裕?

五十分钟之后,蒋省长接见了年轻的副主任,他的态度不知道比秦主任好了多少,一看标题他就点头,“‘重阳黄酒文化节’……不错,这是个很好的创意。”

然后,就这两张纸不到八百个字,他看了差不多十分钟,又微微点头,“嗯,这个构思是值得肯定……不过看起来,有点自弹自唱了。”

自弹自唱……这个中性词似乎偏贬义吧?陈太忠有点不满意这样的评价,不过他也没办法计较,“那请您指示一下。”

“像这个只请销售商,不请其他厂家,这个眼界……有点小了,”难得地,蒋世方的逻辑,跟秦连成一模一样,“想要办成国内一流、具有影响力的文化节,不能敝帚自珍。”

“但是他们一来,影响咱天南黄酒的销售了,”陈太忠很不认可这个建议,他有浓重的山头主义情结,所以他据理力争,“这是为他人作嫁衣裳,我不认同这一点。”

你……蒋世方对他的态度,真是有点无语,要是换个别人,他早呵斥上了,但是对面前这个家伙,他还不能这么做。

于是他叹口气,耐心地解释,“小陈,你已经逐渐成长起来了,有必要要培养良好的大局观,这个大局感和小集体主义并不冲突,你想,如果三五年之后,咱们的这个文化节有了相当的知名度的话……可以向订货会方向发展。”

“但是就算发展成订货会,未必能保障了咱天南黄酒的销售,”陈太忠对这个前景不感兴趣,而且,三五年之后……哥们儿在陪小萱萱周游世界了吧?

蒋省长不作声,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唉,你也是个形式主义啊,陈太忠心里暗叹,从蒋世方的话里,他终于听出了答案,老蒋无非就是想搞个国内知名的文化节出来——当然,黄酒这东西起源和兴盛都在中国,国内知名就相当于是全球知名了。

蒋省长的这个心情,他能理解,有个知名的文化节,对树立文化形象和打造城市品牌,都有很积极的一面,而且这确实也属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范畴。

但是……哥们儿还是做不到那么大公无私,陈太忠也知道自家的心性,他沉默半天之后,轻叹一声,“草案我已经做出来了,剩下的事情……我就不管了,政府这边看着处理吧,秦主任表示了,他会积极配合的。”

说完这话,他觉得自己如此顶撞省长,似乎有点强硬了,说不得又补充一句,“曲阳黄刚走出去,我不想让凤凰父老乡亲和黄酒企业,戳我的脊梁。”

啧,蒋世方见他要撂挑子,也是一阵头疼,这个文化节,省政府确实能搞,但是……省政府自己能搞好的话,他有必要抓陈太忠的壮丁吗?

说到底,省政府能做的不少,比如说联系销售商和厂商,甚至可以联系一些明星来捧场——天南是艺术荒漠这一点不假,但是真想请来一些重量级的大腕,也未必会有多难,大把的银子撒出去,什么样的人请不来?

不过说到撒钱,这就涉及到成本核算的问题了,蒋省长想搞好这个文化节,却又不想在这方面被人诟病,万一被人说搞面子工程,那就没意思了——更别说大把钱洒下去,这面子工程还未必一定能成功。

可是说到国外的明星,那别说天南省了,去北京也找不到几个能运作的主儿,否则瑞奇·马丁来一趟中国,也不会惊动这么多人。

然而,邀请外国明星来,还是很有必要的,想把文化节办好,让黄酒冲出国门是最好的噱头,而明星代表风潮,想要走向世界,就需要这样的人来宣传——选几个国内明星,人家外国人知道他们是谁吗?

说来说去,省政府具备操办这个文化节的能力,但是办好并不容易,如何让这个活动在前夕就全国轰动、四方关注,这是很关键的一环,而一开始不能很好吸引眼球的话,后续的工作难度,是可想而知。

说来说去,想增加这个活动的成功率,陈太忠是绕不过的一环,撇开这家伙邀请别人的能力,只说会二十九门外语,这就是……无人可以代替,更别说此人还有驻欧洲工作的经验。

所以蒋世方真的有点坐蜡,他跟凯瑟琳?米歇尔也打过交道,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能从她那里得到更多,人家对天南的支持,其实看在陈太忠的面子上——而且就这么小小的一个文化节,堂堂的省长出面,也有点小题大做。

你这挑子撂得还真是时候!蒋省长沉吟好半天,决定让这小家伙一次,“好吧,今年就不邀请生产企业了,但是……人家如果硬要来呢?”

“硬要来,肯定也不能拦着,”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双手,对于这一点他想得很开,“我不排斥他们主动来,但既然不是咱们邀请来的,咱们就没有太多的义务。”

这个态度还差不多,蒋世方满意地点点头,其实想一想小陈的思路,也是可取的,天南的文化节要是能搞好,影响传出去的话,不愁其他企业不来,要是搞不好,苦苦央求别人过来——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蒋省长想通这一点,也不计较局面大小了,而且还让他找出个理由来,“打铁还须自身硬,你的想法也不错,跟入世一样,以这段时间来保护咱省的黄酒企业,让他们有一个借此发展壮大的机会,增强竞争力,至于抓得住抓不住机会,看他们自身了。”

要不说这话在人说呢?

当然,该强调的他也会强调,“第一届就按你的想法了,但是以后不会永远这样……小陈,我可是听取了你的意见,这一届要是办得不好,我可不答应。”

陈太忠知道,这蒋省长也是给了自己面子,他不能不知足,于是他就问另一个关键问题,“那这个……费用,您总该跟我透露一下吧?”

“费用……”蒋世方沉吟片刻,这个东西他也说不准,“反正到时候要有赞助的,你先把要请的人费用核算一下,嗯,就像那个春节联欢晚会一样,人要有名,钱要少花。”

“上次是碰巧了,”陈太忠坚决地抗议,开什么玩笑,五十万美元请瑞奇·马丁不远万里地来一趟中国,这不是陈某人有面子,是中国的春节有面子。

“这次也会碰巧,你的运气一直不错的,”蒋世方难得地看到这家伙着急,于是微笑着回答,“我给你面子,别人也肯定会给你面子。”

“我尽量吧,”陈太忠见老蒋开始不讲理了,于是悻悻地点头,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儿,眼珠一转又提出个要求来,“省长,还有点事情要麻烦您。”

蒋世方默默地一扬下巴,说!

“今年的三一五活动,我们文明办想牵这个头,”陈太忠已经做了一些准备,也打算好去公关了,但是蒋省长点头的话,政府部门配合就很轻松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