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02章 磨刀霍霍(上)

在中午的时候,张处长已经了解到,文明办请求曹秘书长指示“学雷锋纪念日”该搞什么活动,秘书长是打了回票的。

既然打了回票,秘书长却还要他将人请到,这个指示未免就太可怕了,这起码是领导对他的工作不满意了,至于那个美貌少妇还有可能跟秘书长……早就认识,他都不敢再想了。

所以他改正错误的决心很大,态度也很端正,不过很遗憾,李云彤不但是傻大姐,还是大嘴巴,她上午受的委屈,大家都知道了,而下午一上班,大家又知道她扬眉吐气了。

稽查办的人既然知道了这些,眼见这货找上门来,就没一个人理他。

反正稽查办成立以来,就没得到过办公厅什么支持,单枪匹马筚路蓝缕地打出一片天地,是值得人自豪的事,但是想一想草创时的艰难,对某些本来应有的助力没有出力,大家肯定也难免一些怨气。

张处长挨个办公室问一遍,最后还是某个认识他的人悄悄地告诉他——“她去了陈主任办公室,你也真是的,招惹谁不好,你招惹她?”

助理调研员听到这话,真是吓得不轻,马上就问我为啥不能招惹她,然而那位跟他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,有个提示就已经对得起这点头之交了,所以只是微微一笑,却不肯回答。

果然啊,张处长暗暗哀叹,美女是不能随便调戏的。

省委的组织部和宣教部,是美女最多的两个部门,但是早有人就说过,省委里每一个美女的背后,都最少有一个牛逼人物——不是睡她的人牛逼,就是睡她妈的人牛逼。

不过现在说这些,也没什么意义了,陈太忠的办公室,他是不敢去的,那可是能把张汇撵到北京的牛人,所以他只能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张头张脑,他都不敢到陈太忠办公室门口等着。

但是这个地方也不安全,就是那句话,省委说大还真的不大,办公厅是中枢机构,认识张处长的人不少,有人就当没看见了,可有人还就是要上来问一问。

李云彤确实是在陈太忠办公室,中午见过高伟之后,不等上班,她就给刘爱兰打电话——她俩关系一直好得很。

刘主任一听陈主任把事情都办到这一步了,于是就说关于网吧的建设,你的行动科出个方案吧,到时候我让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配合一下,就算是咱文明办的意见了。

李云彤一听,又有点坐蜡,她可是记得中午的时候,高厅长表态了,说我们回去整理一下材料,报到文明办,她现在要动手的话,以谁为主呢?

所以下午一上班,她就来到陈主任办公室汇报此事,陈太忠知道她跟刘爱兰的关系,倒也没觉得有多奇怪,反倒是点点头,“文化厅搞文化厅的,咱自己搞自己的,这是应该的,咱们可是具备指导职能的。”

这就关系到一个话语权的问题,中午的时候,高厅长表示说文化厅会完善方案,报请文明办审批——其实他们不报批也无所谓,但是如果能扯上省委的大旗,事情会更顺理成章。

而陈太忠也是一样,他觉得批复一下不算多大的事儿,但文明办要是能自己搞一套章法出来,那会更好,文明办具备的是指导职能,而不是简单地在请示上盖章。

更别说高厅长中午的话,有点无视广大业主的权利,陈主任有一点点担心,这人会不会做出不太通情达理的决定——当然,陈某人现在不是心软了,他非常讨厌“心软”这种说法。

那是女人才会有的情绪,大老爷们儿不说心软,他只是觉得,这么搞的话,文明办可能会替文化厅背黑锅,没错,他是为了单位的荣誉,跟心软无关。

眼下李云彤愿意再搞一套,并且刘爱兰都认可了,陈太忠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态度,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也不能等靠要,自力更生才是最好的。

所以他不但支持,还把郭建阳叫过来,要他俩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商议,务求搞个说得过去的文案出来,“我的要求,就是既快又全面……必须赶在文化厅前面完成。”

所以李云彤在陈太忠办公室,一泡就是一个来小时,而张处长在屋外,也就硬生生地等了一个多小时。

他等这么久,见到他的人就太多了,张处长自己认倒霉了,不在乎,但是他不在乎,别人在乎啊,尤其是他这张脸,在省委也不算陌生——所以传到后来,连秦连成都听说了。

秦主任知道,小陈最近在跟曹福泉打擂台,那他就直接无视此事了,但是别人未必知道这个情况,大约在接近四点的时候,商翠兰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,“陈主任,现在你忙不忙?”

商翠兰……这是什么意思啊?陈太忠心里有点迷糊,商巡视员在文明办的存在感不强,但是也没人敢招惹这号主儿,“嗯,在办公室呢,商主任您有事儿?”

“走廊上有人在等李云彤,”商翠兰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好像是办公厅的,人家等了好一阵了,你们还没忙完?”

我当然知道走廊上有人在等了,陈太忠在文明办这么久,别看整天不在办公室,人脉却是培养出了一些,李云彤和郭建阳在他这里商量事,是关了手机的,但是他的手机和座机全开——别人想通知他,真的是太方便了。

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他找李云彤,是很要紧的事儿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商翠兰的回答,那也是很标准的,她不可能泄露什么信息,不过……女人终究是女人,她还是表露出了一些态度,“不过感觉是公事,是业务上的事情。”

“哦,业务上的事儿啊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面对伍书记夫人的试探,他无所畏惧,“李云彤是我分管的,我都没接到通知呢。”

这就是摆明态度架梁子了,不过他这个态度不能说错,办公厅勉勉强强能管到文明办,但是隔着文明办的一干领导,直接对下面某个办公室的副主任指指点点,那未免就有越权的嫌疑了,本来就是各司其职的嘛。

“那我出去帮你问一问吧,”商翠兰一副大包大揽的态度,似乎要接过这段恩怨。

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呢?陈太忠真的是有点不懂了,不过省委里实在怪事太多了,很多情况下,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其实到了这个时候,李云彤和郭建阳探讨的东西,也都告一段落,正是要起身离开了,不过接了这个电话之后,陈主任又吩咐一句,“网吧的空气清新和逃生系统……你们似乎没有考虑吧?”

这时候的网吧,多还是狭小空间的隔断,气味难闻不说,凌乱的线路极易引起火灾,而由于眼下的产业规模不够壮大,全部的门面房拿来做营业场所的,真的不多。

像眼下的天南,多数的网吧都是复式结构,也就是说一楼的门面处,不会是所有的营业面积,拾阶而上的二楼才是重点,甚或者还会有三楼。

这种结构下,强调安全通道就很有必要了——网吧万一起火,大家要逃得出去。

陈太忠不愿意把心思浪费在这种小事上,但是商翠兰既然探头出来,他就给自己的手下找一点事情做——我们就是在商量事呢。

郭建阳感受到了,领导的情绪,似乎有点亢奋,不过他不敢说,而傻大姐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一点,她很欣慰地欢呼,“没错,很多网吧在一楼只是一个收费处,营业场所都在二楼三楼呢,头儿你这吩咐,真是英明。”

真的英明吗?陈太忠干笑一声,也懒得说什么,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证明,他的不解释是对的,因为这个英明,是建立在误解之上的。

张处长在文明办呆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,终于悻悻地走了,而在李云彤离开陈主任办公室后不久,商翠兰走了进来。

这个时候,郭建阳还在整理手上的文件,商巡视员看他一眼,很直接地发话了,“小郭你先出去一下,我跟小陈说两句话,行吗?”

这还有什么不行的?你是伍海滨的老婆啊,郭建阳二话不说,收拾一下东西,就离开了房间,“我正要出去出文件呢。”

我要想说不行呢,陈太忠却是有点恼了,你耍威风耍到我面前,就没意思了,于是他哼一声,“商大姐,我这儿真的挺忙的,您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。”

“你要想听实话,那好说,”商翠兰微微一笑,细声细气地回答,“我想问的就是,你觉得曹福泉这么匆忙地插手……真的能决定了文明办的走向?”

“嗯,这个问题值得大家考虑……你说什么?”陈太忠已经把她划进曹福泉的相关势力里了,猛地听到这个问题,禁不住生出一点疑惑来,“我没有听清楚。”

“办公厅最近,有点太活跃了,”商翠兰直勾勾地看着她,“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
这个事情……还真的有点复杂了,陈太忠眨巴眨巴眼睛,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也是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