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6章 不让他来(下)

我还真有别的事儿,陈太忠本来不想说的,但是老潘用他用得这么顺手,他心里肯定也有点小想法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再有一个月就是植树节了,正好上谷的树葬陵园奠基……那个时间您有什么安排没有?”

“树葬啊,”潘剑屏沉吟一下,要说这宣教部的性质,是忙起来忙死,闲起来蛋疼,而最忙的时候,莫过于某些节假日和有纪念意义的日子。

这个植树节,就是属于这么一个日子,在这一天,潘部长可以去园林局考察,可以去林业厅考察,可以去风景区甚至消防队视察,他甚至可以跟团省委的干部们去种树。

“我争取过去,”潘部长点点头,别人的面子不卖,你的面子我是要卖的,“但是现在时间还早,说不死。”

“您有这个意思就行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“刚才刚接了一个电话,曹福泉也想知道植树节的日程安排,我真的有点恼火,不过想到您让我顾全大局,也就没说什么。”

潘剑屏听到这话,脸登时就是一沉,“他怎么……连这样的节日都会放在心上?”

你这么问,是什么意思啊?陈太忠马上就不吭声了。

过了好一阵,他才干笑一声,“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在乎植树节,也许跟他一直强调水土保持有关吧……以前他是林业厅的。”

嗐,我还是太敏感了,潘剑屏听到这个答案,要是再想不明白一些事情,这个省委常委就太不称职了,于是他深有感触地点点头,“他还是不忘本行啊。”

这话不是解释,却是实实在在的解释——我真的忽略了,曹福泉出身于林业厅。

不过,有了这个解释也就够了,潘部长想到曹福泉居然又把手伸到了这里,也是很有点不满,“这个事情,你要跟林业厅的同志多沟通……树葬这个口儿,咱文明办只是牵头,主体还是林业厅。”

当年林业厅五龙夺珠,潘剑屏没有参与到里面,不过官场里没有绝对的秘密,阴差阳错地,他知道了里面一些事情,心说这件事情其实根本用不到我出面。

陈太忠可真不知道这个,听到潘部长的意思,也是要自己跟林业厅多商量,于是想也不想,出了部长办公室,就驱车直奔林业厅。

他抵达林业厅的时候,李无锋还不在,一了解才知道,李厅长去沙省长那里了,林业厅近期想引进点新的苗种,需要去国外考察,而分管林业厅的副省长是沙鹏程。

其实,李无锋跟沙鹏程的关系,真的很紧张,五龙夺珠的时候,沙省长支持的是瑞根,而李无锋是靠了陈洁的关系,最终登顶——陈省长管的是科教文卫,不是农林水。

所以,李厅长是去找沙省长了,但是他回来得也很快,回到办公室见到陈太忠,他很是客气,“太忠你怎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过来了?早知道的话,我早就回来了……沙鹏程那个死人脸,我见不见都无所谓。”

要说这个沙省长,这个官当得也够失败的,他分管农林水,但是林业厅握在陈洁手里,水利厅是看范晓军的指挥棒,就剩下一个农牧厅——厅长还是朱秉松一系的。

不过怎么说呢?沙省长是民主党派,这是他的短板也是长处,他可能没有多少实权,但是就算陈洁范晓军下了,他未必会下,因为政府里需要民主党派。

陈太忠对这些也是门儿清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过来商量一下咱们这个春天里的墓地的奠基。”

“这个好说啊,”李无锋有点不摸底,于是就笑着表态,事实上他非常满意,在自己的任满之前,还能做出如此的成就,“到时候我肯定要去,你们潘部长要是来不了,我想办法请陈省长来,一定要隆重地宣传一下……对了,省台那边,你得好好做一做工作。”

“请谁来这是小事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了不得我把周瑞请过来——那是黄老的替身啊,反正黄老也说了,会支持精神文明的建设。

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,有些人可能不请自来,于是他发问,“办公厅对咱这个树葬,好像也挺感兴趣……比如说曹福泉的秘书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省委办公厅?”李无锋愕然,他一开始还以为是省政府办公厅呢,听到曹福泉三个字,他才反应过来,然后他就沉默了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他怎么感兴趣了?”

“你俩关系不好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以他跟李厅长的关系,这么问不算突兀。

“都争过厅长的,好得起来吗?”李无锋不无自嘲地一笑,“厅长倒是我了,可是人家现在省委常委了,唉,这年头的事情,还真是难说清楚。”

“无锋厅长你也不能这么看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听到李厅长和曹秘书长不对劲儿,他心情就大好,“曹福泉有个年龄优势,您就算跟他走一样的路子,结果也不会一样。”

“这倒也是,”李无锋点点头,沉吟一下之后,他又发话,“我说那天你怎么给我打电话问他,原来是这样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知道李厅长有点误会了,老李更在乎的,是他的态度,于是他解释一句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今天才接的电话,关键是……他有很强烈的欲望插手文明办。”

“哈,原来是这样啊,”李无锋听得就笑,紧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,“说句实话,我跟他的私人关系,以前还可以……”

以前还可以,那就是现在不行了,其实他俩关系搞僵,还要早于竞争厅长的时候,李厅长是老派人,说话做事都比较直来直去。

而曹福泉也是个直性子,说话做事又冲得很,可是李无锋身上有老派人的优点,也有老派人的缺点——他比较注重论资排辈。

在他眼中,曹厅长就是小字辈,你跟我说话直来直去可以,但是不能没大没小——矛盾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了起来。

而且,李无锋也强调一点,是他以前没说的,不过祖宝玉说过,“这个家伙其实心眼不大,他要参加‘春天里’的奠基,那我就不去了,省得见到那家伙在我跟前得瑟。”

“他还有这个爱好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。

“反正……他要是跟我说两句,老李你这工作怎么长怎么短的,真的很正常,”李无锋也是面子上下不来,老派人嘛,被一个小辈指指点点的,有意思吗?

尤其关键的是,这俩以前是一个单位的,同样是年轻人,陈太忠提一点建议的话,李厅长无所谓,但是被一个曾经的下属在头上指指点点,他还真挂不住。

“啧……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接着就笑了起来,“看来,还是不要让秘书长衣锦还乡了。”

“那是,正好咱俩都烦他,”李无锋也跟着笑了,说句实话,这是他任期内的一项业绩——起码象征意义重大,错非不得已,他也不愿意失去参与的机会。

他是快到点儿的主,倒是不怎么忌讳那个省委秘书长,“而且我敢保证,他要来的话,到时候肯定要挑点毛病出来,我太了解他了。”

他敢当着我的面儿挑毛病吗?陈太忠很想这么问一句,不过再转念一想,以曹福泉的行事风格,说也就说了,他又能怎么样?“那我就不让他来了。”

“没必要直说,”李厅长笑着摇摇头,他虽然是老派人,玩一点变通手段还是没有问题的,“咱俩把陈省长请过来就行了,他还能跟着过来?”

这是普通的王不见王的逻辑,但是陈太忠琢磨一下,就摇一摇头,“哎呀,这个还真难说,他在寿喜的事儿,你忘了?”

“啧,”李无锋听得一咂嘴巴,曹福泉在寿喜,以常务副的身份,同时硬撼党政一把手,这消息还是他告诉小陈的,而且从地位上讲,陈洁要略逊于曹福泉,同是副省级别的干部,一个是常委,一个不是。

“我就忘了,这家伙跟一般人不一样,”他苦笑着摇头,接着又若有所思地看一眼小陈,“那起码得是潘剑屏……哎呀,潘部长都未必镇得住他。”

“你这就是简单事情复杂化了,就是陈省长吧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然后就摸出了手机,“我只需要明明白白告诉他,这边我安排好了,不用他关心。”

李无锋听到这话,嘴巴微张愕然地望着对方,好半天才哈地笑出声,然后又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“倒也是,对他那种人这样做或许会更好……不过,也只有你有这胆子。”

“跟胆子无关,公对公的事情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有点理解曹福泉的心理,类似的人,彼此之间很容易揣测的。

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没错,他当着李无锋就拨通了曹福泉的电话,然而,这两位的对话,再次让李厅长目瞪口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