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3章 勇于任事(上)

杜毅的不满是可想而知,什么叫舆论的引导?天南日报就是最大、最权威的舆论媒体,对天南的干部来说,绝对起风向标的作用。

前几天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宣传才起风波,接着曹福泉又跳出来支持文明办,看到大家眼里会怎么想——这是准备好的组合拳吗?

有一个很好的例子,可以借来形容一下,当初在陈太忠授意下,连篇累牍地报道张州的不文明现象,然后张州的市委书记江川就改非了。

当然,江书记的下台是多重因素导致的,但是毫无疑问——文明办在唱衰江川的过程中,正确地引导了舆论方向,并且起到了排头兵的作用。

话题转回来,杜老板无须向别人解释自己对调查表的看法,但这并不是说他心里一点计较都没有,见到今天的报道不生气才怪。

曹福泉接到王毅单的电话之后,二十分钟就出现在了杜书记的面前,在别人面前他是省委常委,但是面对杜老板,他真的是随叫随到——没有杜毅伸手,他现在还在林业厅干副厅长呢,甚至没准会因为那次大嘴巴,转到巡视员去。

“福泉来了啊?坐,”杜毅对他也没太多讲究,坐在那里点点头了事,杜书记一向推崇“因人而异”的处事哲学。

所以对上曹福泉,他的不高兴直接就发泄了出来,见对方坐下了,他伸手将报纸推过去,“这个报道,怎么能在第一版?”

“我也没有指定第一版,就是要报社往前排,”曹秘书长低声回答,然而他的声音虽然低,二劲儿却是不低,他据理力争,“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,也应该重视。”

“啧,”杜毅无奈地咂一咂嘴巴,小曹这股子劲儿他是知道的,他有点不喜欢,干部嘛,锋芒太露了总是不好,但是同时,这家伙办事能力很强,冲劲儿十足,这又是他看重的。

有时候,杜书记甚至觉得,应该把曹福泉和陈太忠划作一类人,当然,陈太忠有不如曹福泉的一点,那就是小曹对自己的忠心不用怀疑,而那姓陈的——就没人能让那家伙忠心。

丫要是忠于蒙艺的话,就不会不跟着蒙艺走;要是忠于黄家的话,也不会没命地折腾夏言冰;想攀附一号的话,不会在贾自明来天南视察的时候,自己跑到北京去。

总之,勇于任事是曹福泉的优点,也是缺点,杜书记沉吟一下,决定点明话题,“我对文明办的态度,你难道没有些疑惑?”

“我想过,但是就事论事的话……我觉得该支持,”曹福泉很坦荡地回答,事实上,经过陈太忠的点拨,他已经猜到了大部分,于是他也准备了一套说辞。

“您当初也没有明确地阻止我,那就是让我职责范围内把握好分寸,所以我才这么做的……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话,我来承担这个责任,绝对不会让您被动。”

“嗐,”杜毅又好气又好笑地摇头,我怎么觉得你比陈太忠还愣呢?不过这年头,越能干的人性格也就越强,这是个普遍现象。

但是你这性格,也太强了一点吧?说不得他哼一声,“你承担责任,跟我承担责任……有什么不一样的吗?”

这是大实话,曹福泉就算自己一力承担,影响不到他杜毅,可是曹某人是杜系铁杆,他丢了面子,杜书记脸上也不好看。

“那我……以后知道怎么做了,”曹秘书长苦笑一声,然而,他还是有点不死心,“其实杜书记,我这人做事,经常就失败了……再多失败一两次,也于您无损。”

“嘿,”杜毅听得就笑了起来,要说这小曹确实有意思,此人做事过于理想化,性格又直,就算有了他的支持,推行某些事情的时候,难免也要遇到挫折。

“你是想说,你还是有点不甘心,对吧?”笑完之后,他神色一整。

“我这秘书长的工作,就是给领导捅娄子的,”曹福泉涎着脸笑着回答,要是陈太忠或者秦连成看到他此刻的表情,肯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这种巴结的笑容,也能出现在一脸强硬的曹秘书长脸上?

然而,曹福泉的笑容虽然令人不敢恭维,但是他的胆子真值得人佩服,“而且文明办的影响起来了……也未必就是坏事。”

这个话,他是不能说得再明白了,您不支持不反对,这个环节我来给您润滑,责任我来承担——将来万一用得着的话,我一伸手,您用着多方便?

说白了,还是亏了陈太忠的点拨,曹秘书长做足了准备,才有这样的暗示。

杜毅当然也听得明白,心里不禁暗哼,我真要想伸手,直接拿过来就完了,用得着你替我操心?你太小看我这个省委书记了吧?

不过他转念一想,分管文明办的潘剑屏加上特别能折腾的陈太忠,多少也会给自己造成点困惑,尤为重要的是:他一直就对文明办不闻不问,这是事实。

所以曹福泉伸手,确实也不是坏事,于是杜书记微微一笑,抬手指一指曹福泉,“你呀……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,我知道你这折腾劲儿,适可而止啊。”

“那是,”秘书长笑着点点头,又请示了一些其他工作,他才站起身走人。

走出杜书记的办公室,曹秘书长才轻喟一声:要是没有陈太忠的指点,今天估计就不止这几句训斥了,这做点事……怎么就这么难呢?

别人都道他做事强硬,可是曹福泉自己不这么认为,你主抓工作的人都不表示出必得之心,下面做事的人自然会心生怠慢,如此一来,工作还怎么开展?

而且,他也不认为自己做事缺少手段,比如说插手文明办的动机,他可以把陈太忠叫出来敞开了说,却是不会跟秦连成说——因为这么做才能尽快促成此事。

不跟秦连成说的理由,其一自然是二者身份的缘故,他是副省秦是正厅,他要是敞开了说,这并不是他们这个阶层该有的、正常的沟通方式,那他这个副省就真不成体统了——而且他说了,人家也得信不是?

但是陈太忠肯定会相信他的话,这一点他非常确定。

曹秘书长不是一头雾水上任的,他原本就是省委副秘书长,尤其是张汇都栽在了姓陈的手里——蒙艺都走了,一个正处还能扳倒张汇,对这样的人物,曹福泉想不仔细了解都难。

所以虽然大家都说这个人不讲理,野蛮跋扈什么的,但是他不这么认为,陈太忠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,也很有效率。

至于说脾气差,他曹某人脾气也不好,官场里可怕的不是脾气差的干部,而是那些脾气好的,尤其那些立场还不是很明显的,真的不好对付。

而他跟陈太忠的那场对话,也证明了他的猜想,没错,姓陈的是个彻彻底底的刺儿头,但是他更清楚,这种人答应下来的话,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——如果不乐意的话,人家直接就可以不答应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接了女记者的电话之后,直接要她来见自己了,这可能是陈太忠的试探手段,但是曹福泉才不会在乎——只要你给我机会,我就会重重地、大鸣大放地指示。

然而同样的,他跟陈太忠有着相同的认识:两个人可以是上下级,可以是同事,但是永远都不可能是朋友,做对手的可能性倒是非常大。

曹福泉如此感慨,却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,杜书记也呆坐在那里好久,才摇摇头站起身,嘴里轻声嘀咕一句,“一对儿活宝……”

眼下另一个活宝,正在接阴京华的电话,阴总说的是寿喜警察局被烧的事情。

经过三天的调查,事件的脉络大致清楚了,吸毒致死的魏国庆,确实是认识王立华、刘愚公,而他当时身死,是在寿喜某个迪厅的包间里。

那年代的迪厅是个什么样子,大家都很清楚的,寿喜虽然是小地方,迪厅也一样很乱,当散场后服务员发现有人死在了房间里,马上就报警了。

然而报警归报警,到最后警察也没查出来,是谁包了这个房间,迪厅的包间不是旅馆,不需要身份证——其实换成普通饭店的包间,都要好查一些,因为那里是消费之后才买单。

迪厅可不同,那是预付费的性质,买酒水要预付费,进包间也是预付费——既然都花了钱,谁会在意包间里呆的是什么人?

所以这个魏国庆的死,只能说……可能是非正常死亡,反正死者已经被骨灰了,而那迪厅还停业整顿了两天,最后也没查出来,死者到底是跟谁来这里的——更有那服务员说,根本就是死者自己一个人来的。

这是一件没有查清楚的事,还有没有查清楚的,是警察局的失火案,事发的当晚,出入境管理处——其实是管理科,那里无人值守,而当时天上还下着雨,雨丝比较密,比较阻碍视线,更有清洁空气的效果,值夜的人很久之后才发现,那边着火了。

如果怀疑是纵火的话,嫌疑人能找出一大堆,但是警察局调查的最后结果是,线路短路引起的火灾,局里甚至以此为由,申请建新的办公大楼——连自己的办公安全都保证不了,我们怎么保证公共安全?

第三个不确切的,就是省厅的手脚,到底是谁动的,嫌疑最重的就是四个人,原本是三个,后来又算上了一个调到其他部门的主儿——此人是两年前调走的,当初没算上他,但是现在划拉一下,发现此人也有嫌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