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000章 磨合(上)

秘书的腹诽归腹诽,但是他还是要把真实情况向曹老板汇报一下,“秘书长,电话我打给陈太忠了,他那边有点抱怨……说以后都不请示工作了。”

“嗯……嗯?”曹福泉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之后,猛地就是一愣,我不过就是说我不喜欢务虚,你就敢这么跟我说话?

再想一想,他又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,于是又发问,“他没说为什么吗?”

“他说嫌咱们的人接待不好,我了解了一下情况,”秘书将自己打听到的事儿重复一遍。

“以后有话一口气说完,”曹秘书长很不满意地白自己的秘书一眼,接着才又发问,“不是你授意这么做的吧?”

“不是,”秘书忙不迭地摇头,接着他才又解释,“我主要是觉得,陈太忠这气性也太大了,他派一个副处过来,就想跟您请示工作,而咱这边无非是让他等了一等……这算多大的事儿?他就呲牙咧嘴的。”

“啧,”曹福泉听得嘬一下牙花子,其实他心里认可陈太忠的理由,对党政机关拖沓的工作作风,他也是深恶痛绝的,他甚至都打算好了,下一步就要抓一下这一块。

但是轮到他自己头上的时候,他禁不住就要踌躇一下,其实说白了,主要问题还是在于——对方是陈太忠,要是换个别人来投诉,他并不介意拿自己的下属开刀。

他跟陈太忠争得实在太凶了,姓陈的以一个正处的身份,扛他这个省委秘书长都不落下风,这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。

省委里明白人很多,但是糊涂人也有,更有那阴险的主儿,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消息传来传去,难免就会传走样——堂堂的省委秘书长,被小小的正处逼得对自己手下人动手。

曹秘书长确实看不惯拖沓的工作作风,而且他行事也一向果决,但是这一刻,他是真的犹豫了,这就是人在官场的悲哀——想要坚守本心,真的太难了,哪怕是公认的二愣子,也有他的不得已。

他沉吟了好一阵,又看一眼自己的秘书,“那个……李云彤来,不一定是要面见我的,你应该明白这个吧?”

“我是明白,但是……”秘书想说别人未必明白,可话说到一半,他真是不敢说下去了,于是就选择使用这种欲言又止的表达方式。

事实上,他很清楚,大家也都很清楚,李云彤来只是传话的,并不是一定要见秘书长,在省委里混,鲜有脑袋瓜不够用的——一个副处待遇的主儿,还是外单位的,没有预约就想见省委秘书长,这现实吗?

接待的人无非是要借题发挥出一口气,秘书很清楚这一点,而且他相信领导也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不敢再往下说了——那些人如此借题发挥,容易让领导陷入被动。

“但是什么?”曹福泉眼睛一眯,冷冷地看着他:你要是敢胡说八道试图蒙蔽我,一分钟内我就让你滚蛋。

“但是他们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”秘书正色回答,就在这一瞬间,他已经做出了果断的选择,“所以他们假装不知道,借此上纲上线假公济私。”

“你还没笨到家,”曹福泉的嘴角,泛起一丝冷笑,“既然你都知道他们的私心了,该怎么处理……你去处理吧,我就一句话,做了错事,要认!”

“但是他们,也是为了维护咱们这个团体的形象,”得,有什么样的领导,就有什么样的下属,秘书居然也会直来直去。

事实上,他知道领导喜欢直脾气,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,所以他在领导的滔天怒海中荡舟捉贝,以求探骊得珠——其实眼下是求自保,“我个人也认为,文明办一开始做得不太好,同志们有看法是可以理解的,嗯……只是他们采用的手段,太没有大局感了。”

“好,你们都有理,我给陈太忠打电话,”曹福泉冷哼一声,抬手去抓桌上的电话,“你们都讲尊严,耽误工作是有理的……我的面子无所谓。”

“老板您别生气,”秘书赶紧上前,接过了电话,他哪里敢让领导拨出去这个电话?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我让他们怎么把人撵出去的,就怎么把人请回来……您看行吗?”

“我看行不行,这个很重要吗?”曹福泉无可奈何地笑一声,他真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了,“要我看,这些人都该自己辞职,哪怕不辞职,滚回家去不用上班了,工资该开多少开多少,他们不上班,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……这根本就是社会发展的反作用力!”

秘书知道,领导这么说话,是又要暴走了,不过对他来说,这真是无所谓,饭碗保住了比什么都强,于是他就默默地听着——暴风雨已经来了,彩虹还远吗?

“这就是我的意思,”出乎意料的,曹福泉这次暴走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也并没有因此失态,“我要听到那个女主任当面向我请示。”

曹秘书长此番举动,不无掩耳盗铃的意思,他不想向陈太忠认输,但是又要找下面人的毛病,说白了,这也是转移注意力的一种手段——我不是怕了你陈太忠,我是在整顿自家的工作态度呢。

当然,像这样的手段,明白的就明白了,不明白的也就不明白了,但是毫无疑问,如此一来以讹传讹的流言会少很多,秘书长起码不会那么被动了。

“那我去安排,”秘书点点头,他马上就心领神会了,其实这种大家也见得多了,无非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,找一个正确的台阶。

有意思的是,办公厅给李云彤打电话的时候,傻大姐还就坐在陈太忠的车上,两人讨论着一个问题,“网吧规模化是必须的,有便于加强管理。”

“这个问题,你应该跟刘爱兰谈,”陈太忠的印象里,网吧总是跟“未成年人”这四个字挂钩,如果是成年人……又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的话,谁会去网吧?

眼下是2001年,家庭里拥有电脑的人不算太多,可也不算少了,这些电脑里,能上网的差不多占了一半,有能上网的电脑,谁还会去网吧玩?

“这个你还真不了解,”傻大姐对这一点,做过充分的调研,要说这网吧,未必轮得上文明办去亲历亲为,但是素波市文化局副局长高乐天,就栽在了类似的事情上——那还是去年的事儿了。

“有些联机游戏,还就是在网吧里玩比较来劲儿,比如说《半条命》什么的,回家就没那个气氛了,”她的话有理有据,“在未来几年中,网吧会是一个热点,不仅仅限于青少年……刘爱兰也这么认为。”

听说那里是一夜情的发源地,陈太忠很想来这么一句,不过这个话,有点不配他的身份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刘主任支持,我肯定就支持了,不过在网吧一夜情,也太搞笑了……那里能有什么好货?”

我跟张强吵架的时候,还在网吧玩过呢,李云彤实在有点接受不了这个地图炮,但是……她还不好解释,正在犹豫呢,手机响了。

来电话的,正是上午调戏她的那位,奉了领导的指示,前来修好跟文明办的关系,不过这调戏的话说习惯了,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,“小李……忙不忙?”

“领导检查工作呢,对我的效率很不满意,”李云彤冷冷地回答,傻大姐想当年也是省委数朵花里的一枝,虽然后来插在了牛粪上,但是有了这经验,对普通的牛粪也就免疫了,“张处长有什么指示,请说。”

“你的来意,我跟秘书长说了,”这边的张处长,哪里是什么处长,不过是一个助理调研员,他还卖好呢,“秘书长想听一下你的汇报,你现在过来吧……这可是个机会。”

“谢了,不用,”李云彤果断地回答,要说这傻大姐,真是傻人有傻福,陈太忠回答的时候,她就坐在车上,根本都不需要领导的指示,就直接作出了回答。

也就是李主任神经粗大,随便换个副处来,猛地听说省委秘书长要亲自听汇报,怕是都要震撼和盘算一阵,可偏偏地,她拒绝得毫不含糊,“领导已经指示我了,以后文明办的事,文明办自己解决。”

说完这话,她就挂了电话,兀自不忘笑眯眯地看一眼自家领导,“怎么样,我这个话说得还不错吧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李主任的傻气,有时候还挺能让人身心愉悦,“有长进,以后跟他们说话,尽量含糊,你觉得把意思表达出来了就行,他们能不能理会,那是他们的事儿。”

他俩聊得开心,可是那边的张助理调研员着急了,秘书长亲口发话,要我把人请回来,这尼玛……算了,我去文明办找人还不行吗?

然后他就一路疾走,来到了宣教部,不成想正见到大家纷纷下楼,下班时间到了,他好不容易看到个熟惯的人,走上前一问才知道,合着李云彤跟陈主任出去办事,早就走了。

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,这位的脸登时就白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