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90章 遍地蛛网(下)

“有人爆料,我就过来看看,”刘晓莉回答得很直接,然而事实证明,社会大学才是最磨练人的大学,她早不复当年的青涩了,“事情经过,我大致了解清楚了,现在正在跟郭队长吃饭,刚才要给您打电话,您一直占线……要郭队长跟您说两句吗?”

“跟郭健吃饭?”陈太忠觉得自己这个电话,打得有点多余了,可是这也没办法,谁要刘晓莉是他的代言人呢?“电话给他……”

敢情,就在今天下午,梅林街上演一出全武行,市建委的拆迁队过来了,奚望找了五六个小伙子负隅顽抗,建委的人正一筹莫展,防暴三大队过来二十多个小伙子。

防暴队的人来,那是真的敢动手,奚望找的人三两下就被解决了,奚老板拿起一桶汽油就浇在身上,不过他没来得及做下一个动作,就被防暴队员制服。

事实证明,那个汽油……是掺了点色素的自来水,他身后的煤气罐也都是空的——奚老板这么大的家业了,为这点小事搏命,划不来。

当然,防暴队员们冲上去的时候,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,动作难免大一点,奚望受到点小磕碰那也是难免的,然后他的亲友团试图拿此做文章,给各种有影响的媒体记者打电话——刘晓莉就是其中之一。

但刘记者也不是菜鸟了,她甚至都不想亲自去,不过听到梅林街三个字,她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,去防暴队一打听,她就知道,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,需要细细落实,所以她没有接受一些莫名其妙的红包。

然后的事情,就是顺理成章了,郭队长说你们不要随便报道——你是谁啊?刘记者说我是天南商报刘晓莉,一直配合省委文明办搞这个精神文明建设。

哎呀,这就是文明办陈主任一手抓的啊,郭队长马上表示,我是有组织的,不成想刘记者笑着回答,那太好了,当初就是陈主任把我扶起来的——我也是有组织的。

所以这俩就坐一块吃饭了,郭队长还想给陈主任打电话,不成想领导的电话真的太忙了,不好打进去。

“这个奚望,得狠狠收拾一下,”陈太忠搁了电话之后,悻悻地抱怨一句,“自己明明盖的是违建,想占国家便宜,还要理直气壮地找媒体曝光。”

“侵吞国有资产,数额比他大的人,真的太多了,也不见你要收拾谁,”雷蕾不满意地哼一声,大部分的人,骨子里还是有个是非观念的,雷记者也不例外——当然,若是涉及到自家利益,那就是另一说了。

“但是那些人做事,都是藏着掖着,谁敢像他这样叫屈?”陈太忠很不屑地一笑,“直接就找媒体曝光……有那胆子吗?”

“有,真的有,”雷蕾骨子里,也有一点不平之气,于是她点点头,“那些人都不用找媒体叫屈,直接就在媒体上喊反腐倡廉的重要性了,一脸的正义……结果还没下会场就被纪检委带走了,比这奚望还丢人,性质更恶劣。”

“个例,个例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里却是暗自腹诽:我这些同事们,也真的太不给面子了,没信心保住自己,就不要瞎喊什么反腐倡廉嘛。

两人正聊天呢,田甜推门进来了,见到陈太忠居然在家,她就是一愣,“奇怪,这还不到八点,你怎么就回来了呢?”

“你也奇怪啊,不到八点,怎么就回来了?”陈太忠笑着答一句,田甜是天南新闻的主播,这个节目是八点才开始播的,一般而言,田主播回来都是八点以后了——这不是现场播报,但是没准有什么要更正,一般没事的,主播要在台里待命。

“今天有个好消息,天南台有新闻在十大候选,”田甜笑着回答,“还就是段天涯那家伙抓的,真的命好啊。”

“哈,那你说一说,”陈太忠一听也挺感兴趣,“跟咱省精神文明建设,有什么联系吗?”

经过鲁班奖一事,他是有点领教这宣传的魅力了,六十多个奖项,天南抱回一个来就这么轰动,他自己都要考虑开讲座了,那这个全国十大,岂不是会更轰动?

“根本就是文明办组织的,”田甜听得就笑,“还记得去年的万人长跑吗?”

这新闻十大,就是一年的新闻总结,那总结的,肯定就是过去的东西了,当时天南十四个地市同时开动,每个地市都有市台跟随拍摄。

所以,按说是没省台什么事儿,但是省台也不可能错过这么一个机会不是?于是他们也派出团队拍摄,但是这些团队,大部分就在素波拍了。

拍摄是分好些点的,段天涯对口的几个点中,有人拍到了一幕:一个人跑不动了,旁边有人搀着他跑,踉踉跄跄冲向终点。

既然是终点了,旁边的长枪短炮肯定少不了,不止一个人拍到了这一幕,然而,只有段天涯做的节目,获得了大家的认可。

为什么呢?因为段天涯做了一个处理——将相关环节的声音掩盖了,别人拍的片子,都是乱糟糟的一片,这俩人的声音也被录进去了,有人能分辨出来,说搀人者当时说的是,“奥运精神,重在参与……马上就到了!”

而段天涯在后期制作中,偏偏将这一段的声音抹去了,他就是给搀人者的面部来了一个特写,声音是听不到,画外音解释——“重在参与。”

同一段录像,角度略略有所不同,但是一个是在嘈杂的声音里辨析这句话,一个直接通过静默和口型,分析出这话,如此高下立判。

评委的观点也很一致,声音太嘈杂了,不好辨别——你怎么就知道,人家喊的是“奥运精神,重在参与……马上就到了”呢?

这东西不好量化,而且还有作假的嫌疑,可新闻讲究个什么?第一讲究的就是真实!

但是口型这个东西,就好通过技术手段来鉴别了,起码通过专家来一分析,就知道人家差不多喊的是这意思,所以——段天涯处理过的片子,因为真实而入选。

什么叫老手?这就叫老手,也许那一家现场拍片的人,也能确定自己听到的是这样的话,但是他们选择的表述方式出了错,那么,淘汰就是必然的。

段天涯得到过一次十大,这回是第二次候选,成功不是幸致,而是他的功夫确实用到了,失败者无须怨天尤人,懂和不懂就差这么多。

“才是候选啊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他对这个,兴趣真的不是很大,“嗯,老段需要支持的话,你跟我说……咱有实力,就不能被别人欺负了。”

“估计够呛,”田甜低头换鞋,款款地走上楼来,“这个新闻的属性上十大有点难,而且今年是申奥年,倒是上申奥的十大新闻,那是铁板钉钉的,反正都是十大。”

“申奥十大啊,这可有点扫兴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拿起面前的啤酒咕咚咕咚灌了起来。

“这可不是手法的问题,是新闻的素材问题,”雷蕾听得就笑了起来,“与其埋怨别人扫兴,还是太忠你没做出更好的事迹。”

田甜可不知道,刚才某人戳了一下雷蕾的痛脚,雷记者自然要小小地还击一下,她讶异地看她一眼,“这跟太忠有啥关系……我说你俩吃了没有?”

“怎么能没关系呢?”雷蕾微笑着,小虎牙若隐若现,“他可是抓精神文明建设的。”

“好好好,今年给你们做点能进十大的事儿,”陈太忠也知道雷蕾火气未消,说不得站起身子,“做饭啦……”

第二天去了单位之后,陈太忠先去潘部长办公室转一圈,汇报一下那母子俩的事情,他昨天本来托秦主任转告部长,不过老秦苦笑着回答,窦明辉都要捂盖子了,你就当我不知道好了,行不行?

当然,潘剑屏听的就是完整版了,听完之后,他缓缓点头,“窦明辉想自查,就先让他们自查,这个事情你盯得紧一点……你感觉曹福泉这个人怎么样?”

他已经听秘书说了,小陈此前对寿喜的案子也有耳闻,以小陈的性子,他知道自己无须再注意这事,于是转变一下话题。

“我感觉……他要是肯讲大局,个人感觉就无所谓了,”陈某人早就知道部长的态度了。

“嗯,你专心做事就行了,”部长点点头,说完这话下巴一扬,你可以出去了。

嘿,秦头儿从部长这儿得到的消息,可是跟我不一样,陈太忠走出门之后,悻悻地撇一撇嘴,不过,两人级别不同,陈某人也知道自己的性子,部长如此说,人家也是“因材施政”。

也不知道这会儿雷蕾联系了曹福泉没有,那厮又会是个什么反应?一时间,他有一点小小的期待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