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1章 众皆不满(上)

陈太忠回到办公室,处理起了今天的工作,其间还要接待来人和接各种电话,直到九点之后,他才稍微轻松一点。

然后,他是在跟郭建阳在一起,翻看各地市送上来的文明县区的评比申报,这个东西去年就开始了前期准备工作,今年前半年要展开评比。

按说这一套是洪涛分管的,不过秦主任对这个工作异常重视,表示说三个副主任协作一下,一定要把这个工作抓起来——这是文明办年初的两项重点工作之一。

另一项就是陈太忠分管的干部家属调查表了,但是很显然,有陈主任坐镇,这个工作不难完成,其实这个敏感的活儿,就算秦主任打算让大家协作,别人也未必有胆子伸手。

所以陈太忠得空的时候,就能琢磨一下这个文明县区的评选,当然,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,他和郭建阳要做的事情,也无非是挑挑看,里面有些什么不合理的东西和漏洞。

这期间又有人进来请示各种工作,大约是九点半的时候,涂阳的宣教部部长居然亲自登门,说是拜访过秦主任了,现在过来是要跟陈主任了解一下,关于媒体监督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宜——涂阳人最近配合得一直不错。

陈太忠的态度也很客气,跟他说了半天之后,又将人送到楼梯口,楼内有人见到陈主任对某人这么客气,禁不住纷纷侧目。

哥们儿的威信真的变得这么高了吗?陈主任走回办公室,一时间也没心思看文件了,然后他就猛地自己忘了点什么事儿——忘了继续关注寿喜的事儿了。

昨天赵连生都查出那么多了,没理由今天什么消息都没有,于是他就拿起电话,给赵处长拨一个,“连生处长,我陈太忠啊。”

“嗐,一直在忙,忘记通知您了,”赵处长尴尬地咳嗽一声,“是这样,经过出入境记录,我们已经可以确定,王立华持有美国绿卡,甚至……刘愚公已经移民美国。”

“然后呢?”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,光查出来不算完吧?

“然后就是内部自查,还有调查死者魏国庆跟他们的关系,”赵处长苦笑着回答,“陈主任,我跟你说这些,已经是违反纪律了,其他的事儿,您跟窦厅了解吧。”

合着你不是忘了,而是不敢给我打了?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悻悻地撇一撇嘴,他有心再给窦明辉打个电话,可是想一想,办案终究是警察的事情,自己知道进度就行了,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老窦。

等到了中午,雷蕾给他打过来了电话,说是上午见到了曹福泉,而且她只是报了一下工作单位和要办的事情,秘书长马上就安排她去省委,“……只跟我说了三分钟,我想拿稿子去给你看的,又害怕你不方便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哼一声,表示自己知道了,他倒是不怕雷记者过来看自己,但是适当地控制一下频率,也是很有必要的,“曹福泉跟你说什么了?”

“也没说什么,就是说外联办只是个雏形,将来会设置专门的机构,”雷蕾如此回答,“他还说要强调一下,这一点是办公厅指出来的。”

我晕~陈太忠听得是真无语了,这曹福泉也真的二到一定的境界了,这话你动一动嘴皮子容易——知道我们文明办要因此多出来多少压力吗?

于是,下午一上班,他就将这个情况反应给了秦主任,当然,他不会说是自己建议雷蕾去找曹福泉的,他就说写这篇稿子的记者,跟自己关系不错,得到这么个指示,就知会自己一声——想必老秦不会怀疑我跟曹福泉有勾结吧?

秦连成哪里会在意这些小节?他听了之后,也是久久地没有发话,过了差不多半分钟,他才苦笑一声,“哎呀,怎么是这么一个人呢?啧……我也没办法再去找部长请示啊。”

没错,他昨天才就此事请示了,今天又请示的话,那成什么了?宣教部的副部长负责是协助部长工作的,只知道请示一点能力都没有,你还做什么副手?

陈太忠也只能跟着苦笑,他太明白领导此刻的心情了,于是出声安慰,“不过,看起来也是个想办事的人。”

“办事和坏事,只差一个字,好心办坏事的人,多了去啦,”秦连成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那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果断地表示自己愿意冲在前面,“要不我再去找曹福泉,建议他暂缓做出这样的指示?”

“那怎么可能?”秦连成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他一眼,“你与其去建议他,不如去跟那个记者商量,撤掉文章里关于秘书长的指示。”

“这不合适吧?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省委常委都发话了,一个小记者哪里有胆子不写上去?换给窦社长也不敢。”

“对啊,省委常委发话了……他都已经发话了,”秦主任白一眼自己的部下,“你觉得你找过去,要他收回他说过的话,可能吗?”

这个理由陈太忠认可,但是这个试探的点子是他出的,不成想得了这样的结果,他心里懊恼,就要坚持一下,“就算不要他收回,也要反应出咱们的不满,他不能信口开河瞎指挥。”

秦连成沉吟半天,最终还是笑着摇摇头,“算了,就是你说的那话,他是打算办事的,回头有人问起来你外联办的事,你就说这是秘书长的意思,咱们不知情。”

这就是潘部长的原意,有权利就有义务,秦主任也是要将曹秘书长推到第一线去扛雷,反正出了成绩,宣教部占的怎么也是大头。

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他真的是恼火,“可他这个瞎指挥的习惯,会带给大家太多不便。”

其实,让小陈出个面也未尝不可,秦主任见他如此义愤填膺,心里禁不住又动一下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该据理力争的时候退缩,容易养出更大的野心。

然而他再想一想,这么强大的战力,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真是太可惜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他不过是拿个指挥棒,听不听的,还不是在咱们身上?”

陈太忠也知道,曹福泉插手未必是坏事,但是心里总觉得不自在,文明办确实很需要办公厅的支持,但是这没婆婆的日子过惯了,眼下发展得还不错,那么,为什么要多个婆婆出来,还是很不讲理的这种?

今天他回家,就晚了一点,先是去防暴三大队一趟,证明奚望确实未经允许,就制作了省委文明办的标牌,这种事情他其实无须亲来的,但是奚望被打得挺惨——关键是《都市晨报》的记者来了,其他人来,未必镇得住场子。

这个地北省的都市晨报的性质,介于《新华北报》和《天南商报》之间,也是社会性报纸,特别爱曝光,上次陈太忠在马坡村的绿柳小区打人,就是被他们捅出来的。

但是他们曝光的力度有限,立场也不是特别偏颇,影响只限于周边几省,所以重视他们的不多,但是别人去了也未必管用,所以陈某人亲自走一趟。

说白了,是奚望受的伤比较重,这个重伤不是在现场造成的,而是他被抓进去之后,媒体给三大队造成了一定的困惑,这货还不觉得是自己错了,而防暴队员们整天工作压力挺大,情绪也需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,所以……就被教育了。

处理完这件事,他还得去参加市反贪局高局长老爸的七十大寿,陈太忠跟老高不是很熟,可这是许纯良的朋友,他也通过老高办过事情。

天南的惯例,祝寿主要是在中午,事实上昨天中午也办过了,但是高局长的很多朋友中午不方便出来吃饭,而今天是周末,正好补办两桌,也就是官场里处得不错的弟兄朋友们坐一坐,图个乐呵,为此,他包了一个档次尚可的小酒店。

就连许纯良都很给面子地来了,陈太忠自然也要来,不过由于有事情耽搁,他来得还是晚了点,过来的时候,大家已经开动。

他一进门,许纯良就站起来冲他招手,“太忠,来这儿。”

这一桌在角落里,是今天级别最高的一桌,陈太忠走过去之后,发现除了许纯良和高局长,他只看着上首位那位面熟,其他人都不认识。

“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,”他走过去捡个位子坐下,十人桌只坐了七个人,有的是位子,一边说,他一边笑吟吟地点点头。

搁给别人说这句话,难免有攀附的嫌疑,随便一个人过来,就跟上首的说我见过你,不过陈太忠真有这个印象,所以也就不怕说,“好像是……奥申委的?”

“哎呀太忠好眼神,”许纯良率先鼓掌,周围一帮人也跟着起哄,敢情这位还真是北京奥申委的,过年忙得就没有回来——外国人不过春节啊。

这次回来了,就被高局长拉来了,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副司长,但是人家来自国务院,许纯良也得给人家个面子,让其坐首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