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9章 代言(下)

想到这一点,夏大力发问了,“王立华在接受了省厅问询之后,目前是监视居住……嗯,现在让纪检委出面,合适吗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他心里很清楚,夏书记不会连这点分寸都把握不了,老夏这么问,多半还是试探的意思。

不过这也是意外之喜了,他正琢磨着怎么提示许绍辉呢,老夏直接表态,倒是省去了他的麻烦。

夏大力确实是有试探的意思,不但试探小陈的心性,也试探黄家的意思,见到对方如此乖觉,他就笑了,“你倒是滑头,惹了事儿自己不管……唉,自古英雄出少年啊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前后不搭界,不过他最后的感慨,是针对陈太忠“黄家代言人”的身份去的,区区的一个正处,就能替这么大的势力传递消息,这样成长下去的话,真的太可怕了。

“我倒是想管呢,省厅说我不是警察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夏书记您还有别的指示吗?”

这是要告辞的意思,夏大力却是沉默了,好一阵他才发问,“查不查王刚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叹口气,他知道夏书记的难处,警察厅重新查魏国庆的命案,有充分的理由去找王立华了解情况——两人认识嘛,而且对潜在的犯罪嫌疑人,监视居住也说得过去,甚至纪检监察部门,也能为此出动,但是找王刚没什么法理依据,程序也不正确。

然而很显然,从护照问题到年纪轻轻位居高官,再到警察局火灾,这一系列的大手笔事件,根本就不是王立华一个年轻人能搞定的,这些事件的背后,必然有王刚的影子,是个人就想得到这一点。

虽然因果关系极为明白,但是还是那句话,逻辑推理代替不了证据,没证据什么也白搭——起码,人家王刚现在还是政法委书记,不是普通的老百姓,冤枉一下也不要紧的那种。

那么夏大力确实会有点头疼,这案子这么查下去……肯定会查出点东西,可是在这期间,王刚父子俩有什么异动——比如说跑路了,这算谁的责任?

没有黄老的关注的话,跑也就跑了,起码毒瘤是挖出来了,但是现在人家关注了,这时候再出纰漏,那就未免太不尊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了。

陈太忠能理解这些,于是他整理一下措辞,才缓缓开口,“王刚肯定是要查的,纪检委那边肯定有他的黑材料……先查那些嘛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哎呀,这个话我可不好跟许绍辉说,”夏大力听他说得这么赤裸,就知道自己怎么做都没错了,于是笑着发话,“要不太忠……你帮我打个招呼?”

“还是不要了吧?”陈太忠听得苦笑,最近他可是真没少麻烦纪检委,从张峰、王志君到刘建章,有间接关系或者影响的,还有楼宏卿、江川等。

所以他觉得,自己跟许书记开这个口,还真不容易,“近期已经麻烦他很多事了。”

“哎,”夏大力无奈地叹口气,他确实不好跟许绍辉说这个话,不过总算还好,他两人之间,倒也有其他的传话渠道,于是他站起身,“好了,我还有事,也要走了。”

陈太忠跟夏大力一起出了楼!这个行为马上就被人发现了,尤其是大家还关注到,夏书记上车之前,还跟陈主任握手道别了。

第二天上午的时候,消息就传遍了文明办,不过敢当面问陈主任的人并不多,当然,李云彤绝对是其中之一。

陈太忠正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,傻大姐就蹑手蹑脚地进来了,他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,于是头也不抬地问一句,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听说您昨天跟夏书记在一起来的?”李主任小心翼翼地发问。

“嗯?”陈太忠抬起头,讶异地看她一眼,又低下头去写字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我找他说点事儿,正好一起出来。”

“是这样……”李云彤犹豫再三,还是发话了,“您能不能安排我弟弟进警察局?就是那个五子……为他的工作,我小姑也头疼得很,他也没别的本事,总不能开一辈子出租车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无奈,啥也不会……就会当警察?他对那个五子印象还可以,而且傻大姐也算得上是他的心腹,随叫随到的。

但是有些事情,口子也不能乱开,做领导的需要把握处事的分寸感,“近之则不逊,远之则怨”,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。

所以他沉吟一下,才缓缓发话,“你说的我知道了,以后看有没有机会吧……警察系统的话,你还是不要想了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”李云彤略微一错愕,就点点头,领导不解释原因,她自然也就不敢再问,不过心里面,她还是略略地有点遗憾,她那堂弟脾气直胆子大,除了开车什么都不会,做警察就是最好的出路了。

至于陈主任考虑的把握分寸,对傻大姐还真不太适用,随着陈某人行情的水涨船高,积威也一点一点地加重,他又肯放手让下属捞一点外快,李主任哪里还会不知足?

主要还是家里人撺掇得厉害,她也实在却不过那些亲情,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求情。

陈太忠不知道她想的这些,又低头写一阵,才抬起头来,“你今天没事?那这样……去外联办盯着吧。”

“那地方,这两天我不想去,”李云彤苦笑一声,“曹秘书长做了一个指示,搞得好多人上门打听消息,我怕说漏什么……还是让行动科的人在那儿吧。”

啧,陈太忠终于停下笔来,最近这曹福泉的强势,确实挺压人的,他虽然扛得住,但是下面人的工作都受到影响了——令出多门,做事还真是难受。

“要不这样吧,”他沉吟之后做出了决定,反正有些东西,他不是很感兴趣,丢给老曹算了,“你去办公厅问一问,马上要开始的学雷锋纪念日活动,曹秘书长有什么好建议。”

“我去?”李云彤讶然地发问,她工作的性质,可跟办公厅没什么对应的。

“就说你在外联办,感受到办公厅的重视了嘛,所以过去请示一下,”陈主任轻描淡写地做出了指示,“别说是我的意思。”

李云彤领命而去,大约一个小时之后,她一脸悻悻地回来了,“那帮人一直让我等着,东扯西扯的,现在才告诉我曹福泉不在,这帮混蛋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,他让李云彤去,就预料到了多种可能,而眼下这种可能是对他最有利的,他不高兴才怪,“没事,回头我帮你出这口气。”

曹福泉上任之后,也是非常忙碌的,忙着熟悉各种工作,他是十一点四十才回来的,刚一回来,就听人汇报说,文明办的李云彤过来了——这女人是负责外联办的。

啧,又来这一套,曹秘书长一听,就又知道是陈太忠的试探,问一问她的来意之后,他大手一挥吩咐自己的秘书,“给陈太忠去个电话,就说‘学雷锋纪念日’这种务虚的东西,我不感兴趣,他想怎么折腾,由他自己去。”

曹福泉也品出来了,这陈太忠似乎在意的是实事——但是我曹某人也是做事情的,不跟你扯那些没用的东西。

有杜书记的支持,他并不在意那些飘渺的名头,正经是抓一抓实事,能抓到实权也能将功劳落实。

陈太忠这时候刚出了省委,接到秘书的电话,心里也禁不住感叹,这曹福泉跟我也太像了吧?堂堂的省委秘书长,居然能说出对务虚不感兴趣的话来。

但是感慨归感慨,该说的话他是要说的,“李主任把事情向我反应了,请你转告曹秘书长,以后我们都不会请示了……我们耽误不起这个时间。”

“哎,陈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秘书一听这话,不是个事儿啊,总算他记得秘书长的叮嘱,所以很客气地发问了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”

“问一问你负责接待的人吧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压了电话。

做秘书的一打听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办公室的人原本对文明办就有点对立的情绪,又听说李云彤不过是个正科或者副处,觉得你们文明办派这么个人来,就想请示秘书长——这也太牛逼了一点吧?

而且李云彤长得还不错,跟美艳少妇聊天,这个工作显然令人比较愉悦,于是这边就扯着她聊了好一阵——当然,关于这一点,接待的那位是不敢承认的。

秘书了解完这个经过,一时间竟然就这么无语了,在他看来,自己接待的人是有点问题,但陈太忠你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来吧?

说白了,下级等上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就算白等了,也只能咬牙受着——去北京跑部的人多了,面对那些接待的人,不但得一天天咬牙等着,你还得陪着笑脸塞钱呢。

陈太忠居然会为这点小事发飙,这也太难伺候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