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2章 众皆不满(下)

对陈太忠来说,奥申委也就是那么回事,所以普通一阵寒暄过后,大家接着喝酒,然后高局长的老父亲出来敬酒,大家又陪着喝两盅,不过敬这一桌的时候,看得出来,老高也是心怀敬意,一个劲儿地感谢各位领导的光顾了。

陈太忠来,是应个景儿,呆了半小时就站起身告辞,搁给外人看,他和高局长是平级,虽然高局长还是手握反贪局的大印的实权人物。

但是高局长心里最清楚,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主儿,所以他非常客气地将此人送到了门口,当然,陈主任也再三地表示,自己有事,早走一步实在不好意思——花花轿子人抬人嘛。

有意思的是,他一走,许纯良也跟着走了,坐的还是他的车,这个现象让主家略略有点尴尬——不过那二位都是少年得志,别人想说,也说不了什么。

倒是在送纯良回家的路上,陈太忠发话了,“好不容易抱个鲁班奖回去,不好好地宣传一下就回来?”

“有屁的宣传头,”难得地,许纯良这种主儿都口出脏话,他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这不是拼能力,是拼关系呢,胜之不武……亏得殷放还把它当个宝,他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,我是受不了,就回素波来啦。”

“形式上的东西,你何必这么在意呢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。

然而,说人易说己难,陈太忠回了家之后,也是忍不住要在意一下形式上的东西,“小宁你们在啊,怎么雷蕾不在呢?”

“雷说了,她昨天偷吃,心怀愧疚,今天没脸见大家了,”张馨笑眯眯地回答,昨天她和丁小宁等人都有应酬,回来得晚了,发现雷蕾和田甜正赤着身子大张着四肢在床上喘气——姐妹们心里不平衡。

这也是张经理在近两年内的变化,搁在以往,这样的话她真不好意思说出口,但是现在,她的脸皮就厚得多了,“蕾姐说了,她那一份儿,今天算到我身上了。”

“张馨你真不害臊,你和太忠去北京,占了大家多少时间,”雷蕾的声音自楼下响起,“我就是回去看一看孩子,大后天他就要开学了。”

雷蕾的胆子,比一般人大一点,摸着黑就把鞋换了,她蹬蹬地走上楼来,“馨儿啊,你背后说人坏话,今天你的配额……我征用了。”

“今天我就没配额,”张馨咯咯地笑了起来,“一会儿小汤要来,预定了一个配额。”

“现在不说这个,那是一会儿的事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了话,扭头看向雷蕾,“今天你的稿子拿回来没有?”

“拿回来了,不过……最终定稿,是胡主任决定的,”雷蕾是带了手包上二楼的,她翻一翻包包,掏出了两张纸。

陈太忠才拿过来扫一眼,就怔在了那里,“不是说……是个豆腐块吗?”

“本来是豆腐块,但是我去曹福泉那儿了,回来以后,领导就让我给稿子注水,”雷蕾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扩成六百字的稿子。”

对若干年后的网络写手来说,六百字真的不算什么,但是天南日报上六百字的稿子,那真的不算小稿子了。

陈太忠翻看一眼,也有点瞠目,这篇稿子,比昨天他看的要多得多,尤其是稿子里关于曹福泉的指示不少,尤其是后半截。

令他更瞠目结舌的事情,发生在第二天,由于是周末,而晚上别墅里睡的人不少,他辛勤耕耘了很久,七点钟才起床。

他醒来的时候,汤丽萍兀自蜷缩在他的怀里呼呼大睡,一条腿很不客气地搭在他的大腿上,圆规中间的部位,完全敞开着,她睡得非常酣畅。

经历了破瓜之痛之后,昨天是她人生中最享受的时刻,甚至在关键的时候,张馨和刘望男帮着扛着她的两条腿,这个现象很正常——刘大堂是大姐大,而张经理被人欺负的时候,小汤挺身而出来着。

希望我的女人,都能像你这样,每天酣畅淋漓地入睡,醒来时心情愉悦!陈太忠看着她微笑着的睡容,心中居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。

受到这种情绪的感染,他禁不住探嘴去亲吻一下她的额头,然后侧头看一看,发现张馨离得也很近,禁不住又伸头亲她一下。

张馨跟刘望男和田甜不一样,她睡觉可是非常警醒的,撇开别的因素不谈,她每天上班的时间卡得很死,被他这么一骚扰,登时就睁开了眼睛。

她的眼睛里,有些许的血丝——凌晨大家玩得太疯了,不过看到他看着自己,她还是微微一笑,“不要了吧,我真的不行了。”

说是这么说,但是通过薄薄的丝被可以看到,她的双腿还是略略张开了些许,如果某人坚持的话,晨练不是梦想,只是伸手掀开被子的问题。

但是陈太忠确实能感受到,张馨确实需要这么一场觉,于是他微微一笑,站起身出去了,脑子里却是还在琢磨,小汤这……好像不算名器吧?

汤丽萍跟他,这是第二次在一起,第一次那就不用说了,纯粹是开荒,没有任何乐趣可言,这次的话,小汤被开垦过了,没了那么多的阻碍,但是,她虽然紧窄,可从名器谱上查询的话,似乎……找不到对应的类型?

他这么想着,走出房门的时候,却见身材娇小的雷蕾从楼下跑了上来,她的手里挥着报纸,一脸的喜悦,“太忠,我的报道……头版啊。”

“嗯嗯,我家小虎牙的报道,上头版很正常……什么,头版?”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揪,脸上却是没什么意外反应,他笑着点点头,“拿过来,让我分享一下你的喜悦。”

陈某人分享的不是喜悦,看着头版上《省文明办设立外联办,省委办公厅表示要大力支持新生事物》的标题时候,他有点……想把报纸扔到楼下的冲动。

这个标题……上头版?陈太忠真的是欲哭无泪,这一下,真的是想低调都不行了,“雷蕾,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给我一个惊喜,但是这个惊喜,实在太惊喜了……我还没刷牙呢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文章排到头版了,这不是我的问题,”最初的惊喜过后,雷蕾也意识到不妥了,“这个报道应该在第四版的……这应该是办公厅的意思,最少也是报社的意思,我走的时候时候,都问过,确实是第四版。”

“头版就头版了,那又怎么样?”最初的惊讶过后,陈太忠恢复了平静,他冷哼一声,左右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。

“这里面问题大吗?”雷蕾确实急了,她在报社多久了,这点味道能闻不出来?

“能有什么?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顶了天不过是天南日报,还能是天南省委不成?”

“这是风向标啊,”雷蕾轻叹一口气,她只知道有问题了,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眼见她着急了,才又一笑,“好了,你别这样,大概不会有事情。”

这是陈某人的又一大优点,他很少在回来之后说工作,尤其是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事情,工作和生活要分开。

然而事实证明,陈太忠真的想错了,潘剑屏在中午的时候,都打个电话,问一下窦革命,这篇文章怎么就放在头版了呢?

“曹福泉的秘书给我的助理打电话了,说是办公厅挺支持精神文明建设,”窦社长解释得很到位,“希望这篇文章能排得尽量靠前。”

“哦,”潘部长哼一声就挂了电话,窦革命跟潘剑屏也不是打了一两天交道,他很明白,这里面发生了点事情,而部长不便说。

人家不说他也就不问,其实想一想就知道,潘剑屏和曹福泉……这俩之间发生什么事儿,哪里是他该问的?躲远一点是正经,更别说文明办里,还有新秀秦连成和陈太忠这种狠角儿。

潘部长这里是随便问一问,但是当秘书把报纸拿给杜毅的时候,杜书记一看,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,“啧,这个曹福泉搞什么飞机?”

天南日报普通的头版新闻,杜书记根本不放在眼里——他不是个没肚量的,但是这次不同,因为日报在前两天,才刊登了严抓干部家属调查表,并且希望媒体监督。

对于文明办的这些宣传,杜书记不闻不问,不支持也不反对,反正你们再怎么折腾,省管干部的进步与否,是我说了算的。

可饶是如此,都有人打电话给他,有的是反应情况的,有的是了解事态的,还有表示不满的,当然,也有表示支持的,从上到下都有——其实不光是对天南的干部,对兄弟省份、对上面,文明办这都是个不小的动作。

但是杜毅还就置之不理了,反正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,他不需要跟别人解释太多。

可这件事的风波还远未停息之际,文明办的外联办出现在头版,而且曹福泉居然公然表态支持,于是他哼一声,“毅单,联系一下曹福泉,让他过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