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8章 代言(上)

周瑞听到这怨气十足的话,也禁不住笑一笑,“你呀,就是怪话多……老人家说了,美籍华人当干部,咱们党是有这个胸襟的,白求恩还葬在中国、立了雕像。”

“但是!如果有人偷偷地加入了外国国籍,并且使用欺骗的手段获得组织的信任,并且加官进爵的话,这是耻辱,是党的耻辱,是天南的耻辱!”

“老人家的眼光还是那么高屋建瓴,指示也一针见血,这个表态大快人心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不过这个案件还在侦破过程中,我插不进去手,今天,那个死者的孩子,我在素波给他安排好了借读的学校……我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儿。”

“这个我们都知道,”周瑞淡淡地发话,“老人家也不会插手,他就是表个态……嗯。”

啧,明白了,陈太忠这才想到,人家周秘书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,而是对他黄家代言人的身份说的,只是陈某人一向不怎么把这个身份当回事,所以才如此地后知后觉。

“那我知道了,周哥……嗯,周叔,我刚才听您说,这是先问的一点小事?”

“嗯,确实是,这个态度已经有人知道了,不过老人家真的很生气,我就再问一问你,看调查的结果出来没有,”周瑞的态度很坦荡,他并不介意告诉对方:你不是第一个放风的。

至于说他打这个电话,也是一件小事,“听说你搞的树葬陵园,下个月要奠基了?”

“嘿,您还真是消息灵通,”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,得,不用问,这肯定是李无锋跟陈洁说了,然后陈洁联系上了黄家——陈省长可是正儿八经的老凤凰系人马,现在还是领军人物,联系黄家的渠道都不止一两条。

可是这个效率……也未免太高了一点吧?陈太忠看看时间计算一下,他离开林业厅到现在,还不到一个半小时,就这一点时间里,李无锋联系上陈洁,陈洁联系上了黄家,黄家都做出了反应,联系上了他陈某人,这也太快了一点吧?

按普通人的联系方式,这个信息周转时间是足够了,但是陈某人身在体制内,实在太明白其间的种种等级差距,以及悬殊地位导致的沟通不顺了——别的不说,一个要紧人物的电话有多忙碌?要好的朋友一个小时打不通电话都是正常的。

更别说黄老这种共和国硕果仅存的领导了——想把事情反应到黄老那里不是很难,但是想及时反应过去,那就不是一般地难了。

所以陈太忠有点咋舌,心说陈洁不吭不哈的,手里还真有货,轻轻松松就联系上了黄老。

殊不知,他这也是想得左了,主要是李无锋把下午发生的事儿,汇报得太详细了,说是曹福泉如何地跋扈,小陈又是如何地嚣张。

对于本家的嚣张,陈省长完全能接受——小陈也算是她的人,嚣张一点无所谓,多数的女性干部,处理问题都要带一点感性,而陈省长也确实喜欢护短。

没错,就是护短,对于新任的省委秘书长,陈洁原本就有点看得不顺眼,这个人真的有点太跋扈了,撇开杜系标签不提,老娘当副省长的时候,你还没当上副厅长呢。

所以她是真的抵触曹福泉,不过眼下杜系势大,她也懒得理会,等杜毅走了你还这么嚣张,我再慢慢收拾你都不迟——不出意外的话,曹福泉这种人,这辈子也就止步于副省了。

不过,曹秘书长在视察省教委的时候,能蹦出来这话,这让她越发地恼火,心说陈太忠和李无锋都把话说得明明白白了,那个时侯你还在视察我的教育系统,居然会表示不介意跟我一起参加陵园的奠基?

这真的太欺负人了,陈省长也知道,自己现在的地位,略略地逊于秘书长,等参加奠基的时候两人一起露脸的话,必然是曹福泉抢尽风头。

当然,她要不想让曹福泉抢风头,也有的是手段,不管什么样的风头,总是要通过各种途径来体现的——没有宣传手段,谁知道你占了上风?

而偏偏地,陈省长跟天南省电视台的窦革命也有交情,到时候天南新闻里,给秘书长半张脸,给陈省长整张脸,实在是轻轻松松,那么……到底谁是胜利者?

所以,陈洁心里也恼火,省委的人视察省政府的工作,本来就过界了,还不尊重相关领导,于是她就要将这个情况尽快反应上去——由于愤怒,她选择了比较直接的渠道。

周瑞对其间的因果,并不是特别了解,事实上他也无须了解那么多,听到陈太忠说自己反应快,他就笑一笑,“但是这个事情……嗯,太忠,我得说一声抱歉。”

“嗯嗯,能理解……你说什么,抱歉?”陈太忠正哼哼哈哈地舒爽呢,猛地听到敏感字眼,于是立刻表示出了疑惑。

总算是,这么些年的红尘历练不是白给的,所以他没有太过失常,“为什么要抱歉呢?不来就不来了,周哥你这么客气,我真是受宠若惊。”

“我去没问题,但是,我是为老人家服务的,”难得地,周瑞很认真地解释,“别的活动无所谓,我直接就去了,可你这是墓地……犯忌讳,荆老都给黄老打电话了,说这是好事儿,老人家也说是好事,但是搁给我们这些人看,那就是犯忌讳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黄老现在是共和国硕果仅存的元老,虽然不怎么活动了,但是元老就是元老,平常的起居饮食,都不知道牵挂着多少人的心。

所以周秘书这话,很是能代表一些人的想法,黄老活得好好地,你们说什么的墓地,怎么看起来,有点像交待后事呢?

或者,黄老本身不会在意这个,毕竟凤凰黄的祖坟都被人扒了,他也没觉得有多么不能忍受,但是——以黄家现在的地位,别人不能忍受啊。

“没关系,这有什么?”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只觉得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了,可是他又没办法说那么明白,“我是说过一阵可能要去北京,见了黄二伯或者您,提一下就行了。”

“哦,是这样啊,”周瑞听得笑了起来,他听的可是陈太忠要请上面的人下去,不过对他来说,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表明意思了,“大概什么时候来北京?”

“这个还没定下来,”陈太忠听得这叫个汗颜,心说一句谎言,要用十句谎话来遮掩,果然是这么回事。

挂了这个电话之后,他发现自己刚才的思路彻彻底底地被打断了,一时间也就懒得再想这“学雷锋纪念日”怎么搞了,而是站起身来做几个扩胸运动,放松一下。

想到周瑞要自己放出风去,陈太忠琢磨一下,跟老窦放这个风似乎没有必要,但是……许绍辉和夏大力那边,却是应该说一说的。

这么想着,他先拨通了夏书记的电话,“你好,我是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,想找夏书记汇报点事情。”

一阵静默过后,就传来了夏大力浑厚的声音,“是小陈啊,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我现在方便过去吗?”陈太忠不想在电话里说,“刚才听到一点消息。”

“嗯……”夏大力沉吟一下,方始发话,“那你过来吧,快点儿,我马上要出去。”

夏大力的办公室,离文明办也不远,五分钟后,陈太忠就走了进去,夏书记正在接一个电话,好像是关于什么综合治理整顿行动的。

放下电话之后,夏书记饶有兴致地看他两眼,方始笑着发问,“什么消息啊?”

“是关于……寿喜那件案子,”陈太忠相信,夏大力知道自己指的是什么案子,“上面有领导指示,说是如果有外籍华人在国内做官,还欺骗组织的话,这是党的耻辱。”

“嗯?”夏大力听得就是一愣,他拿起手边的钢笔,两指轻搓着捻了几下,才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小陈你这……是在跟我说?”

“对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当然知道,自己说的事情应该归许绍辉考虑,但是,“所以我觉得,那个案子的侦破工作要加紧了……这不是怕您不知道这个消息吗?”

“哦,”夏大力微微地点点头,他确实是不知道这个消息,不过这对他来说也并不重要,因为他相信,窦明辉应该知道这个消息——窦厅长知道的话,那自然不用他多费心。

发生在寿喜的事情,别说那两桩人命案,只说这个警察局起火,就是很严重的问题,夏书记知道省警察厅很重视,也知道潘剑屏和陈太忠在关注,在他看来,案子已经得到了应有的重视。

他想的是,窦明辉未必喜欢自己关注此事,不过现在听小陈一提,他才反应过来,如果王立华和王刚真的出了问题,省纪检委过问的话,他这个政法委书记,最好还是做点什么。

此事在前期调查的时候,他无动于衷,那是因为案子迟迟没有告破,但是现在上面发话了,这王立华和王刚,怎么都得先处理一下,跟省纪检委协调,肯定是他的事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